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土不腐,楼诚不拆,黑我丞相皆狗带。
哎嘿。

七山墙是西雅图一家艺术电影院的名字。很老很小很有味道。
主要为同人翻译存放和日常看文用。

(重要事情请注意:攻受顺序严重钝感星人。斜线不表示攻受,不要问我谁上谁下,因为这种信息我不懂也不在意……)

[授权翻译] [Kingsman] [HMH] 时间中的搭缝针(2/2)

原题:A Whip Stitch in Time
原作者:anarchycox
原文发表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104239

上半篇点这里


所以有人疑惑HMH内容去哪儿了吗?

大部分在这里呢~



下半篇正文开始:


梅林和他的团队正在他们的那层楼里吃披萨,喝着海量的啤酒,哈利突然匆匆忙忙地冲进来了:“我们需要把贝德维尔送到……”

 

“你的直肠里,不许说完这句话。”梅林警告道。

 

“我们怎么可能做得到这个?”

 

“相信我,我会找到办法的。”梅林警告道。“我们刚刚花了三周,把一整个团队打扮成贵族和农民的样子送去万国工业大典的开幕式。我们工作得屁股都掉了,下面48小时什么都不做。”

 

“但是贝德维尔需要——”哈利步步紧逼。

 

梅林指着拱门:“他在仓库里有一整排衣服。”他又抓起了一片披萨。

 

“我是在命令你们。”哈利硬梆梆地说。

 

在场的四个人变得特别特别静止,瞪着他。很快所有人都放下了披萨,开始寻找永远离他们不会超过一米的剪刀。

 

哈利开始一步一步退出房间。“我——”然后他什么都没说,匆匆离开了。

 

*************************************

 

“这鬼玩意是啥东西?”艾格西看看自己,问道。“为什么我一直都在受惩罚?”

 

“也许是因为你毁了我们努力的工作,而且经常如此。”莉兹评论道。“但是酸橙绿Izod外套穿在你身上看着挺漂亮。”

 

“我看着好邪恶。”

 

“确实如此,”她赞同道。“等你看到打褶的卡其裤子再说。”

 

“洛克茜可以自己挑任务,但我却拿到了他妈的八十年代?我恨八十年代。”

 

“任何有理智的人都如此。”莉兹附和道。“但是八十年代的任务有一样优势。”

 

“啥?”艾格西皱着眉头。

 

“好吧,去裁缝店周围转悠转悠,也许会有机会看到年轻的哈利或者梅林。”她轻声耳语。“梅林还有头发,哈利有一头毛蓬蓬的卷毛。”莉兹点点头。“所以你知道,如果你比返程时间提前完成了任务……”

 

艾格西立马开心了不少。

 

**************************************

 

“我们对18世纪中期有个禁止令,这时间完全一团糟!”梅林咆哮着,捡起一卷黑卫士兵团格纹布想要打死哈利。“就这一段时间我们永远搞不对!”

 

“我们必须阻止这次暗杀!”哈利喊道。“如果不重要的话我根本不会提要求。”

 

“你永远在要求。永远!”梅林暴怒。

 

“啊哦,爹和妈吵架了。”皮拉尔佯装悄悄话地大声对哈米什二号说。

 

“离婚以后我跟爸爸过。”哈米什二号根本没有抬头地回答道,他正在把姜黄和其他几种食物混合起来制成一种天然的染料。

 

“我比你小两岁。”梅林说。“亚瑟,告诉我我们有一整个月时间。”

 

“你有一周时间。”哈利把文件递给他。“拉马洛克需要在一周后过去。”

 

“莉兹去找书,哈米什二号继续你现在手上的工作。皮拉尔和我去美术馆,拍点照。”梅林叹了口气。“两个月内不要有1890年前的任务,亚瑟。”

 

“当然了,我发誓。”哈利说。

 

听到这句话,整个团队集体翻了一个白眼。

 

***************************************

 

已经很晚了,工作室几乎已经空无一人。梅林几个小时前就放他的团队走了,反正这次行动他不会允许有其他人帮忙。他永远都对这一个外勤特殊对待。

 

这个外勤正穿着一件长袍坐在椅子上,梅林正把外套里的线拽出来;这个男人去年减了些体重,现在衣服得重新调整。他们安静地坐着,梅林手里做着活,外勤注视着他。然后,梅林指向试衣的区域,外勤走过去,脱下了身上的长袍。

 

梅林缓慢而仔细地给这个外勤穿上了一层一层1685年的海盗会穿的衣服。他套上一件外套,开始用针别住。他转到外勤的背面,调整肩膀。他终于控制不住,倾身把额头倚在他双肩胛之间。

 

“你答应我的,不要再有了,永远不要再来一次。”梅林轻声低语。

 

哈利想要转身,但梅林阻止了他:“那是我最擅长的一个时期。”

 

“我不管。倷保证我了。倷保证再也不离开我身边了。”梅林直起身来,继续开始工作。

 

哈利沉默了:“我会回到你身边。”

 

“别再跟我许诺了。”梅林粗暴地说。他看着外套。“这些纽扣全错了。”他无情地把它们全扯下来,走到放纽扣的架子旁边。

 

哈利明智地知道不该移动:“我会回家,回到你身边。”

 

“停下。”梅林请求道。

 

“我会回家的,只是一次任务而已。”

 

“这是海盗,这种任务都需要几个月!”

