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土不腐,楼诚不拆,黑我丞相皆狗带。
哎嘿。

七山墙是西雅图一家艺术电影院的名字。很老很小很有味道。
主要为同人翻译存放和日常看文用。

(重要事情请注意:攻受顺序严重钝感星人。斜线不表示攻受,不要问我谁上谁下,因为这种信息我不懂也不在意……)

【授权翻译】把灵魂放在冰面上 6(第三章全)

原标题:Bear Your Soul on the Ice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092290/chapters/20787505

作者:SassySalchow (diedraechin)


之前更新

1   2   3   4   5


雅科夫瞟了一眼维克多,眼睛眯缝起来。这家伙有什么图谋,他知道的。他在机场迟到,差点害得他们错过飞东京的班机的时候就知道了。但是维克多一直小心谨慎地跟雅科夫保持距离,而且因为自从维克多在机场露面之后他们就一直在众目睽睽之下,所以雅科夫也没什么可以做可以说的。

维克多把兜帽檐更往下拉了拉,遮住额头。这根本不像他,他居然在那件后背写着大写的“俄罗斯”的红色拉链运动衫里面穿了件薄薄的连帽套头衫。他掏出手机,翻开盖读消息。自从他们降落他打开手机以后,消息的提示音就没停过。

“维嘉?”

维克多向他这里看过来,拖着箱子,背上背着他的冰鞋和其他用具。“雅科夫?” 

“你干嘛了,维嘉?”

维嘉把手机塞进口袋里。“没什么。我们先去宾馆吗?”

雅科夫有一种感觉,对于这些烂事来说,他已经变得太老了。当维克多蹦进宾馆大厅,为晚餐集合的时候,他的恐慌得到了进一步证实:维克多正戴着一顶可疑的帽子。维克多是不戴帽子的。起码不像他现在这样戴帽子,把所有头发都收到帽子底下。

“雅科夫!他们已经在LiveJournal上讨论我的头发了!”维克多对此似乎表现出了无比的喜悦。

雅科夫看着维克多,困惑地眨眼。显然维克多正期待着他的反应。“LiveJournal是什么东西?”

维克多大叹一声,头后仰着靠上他的椅背,抬起一条腿挂在椅子扶手上晃悠着。“雅科夫,太可悲了。那是有史以来最棒的东西了。我在上面贴照片,聊我的滑冰,我的粉丝就可以来留言什么的。我贴了一张我在机场前面的照片,就是我们刚到时我让卡嘉照的,宣布我正式到达日本参加世锦赛。”

雅科夫不屑地挥着手。“我对这种玩意屁兴趣没有,维嘉。他们干嘛聊你的头发?”

维克多微笑起来。“所有人都以为我把它剪了!” 

有那么一秒钟,雅科夫感到自己无法呼吸。他在意识的背后隐隐约约地感到这是不是就是勇利在每次表演之前会有的感觉,如果确实如此,那么他必须对勇利的观感再往上刷新一次。并不是他真的在意维克多是不是剪了头发,而是在意他居然会在世锦赛之前这么短的时间内干出什么事情来。他几乎有点怕开口了。“你剪了吗?” 

“当然没有!所有人都以为我剪了!”维克多站起身来。“我问了勇利他最喜欢吃的东西是什么,他告诉我是一种叫猪排盖饭的东西,我觉得我们晚饭都该吃这个。”

没错,雅科夫心想,对这种烂事来说,他确实太老了。

真实情况在雅科夫看来更糟糕。他让维克多在所有赛前的公开训练时都把头发藏在各式各样的帽子里,好好地过了把瘾,但当维克多换上他短节目的服装时,雅科夫感到自己绝对是想把他掐死的。

“你染了头发?”

“只染了下半截。不棒吗?我自由滑的时候梳马尾,看起来会更好看的,但我得承认就这样编起来也挺不错的。”

雅科夫身后的某人大笑起来。

“阿列克谢!”维克多挤过雅科夫,冲上去紧紧拥抱了那个人。

“维嘉,你还在给雅科夫找麻烦吗?自从我上次见到你,你是不是应该已经成熟一点了?”

完全不出雅科夫意料,维克多脸红了:“他不许我把4F放进长节目里。”

在维克多之前,阿列克谢是雅科夫最得意的弟子。他得过世锦赛冠军,得过奥运会奖牌,如果他的膝盖和背没有受过那么多伤的话,他也许可以再多滑一段时间。在他刚开始跟雅科夫训练的时候,维克多十分崇拜他。雅科夫知道维克多更棒。

“你能跳4F了?你认真的?”

