中土不腐,楼诚不拆,黑我丞相皆狗带。
哎嘿。

七山墙是西雅图一家艺术电影院的名字。很老很小很有味道。
主要为同人翻译存放和日常看文用。

(重要事情请注意:攻受顺序严重钝感星人。斜线不表示攻受,不要问我谁上谁下,因为这种信息我不懂也不在意……)

【授权翻译】把灵魂放在冰面上 14(第七章全)

原标题:Bear Your Soul on the Ice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092290/chapters/21125336

作者:SassySalchow (diedraechin)


之前更新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当他第二天踏上冰面开始热身的时候,冰场感觉起来已经没那么陌生了,但他依然觉得自己不属于这里。比起许多参赛者,他个子很小。他去年在世青赛上也有同样的感觉。实际上,他认出了不少参赛者,就像那个个子瘦长的美国人,第一名的,而且节目里肯定有个四周跳。

从冰上逃跑,躲起来的需求正躲在他的表演服下,悄悄地沿着他的腿蜿蜒而上,缠绕在他的腹部,在那里安了家,就像一条沉重的滑动的蛇。他把突然间翻涌上来的呕吐感咽下去,滑得更快了。比现任世青赛冠军还快,绕着冰场滑行,一边猛烈地吸气,然后一跃而起,跳接燕式转。就像雅科夫之前建议他的那样,他保持了侧向的姿态,他向后弯折身体,抓住冰鞋,心中默默数着旋转圈数。这不是他节目里的一部分,他要是真在赛场上做了会对他不利。但是现在是练习时间,所以他转过上身,手抓住冰刀,拉成贝尔曼旋转姿势。知道有的事情他能做到而其他人做不到让他安慰了一点点。只有一点点。让他安心。

这没能赶走蛇,一条大蟒蛇,肯定是因为它正紧紧地束缚缠绕着他的肠道,在他的腹中翻腾。焦虑感在他结束旋转,大口喘气的时候达到了顶点。他的紧张感来源不是旋转,也不是练习,而是除此以外的所有。

求求你,让这场比赛赶紧结束吧。

他的出场顺序在中间。所有最先出场的缺点和所有最后出场的缺点都占全了。他必须等着看其他人滑冰,然后他才能上场,边滑边把自己跟其他人比较。之后他会走下场,等着看之后的选手能比他好多少。全是劣势,没有优势。他开始叹气。

“你现在想做什么?”阿列克谢的声音切入他旋转的思维。

“你的意思是?”

“也许我该换个问法。你现在需要什么?”

勇利深吸一口气:“我应该看——”

“不是应该。不是能够。想要,或者需要。我问的是这个。”

勇利点点头,盯着他的冰鞋。他需要什么?“我需要给优子发条短信。”

阿列克谢伸手从口袋里摸出勇利的手机,伸在勇利面前。勇利接过手机,定定地看着它。他一般不给在日本的谁发短信。花费太高了,而且还有其他保持联系的方式,但是现在……从前,每次他的比赛优子都会去。她从一开始就支持他。优子希望他将来有一天能和维克多竞争,不是西郡。而今天的这场比赛就是向这个方向走近的一小步。

他打开手机,找到她的联系方式,并迅速地按下一条短信:

担心我会搞砸。我滑冰真心糟透了。真希望你在这里。

在热身动作的整个过程中,勇利都紧紧握着他的手机。他并不真的指望优子能有什么回复,毕竟国际短信并不便宜,但他上冰前两分钟的样子,他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他微笑着打开了短信。

对哦,你真心糟透了,所以你在比青年大奖赛了。说真的。勇君,你是我认识的最棒的滑冰选手了。我也希望我在那里。

上一个选手退场的时候,他一眼都没有看他,只是瞪着他手机小小屏幕上的那些文字。他能想象到优子打这段短信的时候正翻着白眼。他知道自己不能每次都靠优子帮他,但他很高兴她及时回复了。他把电话递还给阿列克谢,弯下腰取下刀套,踏上冰面,一感到冰刀触及光滑的表面就抖下身上的夹克衫。

“你准备好了?”

