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土不腐,楼诚不拆,黑我丞相皆狗带。
哎嘿。

七山墙是西雅图一家艺术电影院的名字。很老很小很有味道。
主要为同人翻译存放和日常看文用。

(重要事情请注意:攻受顺序严重钝感星人。斜线不表示攻受,不要问我谁上谁下,因为这种信息我不懂也不在意……)

【授权翻译】把灵魂放在冰面上 10(第五章全)

原标题:Bear Your Soul on the Ice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092290/chapters/20980997

作者:SassySalchow (diedraechin)


之前更新

1   2   3   4   5   6   7   8   9



他们是最后到达休息室的,所有的教练都把进入青年大奖赛和成年大奖赛入围分站赛的运动员集中过来了。雅科夫怒视着他们,但勇利感觉这怒意更多指向的是维克多而不是他。或者至少他是这么希望的。

勇利会参加九月初的罗马尼亚站,还有十月份的英国站。那是最后一场青年组大奖赛分站赛了,正好在成年组大奖赛第一站之前。

“加拿大杯和法国站?我可想要俄国杯了。”

“你认识你的竞争对手吗?”接到分组安排之后,所有人都离开了休息室。雅科夫正在角落里和格奥尔吉谈话,阿列克谢去拿东西了,走之前告诉勇利说他一会儿就回来。

“克里斯托弗·贾科梅蒂。”维克多指着其中一个名字。“他勉勉强强够格了。世锦赛第十二名。瑞士人,所以他当然认识斯蒂芬。他也会参加法国站。他人挺可爱的,不过我不觉得他会是多大的竞争对手,至少暂时不会。”他的手指移到另一个名字上面。“曹彬,中国人。他会参加加拿大杯。我跟他不熟,但他去年也参加了分站赛。我记得他总积分排名第八,所以离总决赛就差那么一点点。他比我大一岁,有点像个机器人。”

“机器人?”勇利实在无法阻止一个外面镶着中国国旗的高达的形象冲进他的脑海。显然维克多不是这个意思,但无论如何这个形象挺好玩的。

不过维克多没有看他,而是盯着那列运动员名单。“他的技术非常娴熟。当然啦,没我好,但还是很不错。实力相当扎实的两种四周跳,步法接续步也不赖,但从表演上来说,他实在是太僵硬了。我觉得他的总分就是这么毁了的,节目构成分太低。不过他还算可看。”

勇利双手托着下巴,看着维克多。很少能见到他在冰场下如此严肃。维克多点点另一个名字。“詹姆斯·韦伯。美国人。冰面上的表现力超绝。”

“所有人都知道詹姆斯·韦伯。”

维克多点点头。“不过他上两个赛季状态不算特别好。他奥运会实在不幸。我以为他肯定能拿块牌子的。结果去年大奖赛决赛之前突然受伤让他不得不退出。不过有传言说他换了教练,所以可以关注他一下。也许我没被分到俄国杯是件好事。在决赛前就同时跟他和斯蒂芬同场竞争可就太不公平了。”

“你不该同情格奥尔吉吗,因为是他要参加俄国杯?”

维克多微微耸肩,露齿一笑。“大奖赛的意义不只在于成为世界上最好的花滑选手,而且在于分组时的一点运气。我的运气相当不错。”

***

勇利抱住双膝,腿蜷曲着紧贴着胸膛,缩在沙发上,下巴搁在膝盖上。维克多正在摆弄着数据线,试着把勇利的笔记本电脑和客厅里的电视机连起来,这样他们就可以在大屏幕上看钢炼了。

“我觉得这样就行了。”维克多把电脑拉近,打开了文件。勇利庆幸他至少提早得到了通知,在维克多过来之前及时把电脑桌面改掉了。如果维克多打开电脑看见的是他自己在去年世锦赛自由滑时的照片的话,那简直是尴尬到没边了。如果他没法买海报的话,勇利就设法至少存些滑冰表演的照片,维克多展开双臂,染过的头发束成马尾在身后飞扬的图片做他的桌面简直是完美。