维克多咧嘴露出一排牙。“当然啦。我会是全世界最棒的花滑运动员。我会得到金牌,证明给你看。”然后他冷静下来。“廖沙,你是来看我比赛的吗?”

“我觉得如果我要来看卡嘉比赛的话,我最好还是连你的比赛也一起看了。”

维克多点点头,在胸前抱起胳膊,一脸乐呵呵被严肃表情取代。“别评论我的步法。我知道了。下个赛季难度会提上去的。”维克多转过身掏出他的MP3播放器,找了个空地开始热身,顺手把兜帽又捞起来盖住了头发。

阿列克谢看着雅科夫,后者只能耸耸肩:“我有个新学生,终于说服了维克多稍微能多费点心神提高他的步法难度。我想他应该是不喜欢被十四岁小孩超过的感觉。”

“已经在带一个新的青年组了?下一代俄罗斯的英雄?维克多的事业才刚刚起步而已。你不是已经有波波维奇作为后备了吗?”

雅科夫摇摇头。“我带了个日本选手——”

“胜生勇利?你在指导胜生勇利?”阿列克谢点着头。“他没有公布去哪里受训了,只说已经离开了他原先的训练场。”

“他在日本这么受关注吗?”雅科夫是绝无可能了解这些的。他明显不懂日语,他跟芭蕾舞老师的对话也主要关注的是勇利的训练日程。他从来没想到问一问日本是怎么看待胜生这个滑冰选手的,他甚至不知道她了解不了解。

阿列克谢点点头。“他是。我想你知道旅人在四大洲上摔了那一跤之后就宣布退役了,很明显,他背上的旧伤恶化了,所以世锦赛上反正也比不好,他就提早退役了。日本现在并没有另一个可以匹敌的男单选手。有几个人,但只有一个通过了世锦赛的预选,而且没人指望他能进前二十,更别说前十了。不过日本冰协对胜生有着很高的期望。他今年在世青赛上得了第四,对不对?”

雅科夫看着维克多热身,一边搓着下巴。“他本可以上领奖台的。我早该想到给你打个电话。有时候我就是忘了你跟个日本选手跑掉结婚了。她叫什么名字来着?”

“你非常清楚地知道凛空的名字。你参加了我们的婚礼。你只是气她在卡嘉十七岁的时候从她鼻子底下抢走了金牌。”阿列克谢大笑道。“那么你怎么看胜生?” 

“好坏掺半。滑冰非常优美。他的步法已经到了成人组水平,旋转也差不多了。还需要练一练他的跳接,但肯定没问题。他的跳跃不稳定。”

“但他只有十四岁,还有时间。”

雅科夫点点头。“勇利真正的问题是他的神经。如果我能解决这个问题,我就能训出一个相当不错的选手。实际上比不错还要强。就现在的情况而言,我不知道今年年底之后我还会不会留他。我觉得我的教练风格不适合他。”

这个前花滑运动员把手抄进上衣口袋里:“你的意思是说他表现得不好,什么事情做失败了以后你就更大声地吼他?我可想不通你为什么不适合他呢。”

“你该来趟圣彼得堡谈谈你的想法。你是训练青年组的,而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现在手下没人。”雅科夫回头看了一眼维克多,他正在走道里来回演练自己的接续步。“维嘉已经很期待他在成年组的表现了。”

“维克多交了个朋友?就,是那种真正的朋友?还是说和他跟格奥尔基的关系一样?”

“不,维克多远不止交了个朋友。他制造了一个对手。”

***

勇利顿住了,一只手停在门把上,另一只手则紧紧抓着笔记本电脑。他确实应该想到,不管是谁的学生,现在所有的受训者都会挤在房间里,毕竟维克多是今年世锦赛奖牌的有力争夺者,而冰场上受训的几乎所有人都是俄罗斯人。他咽了口口水,喉咙突然干燥起来了。也许他得找个其他地方来看比赛。

在他能退回房间里之前,美奈子就把他往前推了一把。“卡嘉的小妹妹正在椅子上上窜下跳,想引起你的注意呢。她显然给你占了个座位。”

“那你呢?”

美奈子摇摇头:“我记得教练用的休息室也有个电视,我去那边碰碰运气。除非……你觉得你没问题?”