勇利把夹克衫递过去,双手抚过外套之下的绣花背心那柔软的面料,手指触及那些耸起的银线绣成的叶子形状时,他慢了下来。他用心感受那形状在他指腹下的感觉。“完全没有。”但他笑了。

“没关系。记住,只有你希望他们看到的人在看你。其他所有人都不存在。就像练习时一样。”

勇利大口吞咽着,一推墙,开始沿着冰场绕行,从一端到另一端之字形行进,一边拉伸着胳膊和腿。他有一个华尔兹节目要表演呢。

***

勇利下场的时候喘着粗气,但阿列克谢正站在那里,端着水,带着毛巾和一个拥抱。

“好样的。不算完美,不过很好。”

“我没摔倒。”这是勇利唯一想到并说出口的话。“而且我记起来怎么做捻转步了。”

阿列克谢大笑着伸手绕过他的肩膀,带他走向等分区:“你记起来了。而且你那三周半落冰的时候几乎没有晃动。你的节目构成分一定相当可观了。”

当他的分数出来的时候,他排在了第一位。勇利完全不敢相信。但还有两个选手没上场。其中一个是亚伦·莱斯,那个在世青赛上得了金牌的美国人,所以勇利觉得他不太可能一直保持领先。

可是他领先了,勉勉强强。

***

紧张感让勇利的右腿以快速的节奏上下抖动:不知怎么,甚至比他的心跳更快。他和阿列克谢在他的自由滑分数出来之后坐到了选手看台上,跟凛空坐在一起。他排第三,现在只剩最后一个选手了。

勇利离干净没差错的自由滑节目差不少,没法堂堂正正地上领奖台,但谁也没料到夺冠热门之一会摔了四周,还彻底空了一个三周接三周的联跳。

当他感到一只小手按上了他的膝盖,他低头看了一眼,然后抬头看向坐在他右边的凛空。“凛空桑?” 

“你已经做到了你出发前想做的事了吧,勇君?不让自己出丑?”

他露齿而笑,点点头:“我觉得是。”

“所以之后的所有东西都只是调味肉汁了,对吧?”

“调味肉汁?”勇利把头转向他教练的方向。

“这是个他不知从哪里学来的愚蠢的英语俗语。意思是超越了你原先的期望。”  凛空看向她丈夫时又露出了那种又温柔又忍无可忍的表情,勇利在和他们俩一起住的几个月里,已经非常了解了。通常,这个表情会以阿列克谢亲吻凛空结束,之后凛空会开玩笑地把他推开,而勇利会迅速找个理由溜走,因为跟他们俩呆在一间房间里实在太尴尬了。

现在他被夹在中间了。正经被夹在中间。热度顺着他的脖子爬上来,烧到脸颊上。这比糟更糟。阿列克谢和凛空这么可爱这么浪漫的时候他连可以躲藏的卧室都没有。

他根本没工夫想分数的事情,直到分数宣布。他甚至不记得这个选手滑得怎么样。并没有什么印象。根本没有维克多任何一个节目有趣,甚至也没有亚伦·莱斯的节目好,亚伦光靠他自由滑的力量就从第五跳到了第一。

“真可惜,他的三周半摔倒了,没法继续完成1Lo加3Lo的联跳。他得到奖牌的希望落空了,但是他的得分让他以很大的优势站在了第四名上。”  播报员说。

“这是不是就是说——”勇利开口,回头看阿列克谢。他正愉快地微笑。

“日本的胜生勇利,在他第一次青年大奖赛的比赛中成功夺得了一枚铜牌,他只有十四岁。来自西班牙的马努埃尔·埃斯皮西托获得了银牌,来自美国的亚伦·莱斯以超过其他选手很大的优势获得了金牌。”

凛空的手臂绕过他的肩膀,然后阿列克谢靠过来同时拥抱了他们俩。

“你的表演滑打算滑什么,勇利君?”

直到这时勇利才意识到他竟然从没想过编一个表演滑节目出来,而阿列克谢也从来没说过。

“我……我什么都没有。我从没想过会拿奖牌,所以……我连服装都没有。”

“あなた,你是他的教练!你怎么能让他没为这种可能性做准备呢? ”

“我,呃,不想给他增加任何压力。”阿列克谢转向勇利。“你做的那段热身怎么样?肯定是某段成型的节目吧,你一直都戴着耳机滑,而且动作都没什么变化。 ”

他们呼叫奖牌获得者颁奖的时候,勇利站起身来:“呃,那只是我根据美奈子老师的一次独舞表演改编的一段动作。所以那并不是什么真正的节目什么的。”

三个人走下台阶和大厅,走向冰场边缘:“但已经足够了,我们用明天早上的练习时间把它改编一下,明天晚上就能表演了。我们让凛空来看看你能穿点什么。我相信她能帮你挑出点什么来的。”勇利系好冰鞋,等着被叫到颁奖台去。他们一点时间都没浪费,已经在铺地毯设领奖台了。几分钟之后,他就要滑出去鞠躬致意了。他把夹克衫递给阿列克谢。