 

“对你来说我只会离开一天,”哈利指出。

 

梅林怒视着他:“你以为我过的每一分钟都不像一天那么漫长么?我的心里感觉不到你每一个月的缺席,就算‘只会离开一天’?你带着更多的皱纹和白发回来,而我记得在出生证明上你比我小九个月?但你现在的身体已经比我大四岁了。”

 

“世界需要我们,天平需要保持平衡。”哈利轻声细语。

 

“操他的世界。”梅林突然爆发道。他走回来,开始缝起了新纽扣。他结束后,抬头看向站直了的哈利。“操他的要把你从我身边带走的世界。”

 

哈利双手捧着梅林的脸:“我会回家的。这次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因为,哈米什,我是个相当糟糕的士兵,但我是个棒极了的海盗。我完美地偷出了你的心不是吗?”

 

梅林拒绝大笑。

 

“整个锁起来了,不过我冲进了船的墙壁,发现了宝藏,留下来,成了我自己的东西。啊——”哈利说。

 

梅林抱怨地哀叫:“哈利,海盗实际上并不会说:啊——”

 

“让我把你的财宝洗劫一空吧。”

 

“我不会笑的。”

 

“哦,你会的。”哈利回答道,吻了他。

 

之后,梅林会暴怒,因为他们毁了挺好的一块布料,但现在,他只是把哈利抱得更紧了些。“我感觉得到你离开的每一天,哈利。”

 

“我知道,哈米什,祈祷有迅捷的风和聪明的水手吧。”

 

“你会回家的?”梅林恨他的声音里写着恐慌。

 

“我会的,这次带着我所有的身体部位。虽然少一只眼睛对这次任务来说很合适。”哈利吻了他。“给我做一个聪明的眼罩。”

 

“最聪明的。”梅林答应着,然后为他做了一个完美有效的,和时代相符的眼罩。

 

哈利回家了,怀中抱满了布料和武器。

 

梅林看着他,什么话都没有说,直到那天晚上他们回到家里,直到他能温柔地触摸哈利背上的鞭痕,抚摸他新生的白发,亲吻他眼周加深的纹路。“这不是几个月对吧。”梅林对他的皮肤喃喃低语。

 

“是的。”哈利合上眼,用力呼吸着梅林的气息。他知道这样紧地抓住这个男人,一定会在他身上留下瘀痕。“只不过是20个月而已。”

 

“哈利。”

 

“哈米什,我回家了。”哈利感到一滴眼泪溢出来。“我回家了,我回家了。”他想要停下这句重复的话,但是做不到。

 

“是啊,哈利倷回家了。”梅林打断了他。他吻着哈利把他推倒在床上。“现在我能晃晃倷船上的木梁吗?”他脱下了衬衫,俯视着哈利。“允许登船?”

 

哈利不受控制地大笑着抽泣出声,无助地点头。

 

****************************************

 

“出什么事了?”艾格西问。他手里被塞了一个相机和一本笔记本。他四处张望,发现所有外勤手里都有。而且所有外勤都在场。“我没闹明白。”

 

“今天,是检查你们搞砸了多少的日子。” 梅林说。“每一个外勤,以及我团队里的每一个人,今天都要去一两个博物馆逛逛。倷们要看的是画和雕塑和照片。如果你发现你们弟兄之一出现在艺术作品里,就拍下来,填在笔记本的表格里。我们当然会在我们数据库中的其他外貌特征交叉确认。”听到这句话,所有缝纫团队的人都目光灼灼地瞪着哈利和塔利埃辛。“如果某个外勤没在任何一件艺术品中出现,他们就会获得一样奖赏。”

 

“什么奖赏?”艾格西大感兴趣地问道。

 

“一身正装,随你挑款式,以及在巴黎度一个周末。”梅林说。

 

“你没有给人放一周末假的权力。”哈利指出来,手里紧紧攥着他的笔记本。

 

“考虑到你以出现在六幅画中的成绩领跑,也许倷可以闭个嘴?”梅林提议道。

 

“你有两幅!”哈利反击道。

 

“等等,梅林没开玩笑吧,他也穿越过?”艾格西瞪着梅林。“你用缝衣针扎了谁吗?”他玩笑道。

 

年纪大些的外勤发出了哀鸣,而皮拉尔窃笑起来。梅林把手中的照相机和笔记本递给哈米什二号,走到有着金属投掷点的墙边。他打开一扇橱门,大力抽出一把苏格兰式双手大剑,轻巧地挥舞着,旋转翻飞,直到剑刃停在艾格西的脖子边上。“三次任务。”梅林说。“某些边境上的某些小争斗相关的问题。”

 

“他被禁止再时间旅行了,因为在英格兰人踏上苏格兰土地的问题上,他有点过于喜欢捅人了。”哈利解释道。“成了某个民间传说,有一两首诗,还有几幅画。”

 

艾格西保持着极为静止的状态。“你才是头儿,梅林。”他说。

 

梅林露出微笑,收回剑来:“确实如此。现在快去博物馆,最好你们谁都不要出现在艺术品里。”

 

八小时之后,梅林和他的团队运行着数据,然后把Kingsman都叫了来。“祝贺你,欧文,你没出现在任何东西里。”

 

“我绝对不可能在任何东西里面。”高文抗议。

 

莉兹放了电视剧《维京》中的一个片段。“请告诉我这个人物不是基于历史叙述中一个描述和你超级相符的人创作的?”

