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土不腐,楼诚不拆,黑我丞相皆狗带。
哎嘿。

七山墙是西雅图一家艺术电影院的名字。很老很小很有味道。
主要为同人翻译存放和日常看文用。

(重要事情请注意:攻受顺序严重钝感星人。斜线不表示攻受,不要问我谁上谁下,因为这种信息我不懂也不在意……)

【授权翻译】把灵魂放在冰面上 12(第六章全)

原标题:Bear Your Soul on the Ice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092290/chapters/21053498

作者:SassySalchow (diedraechin)


之前更新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滑到冰场边上,勇利抓起水瓶来,长长地灌了一顿水。阿列克谢正低头看着他的笔记本,上面记录着他想让勇利加强练习的内容,还有他对勇利表演的想法。勇利探头看了一眼,但都是西里尔字母写的,他看不太明白。

“教练?”

阿列克谢抬起头:“怎么了,勇君?”

“我的接续步……”勇利拖长了音,他不知道该怎么问出这个问题。有点自大,但是优子,最早教会他滑冰的优子,说了……“我就是……我……”

阿列克谢俯身,抱着双臂放在挡板上,等勇利继续说下去。勇利知道,如果他不继续说的话,阿列克谢不会坚持让他说的。但他会等着勇利,这让勇利很感激。

“我把视频发给小优了,她说我的步法非常棒,我想知道,她说得对不对。”几句话冲口而出,直向他冰鞋之间的冰面飞去。 他不敢抬头看他的教练。如果小优只是好心说好话呢?他的步法不可能有那么好。老天啊,阿列克谢一定会觉得他是最最自大,最最自我膨——

“你的步法比很多成人组的要好。比维克多的要好。至少现在是这样。维克多看了你之后已经在尝试重新编排他的接续步了。”勇利猛地抬起头来,阿列克谢扬起了一边眉毛。“你还指望我说别的吗?你以为米洛奇卡把你拽到冰上帮她练习是因为你不是最好的那个? ”

“我以为我只是最好欺负的那个。因为卡嘉的日程原因,她在这里闲晃的时间太久了。”

阿列克谢大笑着摇头:“勇利,我从来不担心你的步法,你也不该担心。不过嘛,你的跳跃倒是需要加强。你短节目的3A落冰还是晃晃悠悠的,你自由滑里那个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我实在不想把它降到2A了,所以我想要你今天好好练习一下。”

勇利点点头:“好的。”

“很好。我得赶去机场了。你训练的时候别累着自己,回家也别太晚。凛空很期待见到你。”

“是,教练。”

“你需要帮助的时候,你知道该去哪儿找雅科夫。”

勇利咬住嘴唇防止自己笑出来:“要么在吼维克多,要么在对格奥尔吉苦口婆心。”

“没错。”

***

勇利一边摇头一边把芝麻扔进平底锅里。“はい, はい。我知道了,妈妈,不会烧焦的。”他上下左右摇晃锅,直到听见第一阵芝麻的爆裂声,就把它们倒进研钵里。“看到没有。我说过啦,我以前做过的。”

勇利的妈妈透过电脑屏幕看过来,一脸兴奋的笑容,她双手合十:“我就知道教你学点家常菜肯定派得上用场!”

美奈子正坐在她旁边:“如果你会做饭的话,我跟你住在俄罗斯的时候,你为什么一次饭都没做过?”

勇利脸红了,他低头看看手里的研钵,开始碾碎芝麻做日式芝麻酱:“我不知道。我猜吃了阿列克谢做的菜之后,我觉得还是至少自己做饭给自己吃比较好,从各方面来说都更好。”

美奈子笑出声来:“我们刚到的时候你可一点都不介意别人给的俄国食物啊。”

勇利脸色阴沉地看了一眼屏幕,在研钵里倒进酱油和糖,开始搅拌:“阿列克谢自己都吃不下他做的俄式炒牛肉。连马卡钦闻了都把鼻子扭开了。”

“马卡钦?”勇利的妈妈轮流看着电脑屏幕那头的勇利和美奈子。

“维克多的狗。”

“哦,维克多是你的训练伙伴?”

