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土不腐,楼诚不拆,黑我丞相皆狗带。
哎嘿。

七山墙是西雅图一家艺术电影院的名字。很老很小很有味道。
主要为同人翻译存放和日常看文用。

(重要事情请注意:攻受顺序严重钝感星人。斜线不表示攻受,不要问我谁上谁下,因为这种信息我不懂也不在意……)

【授权翻译】把灵魂放在冰面上 2 (第一章完)

原标题:Bear Your Soul on the Ice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092290/chapters/20670766

作者:SassySalchow (diedraechin)


之前更新

1


译者文前警告

之前那次更新有人来问,我想了想还是写在这里吧。

我特别喜欢这篇文就是因为它的各种设定和想象都很真实,而且细节入微(上次对勇利作息时间的设计估计已经让不少人产生焦虑了233333),在感情方面也一样。

所以爱情和性,维勇二人都不会是对方的第一个。而且情节中也会有不带承诺的性出现。我本来想翻到那章再预警的,但既然有人问了,我就说了吧。

我个人是完全不介意甚至欢迎这类情节设定的,但如果读者你介意,到时避雷或者彻底不追,自己选择吧~


———————————更新如下———————————

“дерьмо.”

维克多回头去看卡捷琳娜,她也站在挡板边一起看勇利滑冰。

“什么?”

“连我都做不到这么流畅,从弓身旋转连接到贝尔曼。他是怎么做到的?” 卡捷琳娜手托下巴看着。

维克多耸耸肩。“他比你年纪小?”

她翻了个白眼。“如果你在暗示说他能做到是因为他柔韧性更好的话,那么维佳,你就是个白痴。我知道那孩子柔韧性好,你只要看看他怎么拉伸就明白了。我说的是技巧。完全没有停顿,没有卡壳,从一个姿势流畅地流动到下一个姿势,他的旋转速度完全均匀,除非他自己想要加速或者减速。无懈可击。”

“但他的跳跃就是屎。” 维克多以挑剔的眼神打量着这段接续步。这显然是比较高水平的三级,如果还没到四级的话。为什么一个第一年的青年组选手在做这个?显然这比他自己的接续步还要难。他磨着牙。维克多气雅科夫说得确实有那么点道理,他很生气。

“他比你年纪小。”维克多嫌恶地盯了她一眼,卡捷琳娜轻笑出声。“他最终会来挑战你的,维佳。你最好有点准备。”

维克多反射性地退缩了一下,勇利又一次摔倒,还溜过冰面几尺远,他的3Lo又失败了。“他要是连这个跳跃都练不好的话就别想了。”

“哦,你那flip怎么样了?”

他别过眼神,叹了一声。冰场的所有人都知道他想跳出后内点冰四周,但还没做到。当然,一旦他做到了,他就势不可挡了。不仅他会是第一个跳出这个四周跳的,而且没有其他人会尝试。至少短时间内不会。“棒极了。我现在每次都能稳稳落地了。”

她响亮的笑声充满嘲弄。“真的?我可是听说你昨晚是脸稳稳落地的。”

维克多眯起双眼。“你是不是准备退役了来着?差不多该是米拉上场的时间了?”

卡捷琳娜伸手扶住他的肩膀。“抱歉。我只是觉得你那过分膨胀的自信心挺好玩的。不过谢谢,我还有几年时间呢。我才22岁,我异母妹妹连青年组资格还不够。她还在跟少年组训练呢。”

“维克多!卡捷琳娜!你们俩为什么还不上冰热身?!”

这回轮到维克多爆粗口了,他剥下刀套,踩上冰面。现在就这破待遇,今天还漫长着呢。

***

他透不过气来。他彻底地透不过气来了。空气从他的口中进出,顺着气管向下,沿着支气管,充起他的肺泡,但他依然透不过气来。他艰难地吞咽着,眼前的一切都在浮动,一片模糊,边缘发黑发暗。这实在不太妙。

然后他背上突然被拍了一下,一切瞬间恢复清晰——或者差不多清晰了,因为他的眼镜已经被雅科夫收进了夹克衫口袋。

“别被自己打败,勇利。你知道该怎么滑这个节目。这都不是重大赛事。”

他应和地点头,但还是感到世界危险地倾斜着,好像他随时就要从地球表面上甩出去一样。所有人都指望着他带来一场好演出。他需要在这里比个好成绩,世青赛也是,才能在大奖赛青年组赢一个位置。为了他花滑运动员的未来,他必须在这里比个好成绩。青年组比赛两年,然后升到成人组,之后,他就会正面和维克多竞争了。

正面和维克多竞争。

维克多,那个在他们离开奔赴比赛前刚刚在练习中完成了一个后内点冰四周跳的维克多。

他怎么会有真的能和维克多竞争的想法的?