就算他们是朋友也一样,勇利依旧是个无可救药的维克多·尼基弗洛夫迷弟。他暗暗叹气,咬住嘴唇。他真的不想让维克多发现。幸好默认图片中有一张里有一枝樱花,因为他下个赛季的自由滑节目,这个选择看起来几乎是有意为之了。

“我有一个棒极了的主意。”

勇利又咬住了嘴唇,忍住抱怨的欲望,挪了挪身子,更好地看着维克多。他并不需要时时盯着屏幕,动画片是日语对白,他的西里尔字母水平也并没有多好,顶多能在字幕里零散地捕捉到几个认识的单词。维克多说他有个棒极了的主意时,通常,或者说基本永远都不是件好事。“什么主意?” 

“片尾曲。我要拿它当我的表演滑!我可以穿一身黑,披一件红大衣,会很棒的!”他停了停,在片尾曲响起的时候转过头来看着勇利。“我还可以把服装设计成一只袖子像金属一样,那就更好了!然后我就可以在表演过程中脱掉大衣。”他又转回屏幕。“这里。就在这里,我可以跳我的后内点冰四周跳!”

勇利自暴自弃地大笑起来。他能想象到。毫无疑问,这节目一定会很有意思的。“要我把歌名和歌手名写给你吗?”

维克多转过头来对他露出大大的微笑。那笑容光芒四射,但并不刺眼。勇利很喜欢。“勇利是最棒的!”

勇利红着脸别过脸去。“你走之前我给你写。实际上,优子也许能搞到这首歌的MP3文件。我的意思是,我看这部动画就是因为西郡在看,所以他如果有这些主题歌的电子版的话,我一点都不会吃惊。”

“他们是你在日本时候的训练伙伴吗?”

勇利点点头。管他们叫训练伙伴有些奇怪。他们是他的朋友。是他来这里之前仅有的朋友。

维克多没有去点开下一集的文件,而是坐在沙发上,转过身来,面对勇利。勇利不用回头,就能感觉到那双明亮的蓝眼睛注视着他那强烈的感觉。他脖子上的寒毛全立了起来,突然间,他对这种注意力感到非常不适。他动了动身子,脊背蜷得更紧了些,更深地缩进沙发里去。

“他们还滑冰吗?”

“还滑吧,纯属娱乐了,我猜。但他们不再比赛了。冰场是西郡的父母的。优子跟她的父母是从一个比长谷津还小的镇子搬来的,她那会儿……八九岁吧。”

“雅科夫说你们共有一个教练。”

勇利终于歪过头来看着维克多。“是的。一开始是优子的父母付的教练费,然后西郡也开始参加比赛了,他们就开始平分教练费。”

“那你呢?”

“我直到快十岁才开始跟这个教练训练。我之前跟他滑过冰,但是那是冰场上所有人都能上的课。有一小群小孩,大多数比我年纪小。我是说,长谷津从来没有过滑冰教练,直到他过来为止。”

维克多伸手托腮。“我很吃惊你这么晚才开始练。你水平相当好。”

勇利深吸一口气,说:“我不好,其实。我只是练习的时间非常多而已。我如果没在跳芭蕾,就在滑冰。你说我在冰上很自在,这是真的;滑冰能让我头脑清醒,让我平静下来。对我来说,不能想滑冰就随时去滑是有点奇怪的。”

“你想念那边吗?”

