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土不腐,楼诚不拆,黑我丞相皆狗带。
哎嘿。

七山墙是西雅图一家艺术电影院的名字。很老很小很有味道。
主要为同人翻译存放和日常看文用。

(重要事情请注意:攻受顺序严重钝感星人。斜线不表示攻受,不要问我谁上谁下,因为这种信息我不懂也不在意……)

【授权翻译】把灵魂放在冰面上 3 (第二章上)

原标题:Bear Your Soul on the Ice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092290/chapters/20730331

作者:SassySalchow (diedraechin)


之前更新

1   2


第二章


雅科夫叹着气抱起胳膊。“维克多!停下!”

维克多欢快地笑着,松开格奥尔基的夹克衫,滑行到雅科夫站着的冰场旁边,又一次差点把冰屑溅了他一身。“可是雅科夫——”

“不。我不想听你说什么‘可是雅科夫’。给我下冰。我得看着格奥尔基训练,你在这里太捣乱了。走开……干点别的去。”

维克多咬着上唇,撅着下唇,把落到眼前的长发拨开。“比方说?”

“舞蹈。听你的芭蕾舞指导说,你又开始跷课了。”

维克多夸张地大叹一口气,瘫在冰面上,趴倒。“我累了。能不能让我睡一会儿?”

“不。”

他翻了个身,仰面朝天。“那我可以回家跟马卡钦玩吗?我可以带她去跑步。”

“不行。现在,别做戏了,从我的冰上滚下去。”

雅科夫对格奥尔基大声吆喝着技术指导,而维克多则非常缓慢非常大声地叹着气,把自己从冰上捡起来,不情愿地走下冰场,抓起刀套戴上。

终于歇了一口气的雅科夫回头转向他。下面的话也许会让他后悔。“去Studio B。勇利跟他的芭蕾舞老师在里面。她也许能指导一下你的姿态,不过跟谁都别说。你知道勇利有多讨厌所有人都跑去看他练习。”

维克多露出一个阳光灿烂的微笑,转身离开。雅科夫知道这个年轻的日本选手开始让维克多着迷了,而雅科夫要好好利用这一点。有勇利在场的时候,维克多能老实下来,专心练习,而慢慢地(对雅科夫来说还是太慢了,但至少有进展),维克多也在把那个年轻人从自己的茧壳中拉出来。现在他的芭蕾课又搬回冰场的舞蹈房了,这就是证明之一。

“雅科夫,你看见了吗?”

雅科夫转头看格奥尔基。他现在应该是在练习后外点冰四周跳,看起来这次没有屁股着地,好吧:进步。“好点了。再来一遍。”

***

舞蹈房门又慢慢打开的时候美奈子抬起头来,迅速把思维调到俄语频道上,准备随时呵斥哪个满心鬼点子的小选手,又挑了她和勇利训练的时候过来打扰。严厉的斥责在那白金色的脑袋冒进来的时候就咽回嗓子里了。“维克多。”

他微笑着溜进房间,静悄悄地在身后带上门。“美奈子老师,雅科夫说你也许能帮我纠正一下姿态,让他清净地干会儿活。”

美奈子摇头叹气,笑着问勇利道:“没问题吗?”勇利正在舞蹈房地板上做拉伸,头转过来看着他们。

勇利点点头,身体前屈,落在伸长的腿上方。“我不介意。只要维克多别跟少年组的孩子们说。卡嘉的妹妹锲而不舍地想溜进来。”

维克多摇摇头,在离勇利一段距离的地板上坐了下来。他从手腕上拉下一根皮筋,用嘴叼住,然后拧转着头发想要乱糟糟地扎一个丸子头。“不会说的,雅科夫要我保证保密,而且我知道如果我说漏嘴的话,他就不会再让我知道你什么时候有芭蕾训练了。因此,我决定乖乖听话。”这句话说得含糊不清,但勉强还听得懂。

勇利鼻子里嗤了一声。“你刚才干嘛了?”

