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土不腐,楼诚不拆,黑我丞相皆狗带。
哎嘿。

七山墙是西雅图一家艺术电影院的名字。很老很小很有味道。
主要为同人翻译存放和日常看文用。

(重要事情请注意:攻受顺序严重钝感星人。斜线不表示攻受,不要问我谁上谁下,因为这种信息我不懂也不在意……)

[授权翻译] [维勇维] 伴我身旁(1/4)

授权在此:



原文题目:Stay Close to Me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928577

原文作者:dasedandconfuzed

分级:G

原作AU,假使狗狗Vicchan没有死会怎样?

维勇维无差。

没有硬性死线的结果就是疯狂摸鱼【躺平

这篇我很喜欢,一样,纯清水。我喜欢里面独自奋斗的勇利。而且,作者挺懂行的。为求一点点可怜的真实感(有翻译腔在,根本没有真实感可言【躺平),里面网络论坛内容里的花滑术语没有翻。统一放在最后了。论坛用户名也没翻,翻了没多大意义,意会一下吧,恕我偷懒……

PS: Lofter没有斜体太讨厌了。


概要:

在大奖赛决赛中,勇利因为不到一分之差错失领奖台。在花滑界的争议声中,他决心在世锦赛中证明自己的价值,但中间还有很长时间。

换句话说:小维没死。

————————正文开始——————————

                                        你能听见我的心跳吗?

 

 

 

休息室里一片嘈杂,但对勇利来说,这一刻漫长而寂静。

他看见披集正埋头手机,飞快划拉着ISO网站,搜寻申诉裁判评分的办法。勇利之前在比赛内外认识的那几个运动员也一样在讨论他的分数,稍微胆大些的那几个已经在向切雷斯蒂诺示意了。

可这不会有什么影响,裁判是公平的:他的后内结环四周跳摔倒了,等他从震惊中反应过来他已经摔出冰面好远。

如果勇利发挥出最佳水平,他的节目堪堪能带他上领奖台。如果勇利发挥出最佳水平,而克里斯托弗发挥逊色些,他的节目可能甚至能拿一块银牌。

在维克多·尼基甫洛夫的时代里,银牌差不多就是金牌。

世界加速了,然后一个声音划过一片人声嘈杂。

“加拿大的让-雅克·李洛伊得分288.59。领先日本的胜生勇利0.33分!”

世界模糊成一片,重回正常速度,七嘴八舌声又起来了。勇利感到一个温暖的重量落在他的肩膀上,迎上披集同情的眼神。勇利笑了一下,算是回应披集。 

 

                                  ~*~

 

“我们组织了公开观战!所有人都来了!”

勇利整张脸都涨红了。

他预计家人朋友会组织这么个观战聚会,但直到此时他才意识到他们可能把全长谷津的人都请来观战了。说不定整个日本也都看了这场比赛……

“公开观战?别啊,我都窘死了!”

“宽子!是勇利吗?”

听见他芭蕾老师的声音,勇利的脸刷地白了。从声音听来她已经醉了,而且怒气冲冲。他压下自己的羞耻心,努力挤出一声并不让人信服的假笑:“美奈子老师,我表现得还不错?”

电话那段有一瞬的沉默,然后美奈子拖长了腔调唱歌一样地说:“你当然表现得很好,勇~利~!”但之后她咆哮道:“但你应该赢的!”

“对不起,我搞——”

“你敢说完这句话试试,”她从牙缝里嘶声道。勇利能听到她在深呼气。重新开口的时候,她的声音十分严厉:“你该为自己的表演自豪——我很自豪,我们都很自豪。今晚不管你的表演如何,都不可能让我们失望的。但是你这次的表演——” 

她的声音顿住了,但勇利能听见她急促的抽气声。“你是我的首席芭蕾演员,”她哽咽着说,“你还没到自己的巅峰期,接下来会更好的,别跟自己说丧气话。”

勇利的胸中有什么东西开花了。不是羞耻或侮辱,而是一种轻盈的东西,一丝快乐,将他从重跌之下整个抬了起来。他们没对我失望

“美奈子老师!没关系,没关系!我下次一定滑得更好!”

