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土不腐,楼诚不拆,黑我丞相皆狗带。
哎嘿。

七山墙是西雅图一家艺术电影院的名字。很老很小很有味道。
主要为同人翻译存放和日常看文用。

(重要事情请注意:攻受顺序严重钝感星人。斜线不表示攻受,不要问我谁上谁下,因为这种信息我不懂也不在意……)

【授权翻译】把灵魂放在冰面上 7(第四章上)

原标题:Bear Your Soul on the Ice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092290/chapters/20922956

作者:SassySalchow (diedraechin)


之前更新

1   2   3   4   5   6


作者注:

这章算是过渡章吧,下章也是。因为是两个赛季之间的休赛期啦。J所以这章也会比较短。先抱歉了。

——————————————————————

世界花样滑冰锦标赛的赛后宴会还在进行中,而维克多已经无聊透顶。雅科夫一直盯着他,每次侍者端着一托盘香槟经过时都及时提醒他日本的酒精消费法律。因此,维克多没法正经地庆祝,而是在一边啜着气泡水。他四周看看那些交际的滑冰选手们。他到达宴会场后基本都在跟各个赞助商聊。

“ Jeveux vous féliciter .”

带上一个笑脸,维克多转身和瑞士选手打招呼。“Merci。也恭喜你的铜牌,斯蒂芬。”

“克里斯托弗说你们去年在欧锦赛上见过。”斯蒂芬示意着他身边的年轻金发男人。“他今年也在世锦赛上出赛了。”

维克多并不确切地记得见过克里斯托弗,但如果他这么说了,他还是相信比较好。他一直都记不住那些和滑冰无关的事情。“你比得怎么样?”

“我进入自由滑了。我得了第十二名。”

维克多闭上眼睛,试图回想他的节目是什么样的。“你滑的是首瑞士民间音乐,你的服装是基于——”

“ Tracht,是的。”

“那是传统服装,对不对?就像Liederhosen?”

克里斯托弗和斯蒂芬都大笑起来。“那样的裤子是不存在的。”克里斯托弗的笑声几乎像小孩子的咯咯笑,很可爱。

“哦?”

“你刚才管它叫‘唱歌的裤子’。”

维克多的脸上涌起了一片红色,但他也笑出声来。“好吧,那么即使你没穿着唱歌的裤子,我想你也会表现得越来越好的。很快我们就会一起站在领奖台上了。”

笑起来的时候,克里斯托弗比实际年龄看起来还要年轻些,维克多可以轻易地在脑中想象他穿着他短节目的服装在瑞士的原野上奔跑。

***

冰场大门打开的时候,勇利正在冰上。他刚刚开始一个旋转,所有人都涌向门口,俄罗斯队的红色队服模糊成了一长条红色的痕迹。他转换姿势,放下脚,转成蹲踞旋转,眼神盯住他的冰刀尖。然后他转成直立旋转,双手高举。最终,他停下旋转,用冰刀尖猛地停住,就像他结束节目时一样,然后他转身去看这一片喧闹是怎么回事。

维克多回来了。

而且不只是维克多。阿列克谢·图洛夫站在他身旁,所有的俄罗斯人都涌了上去。即使他对俄语掌握程度更好些(显然现在没有),勇利怀疑他也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所有人都在争先恐后地同时说话,还提高了音量试图压过别人。

“那旋转不错,但你应该挑一个更难的燕式转姿势。”

他猛地转过头来。雅科夫正站在挡板边上,于是勇利向教练滑去。“面向侧面,怎么样?”

雅科夫点点头。“按你的柔韧性应该做得好。”

勇利一推墙,准备去试一试,但雅科夫把他叫了回来。“等等,勇利。有个人我想让你见见。”

“好的,教练。”

“廖沙!”