 

高文露出胜利者的笑容,但没人为之动摇。

 

“我很乐意协助欧文的奖赏。”哈米什二号正经八百地说。

 

“非常好。”梅林点头。“而倷也有一周末的假期,因为你所有的认真工作。”

 

欧文踮起脚尖蹦跳着:“嘿瞧啊,我们俩都有一周末假期了。”

 

“确实如此。”哈米什二号点头。

 

梅林把所有人都撵出了房间。

 

“为什么你们没人这么帮我助攻啊?”艾格西问。“我感觉这事有预谋在先。”

 

“1896年的报纸文章,你的脸出现在一幅群体速写中间,”皮拉尔说。“很引人注目因为——”

 

“因为我有张现代脸。”

 

“来吧,艾格西,我们去家夜店,互作助攻撩个什么人。”洛克茜提议道。

 

“你最好了。”艾格西说。“哈利,你要不要一起来找个人打个炮?”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盯着艾格西。“怎么啦?”

 

“艾格西,如果我想打炮,我会直接跟我丈夫说,我已经这么做了十五年了。”哈利缓慢地说。

 

艾格西眨着眼:“你才没结婚。”

 

“好吧,技术上没有,但我们互称丈夫。”

 

“谁?”

 

“我的老天,倷他妈的是个间谍。”梅林咕哝着。他端端正正地吻了哈利。“你今晚绝对可以打到炮。”

 

“谢谢你,亲爱的。”

 

“哎哟我的天,这下好多事情都说得通了。”艾格西恍然大悟。“我是个白痴。”

 

“不过长得漂亮,”洛克茜说。“两相抵消了。”

 

“谢谢啊,我说。”艾格西说。

 

****************************************


“生日快乐,梅林。”高文说,把一堆布料扔在桌上。他点点头,离开了。这周他已经是第三个这么做的外勤了,他们预计接下来几天还有更多回来。整个团队像秃鹫一样围绕着布料堆降落下来。

 

“哦,瞧瞧这毛皮,”哈米什二号低吟着。“美极了。”

 

“羊肠线。”皮拉尔快乐地说。

 

“嗯,是笔好货。”梅林赞同道。“记在库存单上,贮藏起来。”

 

每一个外勤出去都给梅林带回了织物和丝带,纽扣和缝线,源自各个时代,庆祝他55岁生日。

 

每一个外勤都带回了礼物,除了哈利,因为他许诺过梅林,不会再出任务。取而代之的是,他搜尽商店和市场,找到了一卷又一卷六十和七十年代的纺织物,把他找到的全部所有都带了回来。

 

他还找到了古董剪刀,还有一台早期的缝纫机。他浮夸过火,但他忍不住,特别是看到梅林的笑容时。

 

就算是梅林因为他要在两周之内把人送到复辟时期而想用这把剪刀捅他,这也值了。

 

****************************************

 

“哈利,我们之前说好你不再出任务了。”

 

“不是我出,是我们俩出。”哈利解释说。他手里捧着一堆衣服。“单日任务,很重要,必须我们俩都去。”

 

梅林盯着看:“这是我的牛仔裤,还有我的阿森纳球衣。”

 

“没错。”哈利点头。他举起了自己那一套。

 

“我感觉你正在滥用你的权力。”梅林说。

 

“我当然在啊。”哈利赞同。他们穿上衣服,被传送到一个并不太久远的日期。他们一起看阿森纳获得1994年的冠军杯,当观众开始疯狂庆祝的时候,哈利轻声说:“跟我结婚。”

 

梅林停下欢呼,转头看着他:“你这个混蛋,你费了这么大功夫就为了说这个?”他大笑起来,“你完全可以把我带到我们常去的那家薯条店,然后问我。”

 

“原谅我的浪漫情结,”庆祝人群的啤酒倒在他们身上的时候,哈利说。

 

“好啊,我会和你结婚的。”梅林说。他们紧紧握住手,和人群一道庆祝胜利,然后才回家。 

 

*****************************************

 

“好吧,听我说,我知道你们不喜欢把我送回伊丽莎白啥玩意去,但是这任务至关重要。”艾格西说。他环视着裁缝团队。“你们给我做过1604年的衣服,所以1598年不是什么大问题对吧?”他微笑着。“你们能让我三天之内准备妥当,没问题。”

 

梅林抓起了他的锯齿剪。“亚瑟!”他怒吼着大步走开去找他丈夫了。

 

FIN

评论(3)
热度(28)

© 七山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