他甩甩头,赶开这些想法,但是他神经上已有的损伤一直还在。他的手指在手掌上伸展着,想摸到袖边,可以攥住,感到布料在指腹上摩擦的质感,但他摸不到。所以他的另四根手指在拇指上搓动着。一次。两次。三次。四次。

他背上又是重重的一拍,他任由手臂随着落到一边。“我没事,雅科夫教练。”他的俄语仍然颤颤巍巍,但他一直在努力。

“上去吧,把你的心滑出来。”

他就是这么做的。把心滑了出来。这心最终打得粉碎,散落在冰面上,就像从架子最高层跌落的玻璃雕像,砸在了大理石的地板上。本该是完美无瑕表演的碎片从冰场的一头绵延到另一头。他的三个跳跃里,两个都失误了;他的步法和旋转依然很好,但是他紧张得直抖,明白也没表演出应有的水平。他很失望。

雅科夫也很失望。勇利一路走到等分区的路上,从教练嘴角沉下的弧度看得出来。他垂下头,把脸埋在手掌心里。

“停下,勇利。往上看。你是个滑冰选手。”

他遵照教练的意见,放下手,抬起头。没有眼镜他不太看得清,这令他有点高兴。能感觉到所有人的失望已经够糟的了。就算他们不认识他是谁,他也知道所有人都挺失望的。

至于他的分数,好吧,他根本不敢细想自己的分数。

雅科夫的手落在他的肩上。“你明天有自由滑。会赶上的。本来你的自由滑就比短节目好。”

***

勇利把脸埋进枕头,哀鸣着。他睡不着。他没法和音乐起舞。他滑不了冰。他紧张、恐慌得一团糟。他行差踏错,事事不顺。

他翻了个身,盯着头顶的天花板。所有的旅馆房间都有一种不熟悉的熟悉感。他随意地偏过头看了一眼钟。还没到午夜。他无意间睡着了,错过了男单成人组的短节目比赛。他感觉很糟糕。他真的非常想看维克多滑冰,本来他能在看台上有个好座位的。

在他生命中的所有事情上他都失败了。连做维克多的粉丝都失败了,而且也不是一个好训练伙伴。他叹着气把毯子拉过头顶,透过被子呼吸。

一阵敲门声。他拉下毯子,困惑地盯着门。第二阵敲门声。他坐起身,双腿垂在床边,更认真地盯着门。第三阵敲门声。他冲到门边,那敲门声还伴随着维克多的声音,让他快开门。他开了,飞快地拉开了门。维克多站在门外,裹着大衣和围巾和帽子,银色的头发编成长辫,垂在肩上,他背着冰鞋包,戴着手套的手里抓着一个纸袋子。

“快来。”

勇利困惑地对他眨着眼,维克多摇摇头,走进房间。

“如果你不赶紧,吃的东西就要凉掉了!你在穿好衣服,拿好冰鞋之前我是不会把东西给你的。路边摊得在外面吃才行。”

勇利反射性地咽下口水,抓起衣服冲进洗手间换上。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这差不多一个月和维克多训练的时光没有给他带来一丝线索。他的偶像有点怪怪的。有些日子里他特别高傲。有些时候他情绪阴沉。偶尔,他整天黏在人后面。但他从来没有不友好过。有时粗枝大叶,有时不够体贴,但从来没有不友好过。

勇利对着镜子抚平头发,检查了一下衣服是配套的,然后走出卫生间。维克多正坐在一张床边缘,翻着勇利带来的一本课本。也许是历史,勇利记不清了,不过反正维克多也看不懂。

维克多抬起头。“很好,你穿好衣服了。拿上冰鞋,我们走!”

