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土不腐,楼诚不拆,黑我丞相皆狗带。
哎嘿。

七山墙是西雅图一家艺术电影院的名字。很老很小很有味道。
主要为同人翻译存放和日常看文用。

(重要事情请注意:攻受顺序严重钝感星人。斜线不表示攻受,不要问我谁上谁下,因为这种信息我不懂也不在意……)

【授权翻译】把灵魂放在冰面上 8(第四章全)

原标题:Bear Your Soul on the Ice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092290/chapters/20922956

作者:SassySalchow (diedraechin)


之前更新

1   2   3   4   5   6   7


美奈子深吸一口气,斜倚在墙上。勇利正在大笑,真的在笑,一边笑一边滑。

“你就只能滑这么快了吗,勇君?”阿列克谢弹了下舌头,又把他们一早上都在滑的接续步段落又滑了一遍,提高了一点速度。

勇利咬住嘴唇,看阿列克谢滑冰,凭惯性带着他在冰场上绕行,只在看到可能挡了他教练的道的时候微微调整方向。他点点头,开始加速,进入步法,从乔克肖开始,然后进入捻转步,接下来是外勾手步,一个结环转,之后是又一个乔克肖。

“廖沙,你太好说话了!”维克多路过的时候冲美奈子一笑,冰刀在环绕冰场的垫子上沉沉地作响,然后他拽掉刀套,踩上冰面。

“现在我们先练速度,不练复杂度。你今天不该在挑音乐吗?”

维克多耸肩,滑到勇利身边也开始接续步。一开始他落后半步,之后两人进入同步调,将这段步法从冰场的一边练到另一边。  

美奈子轻笑着走到挡板边上:“勇利这两年来一直在追着维克多跑。”

“这一定是他的接续步这么好的原因。”阿列克谢背靠墙壁,支着胳膊肘。“我不知道勇利有没有意识到,他们现在一起滑的这部分,他比维克多好。我怀疑他们俩都没有意识到,是勇利慢下来来配合维克多。”

“比维克多好?”她知道自己的惊讶一定体现在声音里了。

“是的。如果你从另一个角度看,他们的年龄,他们的比赛水准,勇利能跟上他的步法已经很厉害了。”阿列克谢的眼睛紧盯着冰面上的两个男孩。“但如果勇利慢下步伐,维克多就会加速向前。那孩子简直是个怪物。我很庆幸我及时退役了。我可不希望他紧咬在我后面竞争俄罗斯最好花滑选手的位置。”

美奈子深吸一口气,问出了那个困扰了她一整周的问题:“你在这里,对勇利是什么意义?”

“说实话,我不知道。我是应了雅科夫的请求,过来评估他的。”阿列克谢提高了嗓音。“勇利,我要你练练你的3Lo。维克多,来跳几个,别加任何花哨的东西。”

“是,教练!”

“廖沙,真的?一点花哨都不能有?”

“你听见我的话了,维佳。”他转身背对冰面,看着美奈子。“勇利有潜力。潜力非常大。雅科夫训过很多学生,赢过许多奖牌,也包括我自己。我没有这样的经验。”

美奈子点点头。

“我开始做教练的时候,我审慎地决定不训练超过青年组阶段的选手。他们中很多人不会进入成年组。他们的天分早早地达到顶峰,或者选择学业,又或者终于厌倦了一年又一年的竞赛。”他耸耸肩。“我从来没有指导过一个能参加国际比赛的学生,即使在青年组阶段也没有。雅科夫认为我能做到,我想我也能做到,如果这个学生是勇利的话。但是一个只能带他两三年,一进成年组就解约的教练对勇利来说好不好呢?”

“雅科夫甚至不确定他是否会留下勇利。”

阿列克谢叹着气。“他不会的。对此我基本确定。这并不是因为他不喜欢勇利,而是相反。” 

“那是为什么?”

“雅科夫一旦开始认真对待其他选手的时候,勇利就自己缩起来了,但现在雅科夫训的人太多,根本不可能跟勇利保持一对一的训练关系。让他跟维克多一起训练对他们俩都有好处,但是他现在正在纠结音乐选择还有编舞,还要决定技术……事太多了。”

“你觉得在这混乱的过渡时间里勇利会不知方向?”