勇利粗鲁地挂断了电话,甚至没跟他母亲说再见。他胸中的东西就像是风中的蜡烛,他想好好感受一下再走出去面对人群。

可是就在此时,隔间猛烈颤动起来,门开了。力度大到勇利摔了电话。他抬起头,却被一个身穿拉链衫运动服的小孩挡住了光线。剪影的光晕中,他浅色的头发和眼睛燃烧着仇恨的光芒。 

尤里·普利赛斯基,勇利的记忆提醒他道,迅速理解了这个青少年组冠军的外号。那个“俄罗斯不良”像看垃圾一样看着我

“喂!”面前的运动员嘶声道。“我下个赛季就进成年组了。”这个俄国人凑得太近了,突然变得格外狭小的隔间让勇利的呼吸窒了一下。“同一个赛场上不需要两个Yuri。尤其是你这种懦夫。你就该立刻退役。”

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男孩喷出一个冷嘲,但站直身之后却没那么气势汹汹了。“没反应?”他抱着胳膊后退一步,勇利终于又能呼吸了。“怎么?你不生气?”

勇利困惑地眨眼:“气你?”

另一个Yuri——这名字也太像了——脸都涨紫了。“不是,猪头。我说的是那个加拿大自恋狂。”他是在说……“JJ。”尤里咬牙切齿道,他嫌恶地看了勇利一眼,好像自己正在解释一个极其简单的数学问题,“那个抢了你第三名的混蛋。”

原来如此

勇利站起身来的时候,金发男孩哼了一声。我比他个子高。勇利对这一发现露出了笑容。

“你笑什么?”尤里喝道。

勇利隐藏不住脸上的笑意。“没什么。不过不管JJ对你说了些什么……”勇利努力回想起JJ前一年的样子,笨手笨脚地对付着突然变长的四肢,咬牙切齿地跟拖延的青春期作斗争。他本该休赛一年的,但他还是一样自信。“他一直都说大话。”

 

                                 ~*~

 

“勇利!你对这个赛季后半有什么感想?”

如果勇利不是在整个运动生涯都一直和诸冈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话,他一定会指责面前这个人是冲着金句噱头来的。他或许确实是来找金句噱头的,但至少隐藏在了真诚的鼓励之下。

勇利却被其他什么东西吸引住了目光。

小维很快就十二岁了。他看着一只贵宾犬,缩在主人的怀中吠叫。勇利微笑着,友善地向它挥手问好。贵宾犬兴奋地在主人身上扑腾;她回过头,对勇利笑了笑,然后离开了。

“Yuri!”

勇利猛地一转头,认出了那个他多年来听遍采访的那个声音。他想跟我说话?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在他终于捕捉到维克多·尼基甫洛夫的时候消灭了,他正快速地说着俄语——和那个金发的尤里。

太不小心了——如果他能在不招致诸冈注意的情况下狠捏自己一把的话,他会做的——我们从来没说过话啊。  

从来没有。一次都没有。前两次勇利进入大奖赛选拔圈的时候没有。前三年他勉强作为日本代表进入世锦赛的时候没有。他有克里斯托弗的电话号码,他在脸书上和克里斯皮诺双胞胎是好友,可勇利从来没和维克多说过话,一次都没有。

他记得有那么几次,在后台,在观众席上,他远远地看着维克多,无比急切地盼望他回头,向他打招呼,但又企盼着会面能推迟下去。如果他很刻薄怎么办?如果他友善呢?太过友善呢?他喜欢勇利的表演吗?比起最终确切的知道,勇利更愿意去猜度。

这次不一样。勇利提醒自己说,坚定起自己的神经来,我这次表现得不错。我可以平等地和他对话了。

维克多转过身。 

我没说现在就要! 

当维克多的视线投在他身上,表情转成了某种迷人的笑容。勇利的血凉了。他认识那个微笑,他扑在电脑上的那么长的时间里曾无数次地见过。

“想拍张纪念照片?没问题!” 

他的失望清清楚楚地写在脸上。直接走过去笑着合张影会少掉很多麻烦,但勇利不敢保证自己不会突然哭出来。他转身走开了。

这简直是羞辱。我还以为终于能在同一片赛场上和偶像面对面了,真是白痴。

 

~*~

 

IcePrincess83
哇哦。 

【缓慢鼓掌】

维奇又做到了。 

IcePrincess83
我是说。其他人好歹也试试看啊!?

evie1031
克里斯托弗这样的人太惨了。他这辈子能拿一块金牌么?