勇利毫不犹豫地照做了,跟在维克多后面走向大厅,上了电梯,然后直接走出酒店。走出一个街区之后,勇利才想起来自己简直是个白痴。不管是不是维克多,他不应该不告诉教练就直接离开酒店!他在人行道上猛地停住了。

“维克多?”

维克多转过头对他微笑。“啊对了,食物!”他从包里拿出一个有馅的面包,递给勇利。勇利立刻馋得流出了口水,肚子也叫了起来。“你错过晚饭了。雅科夫说你在睡觉。”

他点点头,一边走,一边嘴里已经塞满了面包。“挺好吃的。”

维克多大笑起来,轻快明亮。“我很高兴。我不知道味道会怎么样,不过闻起来不错,所以我觉得吃起来应该也不错。我们差不多到了。”

“差不多到哪儿了?”他嘴里满是面包,说话声音含含糊糊。

“冰场!我突然想滑冰,而且我知道你永远想滑冰,所以我想我们可以一起去。”

勇利眉头蹙起来。“可怎么——”

维克多举起手指放在唇边。“这是秘密。”

勇利摇了摇头,跟上去。如果维克多真能把他弄到冰场上去,他说不定会爱上他的。这个想法让他的脸烧红了,他只好把更多面包塞进嘴里。确实挺好吃的。

说话算话,维克多把他们弄进了楼里,混过了保安,进了冰场。他想不到维克多竟能靠出门时在运动员进出口的插销里塞一叠纸就可以办到,但没错,就在他们眼前铺展开来的,是冰场。

他一分钟也没耽搁。坐到地上开始套上冰鞋,心中庆幸他匆匆忙忙套上的是拉链衫运动服,而不是牛仔裤。他这么慌手慌脚,也许在旁人看来就像个白痴,但他抬头一看,发现维克多正坐在他身边的地板上,也在使劲拽紧鞋带。勇利大声笑了起来。

他们互相把对方从地上拉起来,踏上冰面;维克多第一个来,因为是他找到了溜到冰场的机会,然后才是勇利。他没有音乐,但他发现并不需要。这就像在圣彼得堡的冰场训练时一样。周围没有很多其他选手的话,维克多并不会大声说笑。实际上,即使在圣彼得堡,如果维克多在认认真真滑冰的话,他一直都很安静,就像只剩下他和冰面,以及他们之间的对话。勇利完全理解这种感觉。

他滑行穿越冰面。然后他舞蹈着穿越冰面。每一次他的冰刀划过光洁的冰,他都感到紧张和恐慌从身体中流走,从肩膀上顺着背部滑下,顺着腿,沿着冰鞋,在雪白的冰面上留下星星点点的痕迹。他进入一个旋转,低低的笑声从喉咙中浮动着上涌,然后他再次开始滑行,沉思着,缓慢地掠过冰面。

他不知道自己滑了多久,最终还是让目光从冰刃上移开,转而寻找维克多。维克多正在不远的地方。让他吃惊的是,维克多正以多么专注的眼神看着他。明亮的蓝眼睛紧紧地钉在他身上。“嗯……”他脸红了。维克多的眼神极为专注,他不得不转开目光,但他还是能从余光看到维克多,所以没有错过他的微笑。

“你在冰上很自在。”

勇利点头。“在芭蕾舞房里也是,但是旅馆里没有足够的空间好好地做芭蕾练习。”他又练习起优子节目里的步法来。加快的动作合上了他心跳的节奏。他在和维克多一起滑冰!不是训练,只是滑着玩!简直就像他们已经是朋友了一样……

他几乎绊了一跤,但还是稳住了自己。

“你刚才在想什么呢?”

勇利抬起头来。“嗯?”

“那段步法我已经见你滑了好多次,我数都数不过来,你从来没绊到过,虽说这段步法难得要命。所以你刚才在想什么?”