“你说日本的冰场?”勇利顿了顿。他得仔细想想。只是冰场本身的话,想,也不想。长谷津冰上城堡永远是一副破败状,褪色的油漆,储物柜坑坑洼洼,不过冰面倒是一直维持得很好。他怀念的是能在大半夜给西郡打电话,问他能不能过去滑冰,然后一句话都不用回答就被放进去的自由感。他怀念跟优子玩笑打闹(他如果够诚实的话,他也怀念跟西郡一起玩闹)。但是圣彼得堡这里的冰场好得多,也大得多。这是个真正的奥运会大小的冰场。现在他在这里确实也有朋友了。

而且维克多也在这里。

“想。也不想。”

维克多挑起了一边眉毛,但什么都没说。

“我想继续滑冰,但在长谷津的话我没有办法。不像在这里。”勇利叹道。“最后情况都有些尴尬了。我从东京回到长谷津,带回一块金牌,但是西郡离颁奖台差得很远,优子对她的排名失望得要命。我没料想到他们会决定放弃滑冰。尤其是优子。她曾经说过,滑冰对她来说就像空气。我觉得自己像是受到了背叛。我以为我们三个可以一直一起滑下去。” 

维克多的脚趾抵在他的脚踝上,但勇利没有动,还是用双臂紧紧地抱住膝盖。

“然后我的教练也退出了,北海道有个更好的职位,我没法怪他——从三个学生减到一个学生收入上的下降就很可观了。不过美奈子老师怪他。”

“在这件事上我站在美奈子老师那边。作为教练,这么做事太不地道了。”维克多的目光冷了片刻,但又立刻柔软下来,他露出了一个微笑。“但你来这里训练让我赚大了!不仅如此,你还把阿列克谢带回俄罗斯了。简直比生日礼物还好。”

勇利大笑起来。他完全不明白他自己在俄罗斯受训为什么会让维克多受益——勇利当然从中受益,但是反过来实在无法想象,但是能让自己的偶像回俄罗斯肯定很让他兴奋了。

“你们俩都会留下来吧,对吗?”

勇利瞥了一眼维克多,发现他短暂地也咬上了嘴唇。勇利皱起眉头。“嗯,会吧。我是说,我猜是这样的。我父母和雅科夫签了一年的合同,包括教练费和冰场费之类全部。现在理论上阿列克谢是在为雅科夫工作,代他做我的教练。或者他们跟我解释的时候是这么说的。这间公寓也是,租了一年。我留在这里才是合理的选择吧。”

“那之后呢?”

勇利低头盯着他的袜尖。“我不知道。下一次签教练合同就是直接跟阿列克谢签了,但我们还没有仔细谈过。我都不知道阿列克谢想不想一直带我。”他叹了口气。“现在美奈子老师也要走了,因为她不可能无限期地给我当保姆。”

“那我得经常过来了,保证你不孤单。”维克多声音明快,勇利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

“你得问问阿列克谢了。美奈子老师搬走以后,他就搬进来了,凛空也会来。日本冰协显然不需要她的人一直在日本,不过她肯定时不时要回趟大阪。阿列克谢说他们还在研究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维克多哀鸣起来:“这不公平,你教练可要比美奈子老师严格多了!” 

“没错,我们可能以后就再没有机会能帮你偷偷染头发还能蒙混过关了。”勇利终于伸直了身体,脚落在地板上,正眼看着维克多。维克多把头发全放了下来,垂在一边肩膀上,发尾依然是黑色的,但是颜色已经稍微有些褪去了。“你的暂时性染发看起来没那么暂时嘛。”

维克多也低头看看自己的头发,捡起一绺,缠绕在手指上。“我知道啊。谁晓得金发会这么容易染上颜色呢?”

“如果下赛季开始的时候颜色还没褪掉的话怎么办?你会剪了它么?”

“不!老天爷啊,不!那就……我不。”他双手束起头发,手指梳过发丝。“我也许会试试再把发尾染黑。染到之前有颜色的位置。直到它长到我能剪掉有颜色的部分为止。我还没想好,但我坚决不剪头发。”

勇利咬住嘴唇,片刻后才露出笑容。“我很高兴。我喜欢你留长头发。”他顿了顿。这话听着太怪了。他不该对维克多说这样的话。“优子也是。”嗯,这样听起来就好点了。

维克多看起来一点都不在乎这话怪不怪,他一副乐坏了的样子:“真的?”

