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土不腐,楼诚不拆,黑我丞相皆狗带。
哎嘿。

七山墙是西雅图一家艺术电影院的名字。很老很小很有味道。
主要为同人翻译存放和日常看文用。

(重要事情请注意:攻受顺序严重钝感星人。斜线不表示攻受,不要问我谁上谁下,因为这种信息我不懂也不在意……)

[授权翻译] [Kingsman] [HMH] 时间中的搭缝针(1/2)

原题:A Whip Stitch in Time
原作者:anarchycox
原文发表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104239
授权截图:



这篇文章本来有个特别长的简介,懒得翻了。【

大意是:本文受了一个汤不热的帖子启发,说,那些玩时空旅行的机构实际上应该充满了焦头烂额的裁缝,而不是悠哉悠哉吃着糖果的技术人员。

这种设定放到Kingsman上正正好。所以就有了设想KSM是时间旅行特工机构,而梅林是背后搞定的裁缝这样设定的文。

可爱到爆炸!而且这个世界观也可爱到爆炸!非常多原创人物,但也都非常棒棒。

作者写Kingsman同人非常高产,都挺喜欢的,可以去看,不过这篇算是最最可爱,使我有冲动翻译的~



正文:


“等等,你不是开玩笑?”艾格西一脸震惊地瞪着哈利。“时间旅行?狗他娘的屎。”他们乘着电梯下降到裁缝店以下。

 

“艾格西,我为什么要编这种假话?”

 

“因为你要带我去一个古怪的怪胎性爱人口贩卖团伙,我很快就要被绑起来受人使用,而一个搞笑的笑话能给我分点神?”

 

“我亲眼见过萨德伯爵,你知道吧,他非常臭。虽然时间旅行多了你一定会习惯这件事,但是他的味道……很独特。说实话你三分之一的受训内容就是如何在闻到屎味和没有洗过澡的体味时不要皱着眉躲闪。” 哈利叹道。“高文会拿到维京人相关的任务。你知道他们的洗澡频率吗?这个民族棒极了。”

 

“你没说胡话吧?”艾格西问。“我要死了,对吧?”

 

“也许吧,但这也比你要面对的东西强。”哈利回嘴道,两人上了列车,很快他就把艾格西交给了梅林。

 

“加拉哈,你又迟到了。”梅林说。

 

哈利冲他微微一笑。“这么说吧,时不待人。”

 

“嗯,”梅林回答道。

 

艾格西轮番看着他们俩。“这就是那个要给我下药,把我捆起来卖掉的人?”

 

梅林闭上眼。“真是太好了,加拉哈。”

 

“他以为我们是贩卖性奴的。”

 

“加拉哈,你为什么要把我的工作搞得那么难做?”

 

“因为好玩。”哈利回答道。

 

“进去吧。”梅林说着,给艾格西指着通向房间的路。艾格西走开,让这两个人进行他们明显要求的私下谈话。艾格西看着这群人。贵族小崽子。好极了。虽然这就意味着也许并不是贩卖性奴交易。他不知道该做什么,不知道他的选择是否错误,但是肯定比迪恩和一把切肉刀要好。

 

“入队。”梅林说,艾格西便随其他人进入队伍。“我是梅林。倷将要参与的是你们这辈子最危险的工作面试。有人能告诉我这是什么东西吗?” 他举起一件物品。有人回答他说尸体袋。“很好。”梅林赞许道。 “倷要在尸体袋上写上你们的名字、血型和关系最近的亲人的名字,然后我会把它们扔出去。”梅林对他们的困惑表情露出了一点微笑。“因为如果倷在这里的训练过程中死去,倷不会被放进尸体袋送回家给你妈妈。你会留在你在的地方,永远在那里,然后也许某一天,一个人类学家会写出一篇论文来,讨论为什么有个人的内衣和他的时代不相符。”

 

艾格西看着所有正严肃地点着头的人:“等等,这些都他妈的是真的?时间旅行?”