勇利眼睁睁地看着阿列克谢,前奥运奖牌获得者,从一群环绕着他的俄罗斯滑冰选手中脱开身,走向冰场和雅科夫,并进一步地,走向勇利。他口干舌燥,脑中所有的思维全部清空了。

“阿列克谢,这是胜生勇利。勇利,这是阿列克谢·图洛夫。我在劝他把你收下做学生。他是过来评价你的。”

阿列克谢伸出手,勇利直愣愣地看着。这不可能是真的。这不可能是真实发生的是。这不是他的生活,被介绍给奥运奖牌获得者,还被告知说他可能会接替一个世界知名的花滑教练,做你的教练……但是……

“教练?”他难道不够好,不能继续跟雅科夫训吗?

他的某些思绪肯定是在脸上显示出来了,因为阿列克谢笑了起来。“别一副受侮辱的样子嘛,勇利。你的国内比赛我一直在跟,你相当有才华。我退役以后一直在带青年组。”

雅科夫在胸前抱起胳膊。“阿列克谢更温柔些。”

勇利眨巴着眼睛,轮流看向面前的两个人。“对不起,我不是很明白。”

“雅科夫非常俄罗斯。粗鲁又响亮,但他心肠很好。我想他不是你通常习惯的风格吧,考虑到你是在日本长大的。你能给我滑一下你的短节目吗?我想看看。”

“上个赛季的?没问题,不过——”勇利顿住了,眨着眼。“你能说日语?!”阿列克谢有口音,但他说的绝对是日语;勇利完全不假思索地就用日语回答了。

阿列克谢微微一笑。“说得没有我想要的那么好,但是我住在大阪,会说日语是有实际用处的。”

“啊,没错,你跟凛空结婚了。”

阿列克谢轻声笑着转向雅科夫。“看到没有,即使十四岁孩子也知道我妻子的名字,你现在没有借口了。”他又转回勇利。“来吧,让我看看你的本领。”

勇利滑到冰场正中,进入起始姿势。他要滑冰给阿列克谢·图洛夫看了。他头脑晕乎乎的,心脏像是要蹦出胸腔,视线又开始晃悠,视野在缩小,边缘发黑。但即便如此,他也需要开始动作了。那首歌已经在他脑中响了起来,但是听起来却像是从水底传来的声音一般,那些音符既沉闷又低微。感觉比他在世青赛时还要糟。他捏紧拳头,强迫自己开始节目,动作却比脑中的音乐慢得多,而且错了拍,但他还是动起来了。所有的动作都不够干净,即便是他的步法也是拖泥带水。如果他花样滑冰事业的未来是由这次表演决定的话,那么他一定会被立刻踢出这项运动。

“停!”尖锐的声音打断了他思维的下降螺旋,他停了下来,让惯性带着他继续沿着冰场长端滑行。他的视线钉在冰鞋的鞋尖上。“勇利,过来。”

勇利叹着气滑到冰场边缘,眼神一直盯在冰面上。他感到眼泪烧得他眼角发疼,但他拼命地忍了下去。“对不起,我知道我滑得太糟糕了。”

“不,我不该把你放到这种位置上来。”阿列克谢靠在挡板上。雅科夫已经回到维克多身边,他还在炫耀着他那块亮闪闪的世锦赛银牌。“我已经听说你怯场了,但我没想到你在训练场上也会怯场。”

勇利猛地抬起头。他知道自己一定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但他确实想不明白。“你是阿列克谢·图洛夫!你赢了那么多奖牌。维克多崇拜你!我的意思是说,你就是维克多开始花样滑冰的原因。这就像……就像是……”

“就像是?”

“你是我偶像的偶像。这太……吓人了。”

阿列克谢又好脾气地笑了起来,这让勇利稍微松快了些。“别告诉我你已经告诉维佳他是你的偶像了。他那膨胀的脑袋可不需要比现在还大了。” 

“维克多并没有脑袋膨胀!他很刻苦。”

“我知道。雅科夫收他做少年组的时候我还在比赛。我退役的时候他刚结束了他青年组的头一年。我宣布退役的时候我觉得他想把他的冰鞋扔到我头上来。” 

勇利咬住嘴唇以防自己笑出声来。他能清楚地在脑中描绘出这个画面。维克多气恼到了想把冰鞋扔出去。他肯定不会是诚心的,但在他反应过来之前那鞋估计已经在空中了。阿列克谢说得对,这是他的训练场。如果他能在维克多的目光下滑冰,他也应该能在阿列克谢·图洛夫的目光下滑冰。他没有立刻说话,而是把戴着手套的手塞进口袋,拽出了他的MP3播放器。