勇利用牙衔住下唇,轻轻咬下去,想着该怎么办。他非常想看维克多滑冰,但是……决定根本不用他自己做,只见米拉在她站着的那张椅子上重重地一跺脚,张嘴深深吸进一口气。勇利紧紧地闭起眼,准备迎接米拉的吼叫——应该是俄语——迅速奔上前去准备打断她。

吼叫声并没有响起。看着勇利坐在她身边,把笔记本放在桌面上,米拉笑得露出了一口白牙。他不常用冰场的无线网,但他一直都跟优子一起看世锦赛,他不会因为自己在俄罗斯而她在日本而打破这个传统。

他全部架设好之后不到一分钟,信息开始进来了。米拉的红色脑袋瓜挡住了他的视线片刻。“看起来好奇怪哦。”

勇利大笑起来,一边迅速地给优子回了一条信息,告诉她正在和谁一起看比赛。“你知道我也可以说俄语字母很奇怪哦。”

“那你觉得维克多能打败斯蒂芬和文吗?”

勇利转过头对她笑笑。“是的。”

俄语在他们身边流动着,有人倒抽了一口气。勇利抬起头,正看到摄像机横摇过正在热身的下一组选手。

アイス・カサル・マッダナ说:
     好像阿列克谢·图洛夫也在。维克多热身的时候你看到他了吗?
カツキ丼 说:
     看到了,刚才大家都在窃窃私语这事呢。
アイス・カサル・マッダナ说:
     你觉得这会让维克多紧张吗?我是说,你们现在是训练伙伴了,你肯定得知道。阿列克谢以前不是他的偶像吗?
カツキ丼 说:
     闭嘴。我又不是维克多的什么事情都知道。
アイス・カサル・マッダナ 说:
     我很确信你知道。你有条狗,是他的狗的缩小版。哦对了,你知道维克多去比赛的时候会把他的贵宾狗狗放哪儿吗?
カツキ丼 说:
     其实马卡钦这次跟我还有美奈子老师呆在一起。他通常都把她放在狗舍。
アイス・カサル・マッダナ 说:
     !!!!他知道小维的事吗?

米拉重重地捶了他的肩膀一下。“维嘉要上场啦!”她在椅子上蹦跳着。“Давай!”

“对于一个九岁小孩来说,你的劲也未免太大了。”

米拉只是得意地笑。

维克多脱下队服和连帽套头衫,越过挡板递给雅科夫的时候,所有人都沉默了。随着镜头推进,解说员开始以极快的语速说着俄语。

アイス・カサル・マッダナ说:
     啊我的天啦!维克多染了头发?!
アイス・カサル・マッダナ 说:
     勇利,你怎么不说话?看起来维克多真是染了头发,不过我看不出来。解说员也在说不知道他是染了头发还是在头发里编进了丝带还是什么。看起来简直像莫西干头,不是吗?
アイス・カサル・マッダナ 说:
     你已经知道了?!!!
カツキ丼 说:
     他染了头发。就……就这样。

维克多挥挥手,滑到冰场中央站定,手臂紧紧地环绕住他的腰。他短节目的音乐第一声响起,他开始滑过冰面。休息室里所有人都沉默了,节目过程中连优子也没说一句话。当他最后一跳也稳稳落冰——一个后外点冰四周接一个后外点冰三周的联合跳——并旋转着进入他最终的结束姿态时,所有人都在尖叫。他的节目完美无瑕。

勇利的情绪在胸中翻涌。嫉妒和崇敬激烈争斗着。他的心脏飞速地搏动,但胃却沉了下去。他想要成为那个站在冰上的人,在一次完美的比赛后大口喘息。然而……维克多太棒了,勇利无法从那种表现中夺走那美。毕竟,他知道,自己永远不可能滑成那样。维克多是个天才,所有人都这么说,而勇利——只是个平平凡凡的滑冰选手,来自日本的一个小镇,靠他的芭蕾舞老师认识维克多的教练这层关系才走了大运。也许有那么一天他也能站在领奖台上,维克多下面,但是他心中也有个声音严肃地怀疑这点。

アイス・カサル・マッダナ说:
     简直太酷啦!你看到那最后的联合跳没有?棒呆啦!
カツキ丼 说:
     ……
アイス・カサル・マッダナ 说:
     怎么了?
カツキ丼 说:
     有时候我会想……没什么。别理我。跟音乐配合起来更好。他在GPF之后之后确实把节目打磨得更精细了

勇利犹豫了一下不知该不该发这下一条信息,但还是发了出去。

カツキ丼 说:
     他的自由滑会更好的。
アイス・カサル・マッダナ 说:
     我等不及了!

***

发件人:カツキ丼
日期:2007年3月26日 星期一上午11:04
收件人:アイス・カサル・マッダナ
主题:回复:101个我能在一秒钟之内甩了豪跟维克多·尼基甫洛夫跑了的理由 

1. 你看到他的自由滑了吗?