然后他就站在领奖台上了,最靠近地面的那一级,在青年大奖赛的分站赛上。这不真实。

更不真实的是金牌获得者俯身下来向他祝贺,握住他的手说:“你的短节目美极了。祝贺你。我很期待再次在赛场上与你竞争。”

***

凛空站在冰场边缘,端着一台摄像机,设法端得平稳些。她知道会有官方转播,但是奥川老师有可能看不到,但她希望勇利的芭蕾舞老师能看到。尤其是因为这也许是这个节目唯一的一次表演。

勇利在冰上轻松地绕行,时不时踢踢腿,放松一下肌肉。他不习惯穿牛仔裤滑冰,不过这条裤子够松垮,应该没问题。他们在决定他服装的时候已经检查过他可以活动的空间了。凛空在他行李箱底下发现的那件七分袖T恤很朴素,灰色的底,深红色的袖子,但看起来不错。他看起来就是个十四岁的孩子。

“现在为我们表演的是男子单人滑铜牌得主,胜生勇利,他为我们表演的是伊摩根·希普的《加速的车》。节目由奥川美奈子、阿列克谢·图洛夫和勇利自己编舞。”

勇利挥手致意,滑到冰场正中,单脚后拖,然后进入起始姿态。他的表演开始节奏很慢,在冰场上转着圈,燕式步,转体,然后加速,跃起,两周半跳。他单膝跪地,单腿拖在后方,从冰面上擦过,然后他转了一个圈,极为自然地直起身来,开始向后滑行。

当他进入第一个旋转的时候,甚至连凛空都摒住了呼吸。这和她自己在《樱花》中的表演的旋转非常相似——从后蹲踞旋转,换足起身成燕式旋转,再转成侧向燕式旋转,之后变换成贝尔曼旋转。这男孩的柔韧性就像根橡皮筋,她思忖着这状态能持续多久。

他的3Lz-3T联合跳做得不错。当他最后双臂抱起,双膝跪地滑行向前,那音乐渐渐淡出,而观众开始大声喝彩。

日本冰协应该跟他谈谈,让他明年夏天在日本参加冰上演出。他表现力十足的滑冰风格一定会大受欢迎的,而且酬金也能补足他滑冰和国际旅行累积的支出。她甚至可以自己也参加表演。

***

发件人:ミナコ ・ベノ アー
日期: 2007年9月10日 星期一 上午3:10
收件人:カツキ丼
主题:加速的车!

勇利!你为什么没告诉我你会把这节目改成你的表演滑?我简直看不下去因为我哭得太惨了。我看哭了!太美了。你还用跳跃和旋转代替了我的足尖立地旋转,你做的Y-spiral太棒了。放在你的表演滑里比在你的自由滑里更好。你怎么能穿着牛仔裤做到这些的,我永远想不通。 

我不敢相信你还把我放进了编舞名单里。我把那套舞蹈动作编出来的时候是为了自己表演,完全不是为了滑冰节目,但是,谢谢你。我从来没想过会见到我编的舞蹈会转译成花滑。

发件人: カツキ丼
日期:2007年9月10日 星期一 下午7:10
收件人:ミナコ ・ベノ アー
主题: 回复:加速的车!

我之前没有计划表演滑。我们前一天晚上才勉强凑齐所有东西,早上按我的改编练了两次,我以前把它改编成热身的练习段落,有时会用。你知道我有多喜欢这套节目。

大多数跳跃都是阿列克谢塞进去的,我挖出来优子贴到网上的一个Youtube视频给他看了,是你的独舞节目。顺便,凛空桑发现优子的频道以后,正在刷遍频道里所有你的舞蹈视频。

我就是很高兴你没有勃然大怒。

发件人: ミナコ ・ベノ アー
日期: 2007年9月11日 星期二 上午10:36
收件人:カツキ丼
主题: 回复:回复:加速的车!