他又拽着长袖把手藏在里面,布料在手指和手掌之间摩挲着。“是啊。她开玩笑说她会甩了她男朋友跟你跑,其中差不多三分之一的理由都是你的头发。” 

“哇噢!”

勇利的耳朵红了:“哎呀老天!不!我什么都没说!小优会杀了我的!这不是……我们没有……”他抬起依然缩在衣袖里的手蒙住脸,哀声叫唤起来。

“勇利,你耳朵红了。”

“闭嘴,维克多!”勇利没有把蒙在脸上的手拿开,最终他感到维克多在沙发上动了动。《钢之炼金术师》的片头曲响起来的时候,勇利才放下手。  

“话说,我真希望爱德华对他的发型更讲究些。我喜欢编辫子,但他的辫子太无趣了。”

勇利微笑起来:“你可以试试四股辫。我是说你的服装造型啦。” 

维克多歪着头看他一眼:“嗯,可我不会编啊。”

“我……我会。我学了,才能帮优子的忙。”

“真的?!”维克多跳起来,跑到他的背包旁,迅速地翻找了一阵,又蹦回沙发上。手里抓着几根皮筋和一把发刷。“快教我,现在就要!你能在我们看电视的同时给我梳头吧?”

勇利从维克多手里接过发刷和皮筋,缓慢地点点头,整个人缩到沙发垫子上,给维克多让出空间,好让他坐在前面。维克多照办了。一脸兴奋。在用发刷刷顺他的头发之前,勇利伸手用手指穿过维克多的头发,他想:这怎么可能是我的生活呢?而且,维克多的头发怎么会这么软呢? 


作者注:

如果你们有兴趣的话,我在想用我的汤不热账号放一些链接和歌名,作为这里的人物在节目里用的歌曲。(按照我丈夫的说法,我显然没有正确地使用汤不热。他说坐在那里盯着Yuri on Ice的tag看不是汤不热的正确用法。谁晓得呢?)
你会发现有些大奖赛分站赛的名称跟现在不一样。我是跟着2007年故事时间里它们的叫法走的。(译者说:译者懒,很多GP和JGP的分站叫法没有固定中文翻译,我就直接翻成XXX站,XXX是国名)

还有,你看,维克多的头发过了这么久染的颜色还没掉。:)


译者注:

又出现了!司马昭之心的NPC!233333

James Weber!说!你是不是Johnny Weir!一个艺术性非常非常强的选手,06-07赛季比得一塌糊涂(其中一场梦游可以看我前两天发的考古贴),07年换了教练,07-08赛季跟兰比尔一起参加了俄国站的比赛,都对得上哦。不过他06冬奥没有退出也没有牌子……(话说都灵也是摔成一大片车祸现场的……)

刚看了几个他跟兰比尔在各种商演排练中各种玩耍的视频,心心眼直冒。因为他是个比较罕见的顺时针方向选手,其他人跟他玩双人滑之类的时候都挺需要迁就的,所以兰比尔就老跳顺时针跟他闹着玩……【

啊,花滑选手场下的玩耍都跟长不大的小孩儿似的。【捧脸

囧尼其实也算是天才那一挂的,一个宾州乡下小男孩,他自述12岁才开始练滑冰,16岁就拿了世青赛金牌……练花滑晚倒和这里的勇利挺像。不过矮桥也是八九岁才开始练的小地方小朋友,也并没有童子功……

07-08赛季的LP来安利一发!

【720P】Johnny Weir 2008 Worlds LP Love is War


差点忘了,03钢炼第一个片尾曲是当年人人耳熟能详的神曲,相当棒。可惜当年不时兴滑宅歌……

【アリサ】无法消去的罪【钢炼03 ED1】

评论(9)
热度(160)

© 七山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