从他母亲和美奈子身后,勇利听见他姐姐正吃吃直笑。

“是的,妈妈,维克多是我的训练伙伴。”

又一阵笑声。

“闭嘴,真利姐!”

在他有空冲他姐姐发火之前,勇利听见公寓的门打开了。

“勇君?你最好别在门禁之后出门了啊。”

美奈子瞪大了眼睛,像是在思索她走了这几个星期里勇利究竟在打什么主意:“阿列克谢给你设了个门禁时间?”

勇利耸耸肩:“算是吧。他管这叫门禁,但其实跟以前没区别。如果不是我早上那么早就有课的话,那我晚上也不用这么早就回来了。”他从电脑前稍稍转开身。“我在厨房里。我做了点煎鱼,还有配菜,你想要的话可以来吃。”

直到那个身材娇小的日本女人走进厨房门,勇利才记起他的教练是去机场接他妻子的。

“凛……凛……凛空桑!”

她微笑起来:“你一定就是勇利君了。你在跟你的父母说话?”

他的视线从手里的研钵转向电脑屏幕,他妈妈和美奈子还在画面上,然后他又看向凛空。“啊,はい。我母亲,和我的芭蕾舞老师。”

“こんばんは。”凛空冲着电脑屏幕鞠了一躬。“我是图洛夫·凛空。您一定是勇利的母亲,和……奥川美奈子?!”她急速地转头,看着勇利。勇利比之前更困惑了,研钵从他手里落下来沉重地落在地上,发出一声愤怒的闷响。

“这里怎么了——”阿列克谢看到他妻子脸上的表情之后连忙举手挡在身前。“重新提问。我做错什么了?”

“你一直说的美奈子老师就是那个奥川美奈子?”

“我……我猜就是?”阿列克谢转头看向勇利,但勇利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飞快地摇着头。

凛空叹口气,抬起她做着精致指甲的手扶住额头:“实在抱歉,奥川老师。我完全不知道你认识勇利君。自从你退出舞台之后我就没听说过您舞蹈事业的新进展了。你表演的《吉赛尔》是我最喜欢的节目之一。”

美奈子脸上也浮起一小片红晕:“啊,完全没关系。我不再跳舞以后就回到家乡长谷津,开了家舞蹈教室。我从勇利大概三岁的时候就教他跳舞了。”她伸手把一缕头发拂到耳后。“谢谢你。我也一直关注你的滑冰事业,凛空桑。”

“真的?!”

“当然了。我是多年冰迷了。我很吃惊你建议勇利滑《樱花》。你在奥运会上的表演美极了。”

凛空脸红了。显然,每个人都有自己崇拜的人。

***

勇利爬到看台最高处坐下来,带着他的水瓶,还有他父母寄来的包裹里塞着的一本杂志。他选的这个栖身处可以轻松地俯瞰整个冰场。左边是两组少年组的学员,正在进行强制性的步法练习,从一头显眼的红发勇利就能轻易地认出米拉来。右边则是维克多和格奥尔吉,他们在练跳跃,看起来是这样。

理论上来说,勇利现在应该在热身,准备好去第二冰场练习,但是他真的很想先翻一遍《冰上》。杂志的大部分他都略过去了。他不需要杂志小窍门来告诉他怎么做好外勾手步,或者哪家的冰鞋和冰刀最好;他外勾手步早已烂熟,而且也没打算买新冰鞋,不过下一年他肯定是得换了。 他把写着如何更好地完成后外点冰跳和阿克塞尔跳的那页纸翻得有点卷角,然后他翻到了杂志正中。夹在中间的是两张叠起来的双面海报,他知道其中的一面是维克多。封面上说,世锦赛得奖牌的三个人,还有上村旅人,每个人都会有一张海报。但勇利在冰场是绝对不会打开海报的,尤其是考虑到维克多还在这里练习。不过他希望维克多的那一面是世锦赛的自由滑表演。

勇利真正想看的是“重点关注”的大奖赛参赛者。显然,维克多是其中之一,斯蒂芬也是,但还有些他也许之前还不认识的。新的脸庞,就像维克多之前提到过的“克里斯托弗”。真的,勇利只是想了解一下维克多在分站赛里会遇上什么样的对手。