“我?我什么都没做。”维克多终于把发绳从嘴里拿出来开始扎头发。“我就是累了,拽着格奥尔基的衣服下摆,让他拉着我在冰场里转转。”

“哦,仅此而已?”勇利从竖向劈叉转成横向劈叉,然后慢慢地把手一步一步移上去,直到平平地趴在地上。

维克多点着头,开始拉伸。“你说对吧!”

美奈子抬手掩住嘴挡住笑容;勇利话里的讽刺被维克多彻底无视了,不过她很高兴勇利最终成功和其他人交上了朋友。她一直担心勇利会把维克多放在那个不容侵犯的遥不可及的位置上,但维克多已经缓慢但确实地突破了勇利的防线。

“你要是都拉伸好了,那么勇利,现在开始练习你的développé。我知道你想在下个赛季的燕式步里加上这个动作。然后练你的接续步姿态。”她转向维克多。 “你拉伸完了跟我说。”

她从余光里看见维克多正盯着她的学生,嘴都合不上。她完全能理解。有时候美奈子有些后悔为什么把滑冰介绍给勇利,可他一直那么孤单,一个可以做首席芭蕾舞演员的小男孩在他们的小镇不像是很容易交到朋友的类型。至少滑冰给他带来了小优和豪君。

勇利本可以成为一个优秀的芭蕾舞者,但他现在是一个迷人的滑冰选手,她不能更为他感到自豪了。

美奈子对自己的学生点点头。“你能穿着冰鞋做吗?”

勇利摇摇头,慢慢地放下腿,然后双足足尖踮地,另一条腿从后方抬起,进入雕像姿,维持姿态。“我现在能做大于九十度角了,但还不够。”

“你要在节目里加一个Y字燕式步?”维克多的声音里满是敬服。

勇利脸颊上涌上一点颜色,他点点头,将腿移回上踮姿态,然后回到起始姿态。

“交叉手扶,是不是?”维克多向前躬身,手扶地面,衣服滑落在脸上,说话声音有些听不太清楚。

美奈子重新看向勇利,他又抬起了腿,又一个développé。他很专注,但还是回答了。“我已经能做交叉手扶了。我想做无支撑的,难度更高,所以我在舞蹈练习的时候要努力保持这个动作更久一点。”

维克多吹了声口哨,从地板上伸直手臂,倒立起来。他没坚持多久,就在地板上大笑着摊成一堆。“你做事从来不做一半,对不对,勇利?”

“难道你在暗示你会做一半?维克多?”

***

最终,勇利成了雅科夫指导下唯一进入世界青年锦标赛的青年组选手。维克多努力说服雅科夫他需要休个假,这样就可以陪他们一起去德国。但雅科夫根本不听,而是告诉他,如果不按时听教练助理的话好好训练,而且完全按照他们的指导训练的话,他的身体条件就不能允许他去东京的世锦赛比赛,雅科夫就让他退出。

没法参加世锦赛的想法足够吓人了,于是维克多放弃了去德国的疯念头。

“雅科夫。”离开冰场时,他不幸教过的最烦人但也是最有才华的选手在身后喊道。“给我带点德国货回家!德国姜饼什么的!还有勇利!别忘了把金牌带回家!”

他身边的勇利一僵,低头看向地面。雅科夫叹了口气。他的芭蕾舞老师会跟着一起去,但是即使是最熟悉的存在也没法驱散困扰男孩的焦虑情绪。雅科夫对此已经束手无策了,而随随便便就提起金牌的维克多根本没起到好作用。但是他必须想办法帮帮这孩子。

当然,最终,他说什么都好像没什么用处。这是勇利至今参加的最大的比赛,他看起来随时会被重压碾碎。他拉伸过后在侧边走廊里冰下演练节目的时候,美奈子一直在用轻柔的日语对他说话。雅科夫紧紧盯着他的步法,当他注意到勇利跳过了整整半个节目的时候大声咆哮,批评他。

勇利一只脚还在空中,足尖绷直,就僵在了原地,肩膀耷拉下来,雅科夫立刻挨了芭蕾老师一记杀人的眼刀,力度足以媲美他的妻子。通常对他的学生相当有效的方式,他粗鲁的态度,对勇利来说从来没什么效果。