 

梅林点头:“对。而你们的课程从明天开始。享受今晚吧。”他转身走出了房间。

 

艾格西无视了那些想把他呼来喝去的混蛋,还有那个试图表示友好的姑娘。他无法消化这信息。时间旅行。这肯定还是个局。当一年以后他们在1972年阻止了瓦伦丁,然后又不知怎么发现哈利还活着,并被困在了1936年时,他依旧相信这是个局。但是最终他断定,为了骗一个平民小孩,这个局设得太费事了,这才接受了它。

 

他时间旅行,拯救世界。

 

牛大发了。

 

*************************

 

“劳驾再说一遍。”梅林盯着艾格西。“你现在需要干什么?”

 

“你瞧,哈利才是那个分配任务的人,我只是听从指挥。”艾格西站在房间正中央。“瞧瞧你的电脑。”

 

“不行,不可接受。”梅林抱起了胳膊。

 

“啥?为啥?”艾格西抗议道。

 

“你有张现代脸。”梅林咕哝着。背景里他的团队一边工作一边纷纷点着头。

 

“我对此摸不着半点头脑。”一分钟后,艾格西说。

 

“对于回到……1604年?来说,倷长得太现代了。哈利要我把你送回1604年,只提前三天通知我?”梅林的手显然正在摸索着什么东西,艾格西眼见着一个女人把一样重物塞进他手里,梅林冲着墙掷了过去。一声惊天动地的轰响,因为墙上有一处镶着一块巨大的金属板,显然是为了梅林有时想扔扔东西而设的。 “1604年,镀金时代以前的衣服倷一件都没试过,就连镀金时代我都反对你上。”

 

“因为我有张现代脸。”艾格西缓慢地说。

 

“没错。”梅林点头附和。他大步走到墙边,抽出一本书来,开始翻阅中间的照片。 “看到了吗,亚瑟,古装脸。贝德维尔,古装脸。高文,现代脸,除非是维京人。我,中世纪以前的古装脸,然后是现代。那边的哈米什二号,精致的古装脸。欧文,现代脸。”

 

“哈,我还以为欧文是古装脸。”艾格西说,然后他又仔细想了想。“哎哟我去,他配上领巾的样子可太奇怪了。”艾格西渐渐能跟上话题了。“洛克茜的脸超级古装吧。她看起来就像个吉布森笔下的姑娘。”

 

“是,我可以让她穿上任何东西,都能看起来亮眼又完美。”梅林美梦般地叹了口气,他的整个团队都赞同地纷纷点头。“但是她的肠胃太敏感了,比摄政时期更早的饮食习惯对她来说都有问题,带上我们给倷们准备的药品也一样。”梅林又开始叹气。“想象一下她穿着凡尔赛宫廷装。” 一整个房间的人都发出了梦幻般的赞叹。

 

“对啊,那么我有个铁铸的胃,耳朵也灵,擅长学方言。他妈的是你训练我的。我甚至他妈的能很好地转元音。我的口音从不出错。”

 

“但你长相出错!”梅林说。“还只给我三天给你做衣服?”梅林看着任务资料。“冬天!!!!我要把你扔到伊丽莎白时期的冬天去。我得去杀了亚瑟。抱歉借过。”梅林走到他的桌前,抓起了他的锯齿剪。

 

“长官,我能建议你用皮革剪吗?”哈米什二号提议道。

 

“不行,没这玩意疼。”梅林呲牙,一阵风一样地冲出了裁缝室。

 

皮拉尔走到艾格西身边。“那好吧,脱光。”

 

“什么?”艾格西自动捂上了他那话儿。

 

“紧身裤,加拉哈。”她用她轻快上扬的语调说道。“如果我得给倷量体做紧身裤,那么我需要你脱光光。”

 

“你说的是倷。”艾格西指出。

 

“我们每天跟梅林一起工作14个小时,我们都会沾上他的一点口音。”莉兹正在为塔利埃辛准备一件爱德华时期的套装。“加上皮拉尔的墨西哥口音还挺配的。”莉兹手脚不停地继续缝着衣服下摆。“苏格兰的骂人话不容易翻成印地语,不过我一直在努力尝试。”