他翻到下一页,一整页他自己的照片出现在他眼前。什么?他迅速地浏览着内容。很明显,这篇文章是关于日本新晋的炙手可热的青年组选手,胜生勇利的。什么?!一定是哪里出了什么了不得的大错误。他读得更快了。文章还引用了阿列克谢的话评论他的训练!还有他在冰场训练的两张照片,不过那张整页大小的照片是他去年短节目的。

胜生勇利,高超的步法和美妙的旋转,将为青年组点起一把火。

勇利瞟了一眼标题下面那行。诸冈久志。他从没有听说过这个人,而且勇利对这本杂志通常的记者已经相当熟悉了。

勇利啪地一声合上杂志,冲下楼,四处张望着找阿列克谢。

“勇利!”维克多滑到冰场边缘来。“你脸色好白。你没生病吧?病了的话最好别滑冰,因为更容易犯错,也就更容易受伤。雅科夫一向这么说。”

勇利摇摇头:“我没事。我得找到阿列克谢。有个记者写了篇文章,而且——”

“关于你的文章?”维克多把他练习跳跃时戴的手套摘了下来,在裤子上擦擦手。“我能看看吗?”勇利不假思索地把杂志递给维克多,看他迅速地翻动杂志,直到找到他的那一页。“嗷,是日文的。我不懂日文。”

勇利如梦方醒地对维克多眨着眼。他把杂志递给维克多了。那本附带着一张巨型维克多海报的杂志,他绝对是打算把那海报贴在卧室墙上的。那本里面有一篇关于他的,令人尴尬的文章的杂志。他刚干了些什么?!“呃……”

“你看完以后,你觉得能不能把你去年短节目的这页纸给我?” 

“呃……什么?”维克多刚刚是跟他要了——

“其实,我能两页都要吗?右上角这张练习时候拍的照片挺好的。我猜上个月还是什么时候廖沙给你拍照就是为了这个。如果是他拍的,我觉得我也许可以找他要份拷贝。”

“呃……”

“勇利?”维克多从杂志上抬起眼来。“能给我吗?”

他的脑子实际上没在转,但他还是开口了:“当然。”

“谢谢!”维克多合上杂志,递还给他。“我得去练跳跃了。如果要在自由滑里上4F,就得保证每次都干净落冰。”

勇利呆呆地站在冰场边,目送维克多滑回原处,又开始练习。

“勇利,你热好身了?”

他教练的声音重启了他的脑子,刚才显然是彻底死机了。他举起了杂志。

“我都不知道你读《冰上》。之前一个在他们那里实习的大学生跟我联系,说想写一篇关于你的文章。他去年年末看了你在全国青年锦标赛上的表演,所以你获得青年大奖赛的分站赛资格之后,他就跟他的上司说想写一篇短文章。”阿列克谢露出一个微笑。“我们必须开始打响你的名声了。” 

“我们必须?”勇利的胃沉了下去。

“当然了。”阿列克谢皱起眉头。“你没事吧?你没有不舒服对吧?”

他不知道这整件事情里究竟是哪一步引发了焦虑。是维克多想要杂志的某页吗?(而且他到底为什么会想要啊?!)是想到有人会读到这篇文章并对他产生错误印象,觉得他是什么了不起的花滑运动员吗?是他完全明白阿列克谢说得没错,如果他想要参加国际比赛就必须打响他自己的名声,可是——

他感到阿列克谢的胳膊落在他的肩膀上,他感到有他听得懂的语言在说着什么,但他一个字也不明白。他就像一个机器人一样往某个方向走,被推向前面,被肩膀上的力量按着坐下来。

“勇利?”他摇摇头。“勇利?”