雅科夫干咳一声。“勇利。”然后他深吸一口气。慢慢来。“你的短节目实力很强。我们加了个交叉手扶Y字燕式步,应该能加大点难度,你就不用担心3A会摔倒了。2A就够了。还有我们做的一系列小改动,这样你很容易就能上领奖台。”

话说得没错。雅科夫了解竞技,这里没有比勇利更好的选手。他不止一次地在练习中看到勇利能不出错地完成这两套节目。如果他现在也能这样,那么他就能拿到金牌。但是把这话说出来之后,那压力能压垮他。

和他的某个学生一样,他不知道该拿这个男孩怎么办。

他伸出手扶住他的肩膀,希望这样能安抚他,雅科夫陪着勇利走向冰面。“把你的心滑出来。”

勇利站在挡板边,对他点点头,在场上滑行了两圈,最终站在了冰场中央。雅科夫看到勇利捏紧拳头,好几次在手掌心搓动手指,然后才做出节目的起始姿态。勇利没能在音乐正确的位置开始动作,脸上血色全失,雅科夫知道,这男孩是没法自己摆脱紧张神经了。

“哦,勇利。”他身边的美奈子轻柔地唤道。

勇利的3A摔倒了,3Lo落地时趔趄地跨了一步,雅科夫一脸苦相。他们把3A拿掉,换成2A,这是有目的的。到成人组3A才是必备动作,勇利现在这个跳跃的能力还不足,他干嘛坚持要跳?

“那孩子讨厌妥协。”美奈子评论道。

雅科夫粗重地咕哝道,“让我想起了另一个人。”

勇利鞠躬致意之后,立刻滑下了场,完全无视他的表演结束后扔进场的鲜花和小毛绒玩具,直接走进了等分区。“美奈子老师,我……”他的呼吸梗在了喉咙里,在雅科夫和他的芭蕾教师间直接崩溃。

雅科夫伸手重重拍在他的肩上。“你把那个3A放回去是在想什么呢?!难度的分差根本抵不上摔倒的扣分值!你节目那么开头就跌倒会彻底搅乱你之后的跳跃。你如果还想让我做你的教练,你最好听我的话做事!我可没法搞定又一个维佳!”

勇利抽着鼻子,整张脸皱了起来,抬起手捂住脸。“真抱歉!”

雅科夫轻哼着,把声音放软。“也没那么糟糕。”他回头瞥了一眼,美奈子正上下安抚着勇利的背。  

勇利的分数终于发布了,确实还算合理。他旋转和步法的高难度,加上Y字燕式步,还有其他细节,给了他一个相当不错的节目构成分,加上他平平无奇的技术难度分。雅科夫感到自己的嘴角微微上挑。相当不错的排名。勇利仍然有希望上领奖台。


TBC


译者注:

我发现比花滑术语更难翻译的是芭蕾舞术语,développé与其翻译成“代佛罗佩”还不如不翻…………

长这样:



cross grabbed Y spiral这里翻成了“交叉支撑Y字燕式步”,并不知道翻得对不对= = 大致意思就是左腿抬起右手支撑……吧。


我的妈呀勇利逆天了,无支撑Y字燕式步………………他究竟是有多软…………

这个时候必须安利荒川姐姐!

06都灵冬奥女单冠军。日本女单的整体强大甚至在男单全线崛起之前,但至今只有这一个冬奥冠军(说起来小猫的奥运之旅就是一个悲剧……)。

荒川的鲍步和无支撑Y字燕式步是她的两个标志性动作。她的下腰鲍步在日本被称作“荒川步”,所以在日本,鲍步这个动作简直家喻户晓,这执念甚至在YOI里都有体现……(以上信息部分来自维基百科)

无支撑Y字步在这个视频2:50左右的位置。

荒川静香2006都灵冬奥会表演滑 You Raise Me Up

  


荒川姐姐真美……【捧脸

(刚才去翻了一下,果然没记错,囧尼也做过Y字步,而且是有支撑的,下次安利他~~)


我明天开始要出差,之后一段时间更新不能保证哦。

评论(8)
热度(242)

© 七山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