 

艾格西看着哈米什二号走到衣柜边,打开来。“操他的老天。”他瞄了一眼,说。已经不再是一柜子衣服了,是半地板衣服。

 

“怎么,你以为为什么我们叫你们尽可能不要搞砸你们的衣服?”皮拉尔问。她嫌艾格西的动作太慢,直接开始从他身上把运动服剪下来。哈米什最终拿了一整架伊丽莎白时代的服装回来,看能不能修改来给艾格西穿。艾格西正要开口抗议,但她抬起剪子结结实实地在他鼻子上拍了拍。艾格西迅速地剥光了自己。一小时后,他被用别针钉在了一件史上最不舒服的东西里面,梅林回来了,看起来比他离开的时候平顺了不少。

 

“做得不错。”梅林对他的团队说。哈米什二号和莉兹互相使了个眼色。他走到艾格西旁边。“绿色的不行?”

 

“1604年,不是1601年,记得吗?”皮拉尔含着一嘴针,咕哝道。

 

“有什么区别?”艾格西问。回答他的怒视让他觉得自己会被烤化掉。“抱歉?”

 

“没关系,”皮拉尔露出了美丽的笑颜。“如果你想要腐肉扔在你脸上的话,那么没关系,尽管穿1601年的衣服好了。”

 

“我会住嘴的。”

 

“这就明智了,小伙子。”梅林说。“而且别担心,皮拉尔会在裆袋周围多垫点东西不明显一些,这样你就不用太尴尬了。”

 

艾格西张嘴打算损上几句,但想到皮拉尔的针现在在什么位置,他决定只露出微笑。

 

他再也不接20世纪以外的任务了。

 

**********************

 

“你有天份,皮拉尔,去设计学校吧,我奶这么说。离家远远的,离贩毒集团远远的。给世界带来快乐,而不是痛苦,她这么说的。”皮拉尔正站在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拿破仑战争时期的团兵制服面前。“你不是为犯罪生活而生的,我奶说。她用了自己所有的私房钱,就是为了让我不要卷进非法的事务里。”

 

“我可以让莉兹来。”梅林提议道。

 

“她忙着搞定安全监控呢。” 皮拉尔用西班牙语骂了几句。灯光闪了几下,灭了,梅林走上前,打碎了玻璃门。皮拉尔用一分钟不到的时间把模特假人身上的衣服扒光,他们在警报响起之前就已经出了博物馆门。他们走到街上的时候,她把墨镜推上鼻梁。

 

“Innez女士,我能说你让做坏事也变得很好看吗?”梅林说着,两人跨进Kingsman的车。

 

“当然了。”她回答道。

 

“怎么。”梅林抬头瞪着博尔斯。“我看了任务资料,这就是我们需要的制服。”

 

“对啊,不过亚瑟和我讨论过了,确实,为了我们的需求,用海军更有道理一些。我需要一件海军制服,不需要是军官。我得用上加农炮。”博尔斯看起来心情十分愉快。“研发部门研究出了一种绳索,这样就不会把我的耳朵轰掉了。超棒啊不是吗?”

 

“我们接到的命令是——”梅林再次开口。

 

“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们可以就把那玩意染成蓝色嘛对吧?”博尔斯问道。他开始往后退,因为皮拉尔开始缓慢地冲他走过去。“亲爱的?对不起?”

 

“就把一件陆军中尉制服染蓝?好像海军和陆军制服根本不是同一种重量的纺织物做的一样?好像它们的织线、纽扣、裁剪都一样?”她越逼越近,博尔斯疯狂扫视整间房间寻找援助,但没有人过来。“就这么简单?”