勇利紧紧闭上眼,用掌根揉着眼眶,把眼镜推得直往上跑:“我……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在全国青年锦标赛上得了金牌,然后在世青赛上得了第四名。你让不少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我是个小人物。”

阿列克谢深吸一口气,伸手扶住勇利的肩膀。“好吧,从此以后我们就这么办。除非你事先知情,不然就不做采访。我不想让你分神,你现在正在努力完成节目编舞。而且我知道你不喜欢太多关注。”

“我确实不喜欢。”

“但是,”阿列克谢的声音很坚定,勇利立刻明白了即使他不喜欢阿列克谢马上要出口的话,那么他也没法反驳了。“我们不能拒绝每一个采访要求。我会在你的日程表上留点时间出来,来谈谈未来你打算如何处理这件事。这一次我确实没打算让你不舒服的。对不起。”

“维克多说我看完杂志以后他想要那篇文章。”勇利不知道为什么要说这句。那些词句从刚才起就一直卡在他的喉咙里,一爪子一爪子地挣扎着要爬出来。

阿列克谢轻声笑着,勇利盯着他。教练脸上的笑容十分愉悦,略略减轻了些他皮肤底下趴着的焦虑情绪。 “维克多当然想要。他是你的粉丝。你如果告诉米拉的话,她肯定也想要。其实你应该告诉她。我很想看看维克多跟个九岁小孩吵架,而且是他绝对赢不了的那种。”

勇利捂住脸,大笑起来。


作者注解:

翻译:
はい- Hai - 是
こんばんは- Konbanwa - 晚上好
***
凛空终于出现了。希望她能让大家满意。 :)

我终于决定把音乐贴到网上来了。可以到我的汤不热上看:diedraechin.tumblr.com 第一篇帖子今晚就发。

下次我们就要写勇利第一次的青年大奖赛比赛了。我今天写了大半天,想在我脑中他排位的两种可能性中间挑一个。


译者废话:

上次的更新回复里有不少人想看勇利宝贝儿的接续步呢。那我就恬不知耻地卖安利了啊【fufufufufu

因为要说日本男单有谁是因为步法和乐感特别出名的话,那毫无疑问当仁不让就是我们矮桥了! 日媒不是特别喜欢给运动员起外号么(之前奥运的乒乓球比赛报道在微博上很是火了一阵),矮桥的外号就是“情热之step王子”,简直中二到没眼看……我之前还跟基友笑,说相比之下,小猴的“信长末裔”都没那么耻了……【

不过言归正传,矮桥的步法当年是拿到了新评分体系下的第一个四级(节目是拉二,中规中矩得比较无聊),而且勇利的人设很明显用了一部分他的表演风格(步法、乐感、场上的荷尔蒙)和性格(玻璃心……低自信……私底下又软又胆小……|||)所以看他的步法应该是没错啦。

他后期的节目另有他用,前期的节目在墙内又蛮少的,想了想安利一下 Tango Roxanne吧!05-06赛季的SP,06-07赛季的EX。我一直蛮喜欢这个节目的,虽然这个曲子现在已经又俗又滥用的人多到没救,但是当年还是挺新鲜的(毕竟《红磨坊》是01年的片子),如果考证没错的话,矮桥应该是第一个用它的男单,女单就是金女王了。矮桥这个版本的步法非常好看,可以借此想象一下勇利宝贝的步法~

(啊啊啊《红磨坊》也是我心头好啊,经典的《茶花女》式剧情,颜值巅峰的妮可姐姐和伊万老师,特别热闹混搭好看的歌舞,配合有点夸张的剧情,刚刚好。还有伊万老师的歌声!!!我特别特别特别喜欢听伊万老师唱歌!!!

顺便Ashley15-16赛季的LP,也是《红磨坊》,棒棒棒!)

言归正传,矮桥的Roxanne在这里,这是表演滑版本,短节目版本B站没有(当然,因为索契冬奥及以前是不许冰舞以外的比赛音乐里出现歌词的,EX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听伊万老师唱歌【爆):

2007 世锦赛 高桥大辅 表演滑

再顺便,油管上有个矮桥Roxanne的视频,解说是宫本老师,这个谜样的“啊我好爱他,他是我基友!”风格的解说看得我喷茶……可以翻墙的可能愿意围观一下,十分好笑……(有英文字幕翻译)

Daisuke Takahashi 2006 NHK-EX Kenji Miyamoto Commentary Eng Sub


评论(3)
热度(150)

© 七山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