LeChat_C'estMoi
也许他什么时候不直接在冰面上射出来,就有金牌了

evie1031
如果你让他的漂亮屁股——真是个美丽的屁股你没看到吗?!?!——遮盖了判断力,而看不到他是现在最有艺术天赋而且技术上最稳定的选手的话……

LeChat_C'estMoi
冷静 

克里斯叔叔从来不砸锅。

但是裁判从来都看不到他“风格”之外的东西,而且还不摘有色眼镜。

Li’Katsu
说到风格……

我们能说说勇利吗???之前谁知道他有这些!!!没错,我一只手都数得过来他完美完成那个4s的次数……可是我次嗷嗷嗷嗷。你都能看得出来他之前是个舞蹈演员。

这孩子被打劫了。他这次不该只拿一块土豆牌子的。他离打破那个魔咒就一点点距离了。

4TheKing

Li’Katsu在帖子中写道:
你都能看得出来他之前是个舞蹈演员”

对啊。他那个4s从来没站稳过。 

JJ值得拿铜牌。如果说谁的分数评高了的话,那也是小猪小姐。

JustAFan
哟,你还活着哪。 

Li'Katsu
不管你怎么想,花样滑冰是一种艺术。天知道有多少人忘掉了这点,就单想像个没有灵魂的机器一样蹦来蹦去来打败维奇大帝。

4TheKing
来看看分数嘛。 

98 PCS?我们知道因为女皇的存在所有分数都通货膨胀了,但这也太过了。 

还有,小猪拿铜牌?他所有难度动作全败,JJ可没有。

JJ的4Lz很干净,而且还有个4t。而且是不是所有人忘了他永远跟着音乐滑的?没错,他又不是维奇,不过,如果说谁是明日之星的话……

还有:如果小猪真的那么在乎艺术,他干嘛不直接去冰舞?那边更适合他。

IcePrincess83
好吧 4TheKing.

JJ跳跃很干净,但勇利(Yu-u-ri)的旋转和步法都很好。我觉得只有维奇比他强。

所有人都在加进荒唐的动作来把维奇拉下马(继。续。做。梦。吧。)的时候,有这么个能考虑艺术的选手在,算是一股清流,这你也同意吧?我从没说过勇利不需要进步——他真的需要把那个4s站稳了,还得绷直他的脚尖,才更有机会——但他值得他的分数。他也需要更好的节目。安吉莉卡挺好的,不过我觉得她从来没意识到勇利的潜力。

MesPieds
勇利很棒。我觉得我没见过其他人——包括维克多,来打我啊——能这么融入音乐。还有,他做完旋转的时候你肯定倒抽了一口冷气。我以为他结束的时候都该昏倒了。绝了。

不过我就是想看他享受比赛的样子,一次也好。

LeChat_C'estMoi
JJ的节目很干净……但他不值那94分PCS。裁判不该因为他唱了首歌就奖励他!见他的鬼。

MesPieds
我们也别对JJ太刻薄了,坊间传言说他脚上有伤,所有愿意在有伤的情况下完成预定跳跃动作而且完成了的选手都值得起码一块铜牌。  

yoanna
哟,我有个朋友在底特律跟他一起滑冰,很明显勇利练习的时候比比赛的时候好得多。(你说得对,MesPieds,他~从来~看起来都不高兴。没有第二个人在拿金牌。放轻松点。) 她说他在练新节目,而且在练一个新跳跃。我是不知道为什么啦,我看到他那个4s心里就一紧……

他的世锦赛可能会非常好。 

 

                                 ~*~

 

“勇利,你不该再读那些东西了。”

教练进门的时候,勇利内疚地合上了自己的电脑。“并不都是糟糕的评价。”他解释道。“有几个人认为我这个赛季剩下的比赛表现会更好。”

切雷斯蒂诺扬起半边眉毛,动手拿起电脑,放进书桌抽屉里。“记住你的规矩,勇利。”

勇利不解地眨眼——切雷斯蒂诺禁止勇利在比赛期间逛花滑论坛,可他的比赛已经结束,而且输了。 

切雷斯蒂诺露出了大大的微笑:“我刚跟主办方谈了。他们想要你参加明天的表演赛。”

“可我没有——”勇利的嗓子哽住了。

“勇利,你的得分是第四名,而且你本很有可能是第三名。”切雷斯蒂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你对表演滑有什么想法?”