 

“又不是你们要时间旅行,就让我的衣服过得去,能上得了海军船就可以了。”博尔斯抗议道。

 

“好啊,过得去,”她说。“行啊,我们会过得去的。我们先闯进V&A把我们偷的东西还回去再说。”

 

“我们还来得及做这事吗?”博尔斯问。皮拉尔抓过一把拆线刀,抵在他喉咙前面。“你们还来得及吗,”他尖声叫道。

 

“我们特么的当然来得及。”

 

“晚饭还做砂锅浓汤吗?”博尔斯问他的妻子。

 

“不吃了。我有点忙,需要从头做一件‘过得去’的海军制服。”她说。她甩了一张五英镑的钞票给他。“去买个开心乐园餐。”博尔斯迅速地吻了吻她的脸颊,跑掉了。

 

当他三周后完成任务回来的时候,他一脸苍白,浑身是血,颤抖着走进哈利的办公室。“亚瑟,跟所有外勤传达我的一句话,永远不要对裁缝组说‘过得去就行了’这种话。”

 

“出了什么事?”哈利关心地问道。

 

“我需要在消毒浴室里冲十遍。”博尔斯只说了这么一句。

 

哈利沿走道走到裁缝间,看到皮拉尔正和梅林喝着龙舌兰酒,咯咯直笑“过得去”的事情,最终决定掉头回去,直接给外勤们写个备忘。

 

他删除了警局里关于V&A博物馆里的犯罪记录。

 

皮拉尔闯进门的样子和她闯出门的样子一样漂亮整齐。

 

博尔斯直到三周之后才吃到了他的砂锅浓汤。

 

*************************

 

“我们干嘛都呆在这儿?”艾格西兴高采烈地说,梅林、皮拉尔和莉兹都站在大厅里。

 

“嘘。”莉兹低声道,把她的量衣软尺冲艾格西扔过去。

 

哈利正顺着大厅跑过来,“我错过了没有?”他问,所有人都摇头。

 

“错过什么?”艾格西问。他看到裁缝组正探头探脑地窥探着房间里面,于是也瞄了一眼。“欧文正准备出任务?”他用正常的声音说道。

 

欧文转过身看见艾格西,挥挥手,看到一只手伸出来把艾格西从门边拍走,差点笑出声来。他转过身来,看见哈米什二号正跪在他面前忙活他裤子的内中缝。他脸红了。

 

梅林把艾格西搡到墙上。“你就不能闭上嘴?”他从牙缝里嘶声低语。“我冲上帝发誓,如果倷多管闲事搞砸了这事,我一定会把你弄到1179年去。那会儿的衣服可是扎人得不得了。”

 

“哈利?救命?”

 

“不。”哈利轻声道。“我们都准备了几个月了,你不许毁了它,加拉哈。”

 

“要死了,是任务?”艾格西一缩。“欧文的任务进展不妙?”

 

莉兹提高了声音:“我希望这衣服放量足够,能够适应1927年大量激烈的舞蹈。哈米什,最好确保你再次核实过。”几分钟后,他们听见那个时期活泼跃动的爵士乐从裁缝室里传了出来。

 

哈利冲里面看了一眼,回头笑了。“他们在跳舞。”

 

皮拉尔站回地面上,看着,快乐地叹着气。

 

梅林左右两难,他想看看,但是他必须把艾格西堵在一边,以防他做出什么蠢事来。

 

哈利走过来,挡住了艾格西,手扶着他后腰。梅林过去,探头窥探着门里面,伸手揽在莉兹肩膀上,看欧文和哈米什二号一起跳舞。欧文看着哈米什第二就好像他能上天揽月,哈米什看着欧文好像他是天赐礼物。梅林随着音乐微微摇摆。他低头看看他们的脚下。“糟糕,哈米什二号,裤边扦太高了,不是1927年的风格。”许多双手把他从门边拖走了。

 

哈米什二号和欧文瞬间僵在了缝纫室里。他们听见艾格西喊道:“等一下,哈米什二号就是杰西念叨个不停说他完美的那个,想跟他亲亲,想跟他听音乐的家伙?但他又老脾气又坏。”然后他们听到几声不同的闷响,艾格西喊了好多次痛。

 

哈米什二号后退一步。“我需要重扦一下你的裤边。”他僵硬地说。

 

欧文感到十分无助。“我喜欢你又老脾气又坏。而且时光旅行也会让我变老。去年一年我多长了18个月。让我足够老,能让你别担心,来吻我,行吗?”