“我要再试一次,不过我想滑我的自由滑节目。”勇利把缠在MP3上的耳机线绕开,把耳机塞进耳朵。

阿列克谢点点头,勇利冰刀一转,滑到冰场正中,找到音乐播放起来。他先听了开头几个小节,音乐在他体内顺流而过,那欢快的声响提醒着他每次他在练习中滑这个节目时体验到的快乐。他按了一下按钮,重新开始播放这首曲子,然后他迅速把MP3塞进口袋进入开始的姿态。

这一次,他滑冰的时候感觉就不一样了,他清楚自己比之前做得更好。他感受到接续步时冰刀划过冰面的感觉,甚至蹲踞旋转的跳跃衔接也比平常要好。当他干净利落地完成了他的三周半跳,他感到笑容浮上脸颊,随着捻转步,顺畅地进入下一部分。当他结束节目的时候,一波混杂着释然、解脱和兴奋的情绪席卷过他全身,只有一抹淡淡的失落。这才是他想要在世青赛上滑出来的样子。

他轻轻拽着耳机线,看向阿列克谢。阿列克谢露出了笑容。

“勇利,我觉得,我们俩合作的话会很好玩的。”

(TBC)


作者注(因为本章注解都是针对前半章的,就全放这儿了):

翻译:
Je veux vous féliciter. – 我要恭喜您。(译者注:我的天啊他用的是vous!至于这么生分吗!兰比尔可是朵自来熟交际花……
Merci – 谢谢。
Tracht – 德国、瑞士和奥地利的传统服饰
***
好吧,关于这章的第一个场景。我想把克里斯托弗介绍进这个故事里,按照维克多对他更年轻时候的描述看来,我觉得这个方式更合理,而且会很好笑。关于唱歌裤子的那段对话,是由Lederhosen一个常见的错误读音而起的,我丈夫经常嘲笑这点(他是个德国人)。年轻的克里斯托弗穿Tracht一定可爱到死!我是认真的,去谷歌瑞士Trachten试试!跟人们一般更熟悉的德国Trachten有一点区别。(我脑内他这个赛季短节目的服装完全是基于黑夹克式的Trachten而做的。)

我也让斯蒂芬参加了世锦赛。他是上一届的冠军,2007年得了第三名。(我通常不会直接用现实中的花滑运动员,但鉴于斯蒂芬在最后一集里客串了一下,我觉得把他从这个世界的历史里抹掉是不对的,他那会儿还在现役中。)


译者注:

Lederhosen应该念“雷德霍森”,维克多念的是“里德霍森”。Lederhosen是一种皮制短裤,德国巴伐利亚地区传统服饰。长这样:



Tracht是德语国家传统服装,一般也是和巴伐利亚关系最紧密。我随便搜了几张瑞士Tracht的照片,真的可爱到死。





然而译者被不负责任的原作者开了脑洞,现在正无比热切抓耳挠腮地想看兰比尔穿Tracht……啊虽然他不是德语区的,但帅哥穿什么都好看……来,舔个颜!



顺便又一个隐藏八卦,其实,斯蒂芬·兰比尔的亲弟弟就叫克里斯托弗……【


虽然他这个赛季两个节目都不是我最喜欢的,但是毕竟我们矮桥同学07年世锦赛是日本男单的第一块世锦赛牌子,自由滑出分以后哭得哗哗的……【

所以放一个吧放一个吧,2007年世锦赛银牌得主的短节目,柴可夫斯基的小提琴协奏曲,长节目是《歌剧院魅影》,B站没有。

【高橋大輔】2007 Worlds 短節目

但实际上本章更应该安利兰比尔的Poeta,但安利过了……那就再安利一遍!这个节目就是没有clean,其实比冠军亚军的节目都有趣……

07年花滑世锦赛男单 斯蒂芳兰比尔 长节目弗拉门戈-Poeta (Flamenco)


评论(8)
热度(158)

© 七山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