我为什么要生气?勇利,有时候你真是太荒唐了。我必须让你知道,我是勃然大怒的正反面。

顺便一说,你上了本地新闻。我不知道他们在体育新闻里会报道你,所以我没录下来,不过那段短新闻挺可爱的,告诉大家我们当地的小男孩在欧洲的青年组花滑大比赛里拿了块奖牌。

~~~

勇利读完美奈子最后一封电邮的时候把头埋在了桌上。太尴尬了!新闻?!美奈子说本地新闻,他知道这是指地区新闻,因为长谷津太小了,没有自己的新闻频道。他们的新闻是和周围地区的其他城市一起播报的。

至少和他一起训练的人没人看日本的新闻节目,因为如果这也传出去了的话他简直要死了。比维克多到处跟人说《冰上》的那篇文章还要糟。

 

作者注解

翻译:
あなた- Anata – 你(这是日本妻子管丈夫的爱称啦,阿纳答,略正式略老气,不过应该都熟?)
ミナコ ・ベノ アー - Minako Benois – 美奈子·贝诺阿(美奈子的网名)
カツキ丼- Katsukidon – 胜生丼(勇利的网名)
***
这章写完以后放了几天,因为我要等我丈夫的写作伙伴给我翻译俄文。 :) 谢谢你,cryoclaire!(如果你喜欢赛博朋克的话,可以去读读看他们的网络漫画Drugs and Wires

从此以后会变成定例,我会把这章中的曲子(有时候还有服装想法)放在我的汤不热上,应该是今晚。如果有人懂日语,能帮我翻译一句话的话,跟我说,不然我就得用谷歌翻译了。 :P 我一直避免用谷歌因为不够好,但我这次可能确实需要用一下了。


译者废话:

今天废话很多。

我觉得这篇的作者已经非常专业非常考据了,但有些细节还是略经不起推敲,强调连接并哐哐哐加分是温哥华之后索契周期的事情了(论群群是怎样崛起的),温哥华之前比较少见在连接上加这么多花头,还有,青年组,表演滑,跳三周接三周……【扶额,小心你的关节,孩子……顺便,07、08年的样子,完成分加到3分还是相当少见的,那时候完成分卡得很严,看看那时候节目的总分就知道了……(分数的通货膨胀是一个普适现象……)

还有还有,3A(女单是2A)-1Lo-3S这种中间夹一个单周的联跳绝对是这几年刚流行起来的,07年绝对没有。太难看了,这种联跳怎么能火起来的,这么难看…………而且不光男单,女单也有【绝望脸

亚伦·莱斯(Aaron Ryese)很明显是Adam Rippon,绰号卷毛,08、09两年世青赛冠军得主,但升组以后表现一般,拿过全美冠军,但还只能算二线选手。对他不是特别熟,不过他去年26岁高龄第一次进了GPF,可喜可贺。顺便,他刚出柜了。

(花滑这行gay其实不少,但真正出柜的不多,也有不少退役后才出柜的,像囧尼,不过其实他出柜前就因为风格问题在美冰协吃过不少哑巴亏。Jeff Buttle好像是挺早就出了柜的,不过他是加拿大人。啊话说Jeff好好看!而且他14年结婚了,特别HE。

其实今天我本来想找一个特别青葱的矮桥小时候的表演滑安利一下的,然后我看到了田鼠最新的表演滑……忍不住从油管扒了转发到B站来了。漂亮,是真的漂亮。

他2011年的长节目是兰比尔给他编舞的《堂吉诃德》,非常好看,转啊转的非常兰比尔【。退役以后的他今年重新又自己编了一套《堂吉诃德》,5月份在商演里表演了。

田鼠退役以后一直在编舞,虽然他编了舞都是自己滑,但日本人民很喜欢,据说去年有个投票调查日本人民最喜欢谁的编舞,宫本先生第四,田鼠第五。现在的节目比他现役时期美得多,没有四周跳的压力以后可以尽情表演了,真好(虽然还是老摔……)。他特别喜欢在节目里融合芭蕾舞的元素,在最近这拨男单里挺罕见的。虽然田鼠现在是个在读博士生没法全职职业滑冰,但真的希望他不要放弃编舞啊!兰瓢虫向你挥手!

除了这次的《堂吉诃德》,《继承者》和《Ave Maria》也有浓厚的芭蕾味道,非常非常好看。《继承者》B站没有,我什么时候也去搬一个回来。


这是横滨PIW商演的录像,长达九分钟的《堂吉诃德》:

PIW横浜2017 町田樹 Don Quixote Gala 2017-Basil's Glory

这是田鼠的节目和芭蕾舞版《堂吉诃德》的对比:

町田树 MACHIDA TATSUKI 堂吉诃德 Don Quixote 2017 danseuse花滑芭蕾对比

哦,还有勇利的表演滑用的音乐Speeding Cars,是首鼓励失意人的歌,很好听。

Speeding Cars (虾米链接)

评论(17)
热度(175)

© 七山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