 

哈米什二号瞪着他。

 

“快!吻!他!” 大厅中好几个人大声吼道。

 

哈米什二号吻了他:“做个甜心,给我偷点1927年的领带来?”

 

“乐意效劳。”

 

“太好了。”梅林在大厅里说。“其实说到点子上了。亚瑟,指挥你的外勤给我们偷更多的配件来。我们能搞定衣服,但是帽子和围巾、珠宝、手表,如果能拿回来就太棒了。”

 

“老天啊,让他们偷点长筒袜来吧,”皮拉尔说。“那玩意让我手都废了。”

 

“是啊,亚瑟,线。他们能偷点线来吗?”莉兹问。他们都忘了艾格西,开始挤在哈利身边,哈利决定逃跑。

 

“我们需要珠子!”梅林对他的背影喊道。

 

艾格西看向缝纫室里,看到接吻中的两个男人。“瞧瞧,这是我的功劳,你们配对和做媒的功夫都太差劲了。”

 

艾格西确实讨厌1179年的人穿的衣服。

 

***********************************

 

“你看起来美极了,兰斯洛特。”梅林一边说一边继续忙着衣边。

 

“你的仓库里有1943年的衣服,为什么不直接改一件?不更容易一些吗?”洛克茜问道。“实际上我现在就能看到一件,就在那里。为什么要复制一件?”

 

“这才不是什么复制品,” 梅林解释说。“复制品可以用现代的材料和技术制作。我的意思是,我的确用缝纫机做了这件,但是这缝纫机也是1940年的,所以针脚能对得上。我们只有在仓库里的衣服走了形、剪裁不合适了,或者模特不在了的时候才会修改它们。修改的时候我们就得改掉胸围和腰围,我们就没法看到它最初构建的形状了。”

 

“而且你不愿意碰你的藏品,因为你的收藏比多数博物馆加起来都好。”洛克茜轻柔地调笑道。

 

“那是我姑婆的衣服,”梅林轻柔地说。“她教会了我缝纫。”

 

“跟我说说吧。”结束试衣之后,洛克茜说。于是他告诉她那个小男孩的故事,破产家庭的小孩,决心不因为身上的二手衣服受到嘲笑,所以姑婆教他的战时缝纫的小技巧全都派上了用场。

 

“你的桌上放着她的照片。”

 

“是的。这是提醒我好好对待隐形针。每次一着急我就有点马虎。”

 

“不过只有她的照片。”洛克茜评论道。“皮拉尔有博尔斯的照片,而且我打赌哈米什二号很快就会放着欧文的照片了。”

 

“伯尼姨婆对我的需求来说够好了。”梅林说。“说正经的,我知道你是去刺杀一个纳粹支持者的,但是如果倷有机会的话……”

 

“我会按照你的单子给你带丝带的。”她回答道。

 

“很好。”梅林露出了微笑。他帮洛克茜从平台上走下来。“走走看。”

 

洛克茜在房间里转了转。“有点紧。”

 

“当时很多衣服都紧。战时供应紧张。”

 

“没有地方放枪了。”

 

“是没有了,你得靠制好的毒药。但是莉兹搞出了一样小玩具。”梅林说着,给她看藏在她浅口高跟鞋里的小小刀刃。“以防万一。”

 

“谢谢你,梅林,一如既往干得漂亮。”洛克茜顿了一下。“我不知道头发该怎么做。”她说。 

 

“我来教你。”他快乐地说。“让我们瞬间把倷变成一个更好看的佩姬·卡特。”


(未完待续)


已经翻完了,再给我一天把后半篇的文字顺一下。

因为要区分you和ye,所以用“倷”翻译了ye。倷是吴语,btw。我知道苏格兰口音对吴语有点怪,但是相信我,其他字更怪,摊手。

 


评论(5)
热度(30)

© 七山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