“披集帮我编的那首。”勇利回答道。这套动作很甜美,照着一首口香糖流行歌编的好玩节目。披集每天都在唱那首歌,唱了整两个月。在他的洗脑攻击一个月之后,勇利毫无廉耻地直接随着这首上口到丧气的歌跳了起来。他们俩你一言我一语地凑齐了一套动作的大致骨架,然后交给了安吉莉卡,切雷斯蒂诺的合作编舞师。

切雷斯蒂诺轻哼着,眼神游移到勇利的背包里。勇利敢发誓,他简直是用红外扫描找到了包里的那张CD。

“那首?” 

“她的生日不是快到了吗?会是很好的生日礼物。”

 

                                                ~*~

 

勇利热爱表演滑。全场灯光都灭了,只剩几盏追光灯,那冰面会闪闪发光。当他在那明亮的冰面上滑行时,观众都会消隐进黑暗中,他可以为任何人而表演。

今天他将为美奈子表演。

她寄来的编舞配着一首柔和忧伤的乐曲。三胞胎在她的舞蹈房里拍下了她演示的舞蹈部分,然后她列下了可以加入的技术成分。两个月前他们把它寄了来。“我在电影里听到的这音乐,”美奈子在电话里解释说。“然后我就开始跳舞。本来是给我一个学生编的舞,但我觉得你能拿它在冰面上做文章。”

勇利笑了,并保证一有时间就把他表演这套节目的视频拍下来。尽管如此,这曲子里的忧伤特别触动他。他有时不自觉地就在练习中滑起了这套动作,强烈地认同曲子里那个孤独的叙事者。

“现在为我们表演的是花滑男单第四名,胜生勇利!”

勇利滑向冰场中间,全身披挂成黑色——真的,他对这场表演几乎没有什么准备,但它本身并不计算任何成绩,只会让他最热情的支持者一笑。勇利深吸一口气,望着观众席上黑暗的空间。

他缓慢地合上双眼。从虚空中,他召唤来美奈子的灵魂。当他再次睁眼,他看到她在几米之外的空中悬浮着。

那首曲子温柔的曲调轻盈地充满空气,在空荡荡的场地上飘动,然后勇利动作起来。 

 

                                                    ~*~

 

几分钟后,他把自己从神游状态中拉回来。灯光太亮了,这里太冷了。我哭了,他伸手抚向面颊,这才意识到。而且这里好嘈杂啊。

他望向报幕员,他正大幅度地比划着手势,但隔得太远,勇利看不清他的表情。

反应到自己正呆站着盯着灯光后,勇利滑向冰场入口,可等在那里的运动员抓住了他的手臂。她的另一只手正揉着眼睛。她也在哭。

“看看。”她指向面前的人群,轻声道。“享受一下吧。”

勇利定睛再看。

所有人都站起来了。 

 

                                       ~*~

 

Li'Katsu
我早就说过了。勇利是被打劫的。

IcePrincess83
brb. 我哭惨了。从来没想到我能为一个节目感动成这样。

ivychan
……他那个4s是不是成功了?卧槽。他为什么不能每次都滑成这样???

Li'Katsu
ivychan,焦虑很可怕。 

你现在理解了吗

King4Ever
……他确实不错。

 

———————TBC———————

缩写如下:

ISU 国际滑联

PCS 节目内容分

4s quad salchow 后内结环四周跳

4t quad toe 后外点冰四周跳

4Lz quad Lutz 勾手四周跳


译者废话和强行安利时间:

作者想象的勇利表演滑音乐:久石让给《菊次郎的夏天》作的BGM中的一首Rain。特别美,随手搜了一个,听听好了。

【顺便:我听这首曲子第一反应绝对既不是久石让也不是《菊次郎的夏天》而是《士兵突击》………………望天【时泪?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Dc3NjI3NTY=.html


然后,我吐血安利一下日本前Ace高桥大辅的一个表演滑…………(啊,时泪,还有谁记得这个艺术表现力超一流的日本前一哥了,爱他远超现一哥……)

FOI 高桥大辅 LUV LETTER 情书

顺便,这个节目是宫本贤二编的。你们懂!

评论(32)
热度(376)

© 七山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