他感到全身都发在发热,一定从头到脚红透了。“呃。那个……嗯……感觉就像和朋友在一起滑冰。”

维克多的笑容明亮得耀眼,勇利向后滑行了一点,转了个圈,停住。

“我喜欢这个想法。朋友。没错。就是这样,勇利!和朋友一起滑冰。”

“但……嗯……我……”

两下有力的蹬冰,维克多已经来到他身边,抓住勇利的手,拽过冰面。“你还没玩尽兴呢!”

勇利倒吸一口气,任由维克多拽着他向前。突然,维克多放开手,他惯性地继续往前冲。勇利趁机又开始旋转,让这个时刻带着他继续,变换姿态,又变换姿态。旋转结束后他大声笑着,跨过冰场去追维克多。

维克多也在大笑。

这真不错。这比不错更好。这是勇利在冰上玩得最开心的一次,自从他离开长谷津,来到俄罗斯。  

他们又多滑了一会儿。维克多滔滔不绝地说话,什么都说,想说什么说什么,最终诱骗勇利跟他介绍了他熟悉的那部动画片。维克多反复发誓说要把动画片找到,然后他们一起看,就算勇利要做现场同声英语传译也得看。勇利结结巴巴地说他绝对做不到,他没那么好,但维克多只是大声笑着,加快步伐,而勇利也发现自己很快跟上了他,沉浸在对冰的喜悦之中。

他甚至没有意识到他成功完成了3Lo,他的短节目里两次摔倒的跳跃。

“维克多!”

两个人的滑行都是一顿。雅科夫正站在冰场的入口。

“啊哦。”维克多瞟他一眼。“我想我们惹上麻烦了。”

勇利咬住嘴唇,之后却又露齿一笑。“我觉得你说对了。”

***

他们惹了麻烦。挺大的麻烦,不过雅科夫显然知道这疯主意是谁出的,所以维克多的麻烦是他的两倍。但是维克多看起来并不以为意,教练愤怒的声音恍若无物地从他后背滚过。

当勇利的自由滑时间到来的时候,紧张也回来了,冰场又在视线里游移着,模糊一片。恐慌升起,沉重地停留在他的喉咙口,可当他看到冰面,他和维克多两个夜晚之前偷偷玩耍过的同一块冰面时,勇利发觉自己的恐慌减轻了,至少可控了。他对自己点点头,踏上冰面,滑了两圈,然后站到了冰场正中。

他的分数出来了,他不再是(十二人中的)第五名,而是第一。然后最后一个选手下场,得到分数时,勇利虽然没有拿到第一,也只差一点。他在自己的第一次国际赛事上拿了块银牌。雅科夫拍拍他的肩膀,用俄语说了句“干得不错。”


(第一章完)

————————————

原注:

翻译:
дерьмо -- Der'mo – (粗口,我就不译了吧= =)

我们知道美奈子在动画里差不多50岁前半的样子,我觉得莉莉娅也许是50岁后半或者60前半,所以我让美奈子和莉莉娅互相认识并尊重对方。

处于故事必要性考虑,我们在这里不能看到动画里新一代的选手,我只能原创一些人物了,不过不用担心,我们喜欢的那些人最终一定会出现的!


译注:
(对不起,这里除了真正的翻译问题,还会堆放一些看节目的私货。最近沉迷油管的花滑视频,补节目补得太high了orz。但看完动画难道不会嫌帧数低吗!不会吗!)

即使是青年组的男选手,做弓身旋转(layback spin)和贝尔曼旋转也不常见。能做贝尔曼的现在略多了,普皇年轻时还是蛮惊世骇俗的。但看男选手做这个,还是下意识觉得好疼啊……

男选手的弓身转这些年最有名的还是高桥大辅,真的是每个节目里必备……而且虽然他柔韧性不太好,但弓身转做得很漂亮。

不过,说起最好看最眼花缭乱的旋转,还是要看兰比尔啊>< 【Poeta沉迷中】


干脆每次更新安利一个节目好了!

斯蒂芬·兰比尔的Poeta,通常又称弗拉明戈。

B站地址: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391583/

美到哭泣的一套节目,但是!他滑了两个赛季!两个赛季!还是一次clean也没有……07世锦赛算是失误最少的了(连3A都站住了!)。

顺便,要找清晰好看的花滑比赛视频,一定记得找有黑科技的日媒。

评论(29)
热度(309)

© 七山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