阿列克谢摇摇头。“我认为勇利不会反击,而这对他滑冰运动员的发展前景害处不小。你来看看。”阿列克谢转身看冰场上的男孩子们,等到维克多完成一个3Lo并从勇利前面让开之后,他开口道:“维佳,雅科夫给你这赛季选取建议清单的时候,你是怎么回答的?”

维克多转过头看着他,微笑着把头发从肩上拂去。“他的建议糟糕透顶了!我把那个垃圾名单扔回给他,告诉他这周末之前我会给他带更好的选择来。”

他喷笑着回头看向美奈子:“勇利有多大可能做出这样的事?”

她摇摇头。“他不可能做这样的事。”

“雅科夫希望他的学生反击,他像是一堵令人畏惧的砖墙。当然,是一堵充满了裂隙的砖墙。有些学生就更加……嗯,维克多就像个破墙锤,我坚信米拉也会这样。相比之下,卡嘉就更低调一些,她会一块一块地把砖给撬松,这是她跟雅科夫打仗的方式。”

“那你呢?”

“我比较像格奥尔吉。我喜欢我的教练一直在背后支持我,作为一种可以承认,可以尊敬的力量。不过有时候我觉得雅科夫其实希望我更像维克多一些。他也许觉得我如果更经常无视他的话可能可以走得更远,做到更好。”

“那在这个比喻里,勇利又是什么?”

阿列克谢看着她,脸色凝重。“首先我得说我认识勇利并不算久,但是,”他顿了一下,偏了偏头。“勇利看见的完全不是一堵有缺陷的砖墙。对于勇利来说,雅科夫是一面无懈可击的光滑的钢铁壁垒,在他眼前屹立,望不到边际。一个完结一切、无所不能的教练。”

美奈子叹了口气。她早就知道阿列克谢是对的。

“勇利的父母是怎么看待他的滑冰事业的?”

“他们没什么看法。并不是说他们不支持,他们非常支持他。他们为了孩子可以上天下地,但是他们管理自己的旅馆就已经很忙了。”美奈子的视线落在冰场里,勇利正在做弓身转,维克多绕着冰场转圈,一边仔细观察着勇利。“如果他们不支持他的话我现在根本不可能跟勇利在圣彼得堡。他的姐姐真利正在我的小酒吧工作,他的父母则在管理酒吧日常帐务。”

“我以为你是个芭蕾舞教师。”

美奈子大笑。“对,我也是,不过我把勇利带过来安顿好的时候就把我的舞蹈教室关了几个月。我六月初就要回家去了。”

***

“你选好音乐了没有?”

勇利瞟了一眼维克多,他们正走过桥。今天他们很闲,这很罕见,而维克多已经宣布霸占了勇利的空余时间。勇利本来是打算跟优子聊天的,但美奈子把他赶出了门,告诉他,出去至少有时候“像个年轻人一点”。

他暗自怀疑她的计划是去找巴拉诺夫斯卡娅夫人和雅科夫喝酒。毫无疑问他到时候会看到她不省人事地倒在沙发上。只要她别又把自己缠在沙发毯上出不来就好。

“没有。雅科夫说等下周初阿列克谢回来之后再说。”勇利停下脚步看着河水,马卡钦在他脚边停住,坐在他脚上。他只是低下头冲她笑笑,揉着她的脑袋。

他感到维克多伸手安抚他的宠物时手指滑过他的手,然后轻轻拽了拽马卡钦的耳朵,才收回手去。“所以廖沙真的要给你做教练?”维克多显得很兴奋。

勇利反复咬着嘴唇,抬头看他的同伴。维克多的耳朵尖和鼻子被风吹红了。已经四月了,天气依旧冰冷。至少对勇利来说是这样;维克多只穿了一件略厚的夹克,完全没像他这样裹得严严实实。勇利紧了紧绕在脖子上的围巾。“他需要他妻子同意。至少他离开前是这么说的。”

维克多大笑。勇利觉得这声音极其悦耳。永远欢乐昂扬。轻松。快乐。这意料之外地能让他心情好起来。海鸥的叫声会让他想家一样。而在那些日子里,维克多会做点蠢事傻事然后自顾自地笑到嗓子都哑掉,勇利就会忘记海鸥,还有海浪拍击沙滩的声音,就算只有一会儿。

但是他想到母亲做的炸猪排盖饭时心里的疼痛感,却至今找不到解药。

“阿列克谢整个在她手心里。”  维克多脚踩在最下面一层横栏上,手握着最上面一层的横栏向后仰。“你见过她吗?凛空?”