2. 他很火辣。

3. 他自由滑的编舞段落。

4. 他的头发比我的还好。

5. 他的三周半跳就是艺术品。

6. 他本人就是艺术品。

(以下省略)

26. 他 自由滑之前的那天早上在体育馆外面碰到几个粉丝,他用日语跟他们讲话了!

27. 他自由滑节目的结束pose。

28. 穗香说,他讲おはようございます。的样子是世上最最可爱的 

29. 他那仰天燕式转棒极了。

30. 他的头发。

31. 他四周跳落冰时就跟玩一样。
(以下省略)

56.  穗香说他说卡哇伊的时候,她差点就昏倒了,因为实在太可爱了。

57.  你看到他自由滑里的接续步了吗?

58.  他在等分区里搂着一只贵宾犬的毛绒玩具。

59.  他冲粉丝飞吻来着。

60. 他的头发,哦我的老天,他这个样子太火辣了,勇利。
(以下省略)

100. 你觉得他的头发跟看起来一样软吗?

101. 他把那个贵宾犬毛绒玩具戴着他银牌的照片放在他的Livejournal上了。

>>
>>57.  你看到他自由滑里的接续步了吗?

什么?说老实话,你会因为他的接续步把豪给甩了?我觉得我受到了侮辱。我的接续步更好。

>>>>
>>>>什么?说老实话,你会因为他的接续步把豪给甩了?我觉得我受到了侮辱。我的接续步更好。

你真这么想?

>>>>>>
>>>>>>你真这么想?

是的。不是。好吧,没那么好。
但我能做梦吧,是吧?


作者注

翻译:

アイス・カサル・マッダナ - 冰上城堡的麦当娜(优子的网名)
カツキ丼 - Katsukidon -胜生丼(勇利的网名)
Давай! - Davai! - 加油!
***
啊,推特和Insta之前的生活啊。我之前差点就让维克多发推了,然后才发现那时候虽然推特已经存在了,但还要等上六个月才会在SXSW上隆重首次亮相,所以这个时候就有推挺奇怪的。但LJ在俄罗斯挺有势力的,这样就没问题了。;)啊,科技……运转得太快了,让我感到自己有多老:D:D:D而且,没有iphone!智能手机之前的生活。我真的得努力回想才能想起那时是什么样子!


译者注

首先,不知道需不需要科普一下LJ……LJ是博客时代英语同人圈的代名词,到现在还能看到大量遗迹,后来因为网站对内容的控制导致大量作者流失,然后才有了AO3。

话说,维嘉,你有没有在LJ上不小心点到自己的RPS啊fufufufu。


然后……出现了!司马昭之心的神秘原创人物!

名字叫作阿列克谢,是某个传奇俄罗斯花滑运动员的同教练师兄,拿过世锦赛冠军和奥运奖牌,因伤提早退役,现在不住在俄罗斯,还需要更明显么……【手动笑cry

当然,在任何语言里,如果敢说该师兄没有师弟传奇/好/有名的话,那是可以顷刻间引起腥风血雨的……熊普两家粉的互怼算是花滑男单粉圈一景了?简直百试百灵,当然,我现在不想试……【继续手动笑cry

所以这是小说啦,真实世界里的熊和普关系微妙多了,熊和Mishin老爹就更……

但为什么同人里一定要牵这两个人物出来遛,怕也是因为“俄罗斯一下子出了熊和普,败光了人品,男单人才断代断到现在……”(某基友语)。

凛空(Riku)这个名字,作者到现在也没给出汉字写法,我随手挑了最顺眼的一个,这个发音,不管怎么写,都实在是挺罕见的名字……话说,日本唯一的奥运女单冠军,荒川姐姐你中枪了没?233333

当然07年世锦赛……银牌是矮桥诶!兰比尔是铜牌!长节目就是那个特别特别棒的Poeta!金牌是茹贝尔啦,文中暂时还没有出现(我觉得后来文里是提到过某个法国人的,应该就是他了……)

(其实最让人深感违和的就是,明明最近男单国内拼得最惨烈的就是霓虹了,世界水平的选手数出来一大把,动画里却一副日本男单只有个独苗的样子……而且,07年,织田小猴也升组了……)

熊的节目有很多很多经典的,今天放个啥呢?放个《角斗士》吧~高清日媒,啊哈哈。


【花样滑冰】2000/2001GPF 亚古丁 高清合集(4)


评论(2)
热度(189)

© 七山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