勇利摇摇头。“没有。不过她在日本很出名。就像你和阿列克谢在这里一样。”他伸出一只手搓着耳朵;他的耳垂正在慢慢失去知觉。他渴念起他忘在桌上的帽子。

维克多从栏杆后退一步,转向勇利。“你冷了,我饿了。我们去找点吃的。然后我们去书店,然后我们终于又可以去滑冰啦!”

勇利轻声笑着摇摇头:“我们没法滑冰。我们的冰刀拿去磨了,不记得了吗?”

维克多皱起了鼻子,叹了口气。“我们回去的时候说不定他们就能磨好了。”

“如果没磨好呢?”

维克多嘴一咧。“那么我们就回你的公寓。我找到了你跟我说的那部动画片。”他压低了声线。“有俄语民间字幕。”

显然维克多自有搞到盗版的办法。

他们又迈动步伐,马卡钦在他们身边欢快地蹦跳着,居然没让他们俩摔得一脸栽在水泥地人行道上,真是了不起。“那你呢?选定音乐了吗?”

维克多摇摇手:“关于我的音乐,雅科夫和我正在经历一段创意意见分歧。我们最终会定下来的。”

勇利摇着头:“我真不敢相信你跟雅科夫争执那么厉害。你是不是应该就用他建议的音乐?他又不是真的选了什么糟糕的音乐。”

“我真不敢相信你从来不跟他或者阿列克谢争执。勇利,如果一首乐曲不能在你的灵魂里点着一把火的话,根本就没有滑它的意义。任何节目中最重要的部分就是那故事,是它给你以及观众带来的感觉。”维克多转过头盯着他,他冰蓝色的眼睛充满激情,闪闪发亮,勇利不得不避开他的目光,看向人行道。“你想讲的是什么故事?”

***

阿列克谢把U盘插进他们设在舞蹈房里的笔记本电脑,靠在把杆上。勇利正坐在地板上,手撑在身后,双腿打开。阿列克谢敲门并问美奈子能不能打扰的时候他正在拉伸。

他甚至没时间把东西放到雅科夫家去。他的行李箱正堆在雅科夫那已经乱成一团的办公室的墙角里。

“我刚才说了,这是凛空送我来之前给我的一个要求。自从她在奥运会上滑了这首曲子之后还没有人滑过。她想让我们考虑一下用它做你的自由滑音乐。”

勇利点点头,美奈子双击文件。明亮清越的日本琴声充满了整间屋子。他们一瞬间就认出了这首曲子。

“《樱花》?”

阿列克谢点头:“这首曲子编舞和表演都不容易,但我想你来表演的话没问题。你愿意考虑一下吗?” 

“如果我不愿意的话,你今晚就登上飞机飞回大阪去?”勇利仰头看他,嘴角带笑。

“我应该会等到早上。”

话音一落,他看着勇利跟芭蕾舞教师对视一眼。然后勇利耸肩:“我不用考虑。”

这拒绝来得比阿列克谢预料的快得多。他脑中还有些其他选项可以跟勇利讨论。凛空并不会因为一个十四岁孩子而生气。至少不会很生气。

“就滑它吧。”勇利又开始拉伸了。“它跟我以前滑过的音乐都不一样,而且我怀疑以后会不会再滑这样的曲子了,至少一段时间内不可能了。”他的声音轻下来。“还有,它能让我想起家。”


译者注:

作者妹子,你真的低估了盗版爱好者对盗版动画片的热爱程度和厚颜无耻程度【喂】作为全球高清源大本营的俄站们……

既然又讲到了动画,我们要不要来安利一发刚刚结束的(K&C全员耍宝比二的)世团赛的梅娃呀?(其实俄国队全队上场的拉拉兰也挺不错的,这曲子真适合全员亮相!)

【2017WTT】梅娃gala美少女战士--Evgenia Armanovna Medvedeva

梅娃真是太可爱了!【心心眼


其实这次看世团赛的gala,特别明显的感受就是,唉,凡事呢,就怕比……

就,我挺喜欢樋口新叶小妹妹的EX的,但是同样是《白夜行》,跟町田树一比就看出表演的差距了……田鼠能做到摔得一塌糊涂依然能如此感人,实在也是不容易。

评论(10)
热度(156)

© 七山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