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土不腐,楼诚不拆,黑我丞相皆狗带。
哎嘿。

七山墙是西雅图一家艺术电影院的名字。很老很小很有味道。
主要为同人翻译存放和日常看文用。

(重要事情请注意:攻受顺序严重钝感星人。斜线不表示攻受,不要问我谁上谁下,因为这种信息我不懂也不在意……)

[翻译][Kingsman][HMH]看到你就明白了 (2/3)

他们睡得并不安稳。梅林一夜醒了三四次,尽管做了紧急处理,但是看来他还是感染了。第三次醒来的时候他完全糊涂了,哈利在他耳边喃喃地说些蠢话,把他紧紧抱住之后他才安静下来。

第二天早上,梅林龇牙咧嘴地缓步挪向厕所,阴沉地坐在早饭桌前,看哈利用他昨晚解冻的烂唧唧的面包做吐司。整座屋子在雪中静静地蹲着,就像被毯子盖住了,两人间唯一的声音就是他们的呼吸,还有暖气的哼鸣。直到电灯颤了一下,闪了闪,灭了。

“妈的。”哈利说。“诺雷加?”

“不知道。”梅林说。“如果断掉的是主发电机的话,还有个备用的。当然也许只是保险丝问题。”

“你升级这整个地方的时候居然没有升级保险丝?”

“升级工作还没有完成。”梅林说。“清单上的下一项就是,跟我的旧房间一起。工作量比看起来的要大。我把远程控制的优先级排得更高些。”

哈利叹了口气。“我们得去看看。”

尽管已经是早晨,但屋里暗得令人吃惊。光线斜瞥进窗户,但并没有照亮屋子,只让整个地方显得愈发瘆人。

梅林站起身来,疼得缩了一下。“我来搞定。”他说。“你掩护我。”

“别胡扯。”哈利说。“把你的吐司吃完,然后去吃止痛药。”

“然后呢?你能找得到保险丝盒?”

“我就是能妥妥搞定。别因为这跟电有关就怀疑我。你休想。”

“如果确实是有人在为我们对手做事呢?”

“你来掩护我。”

风像是从北极直接灌过来的。除了保险丝以外不可能是别的问题,没有哪个傻冒会蠢到在这种天气出门。哈利得用他的打火机——真的打火机,不是手榴弹——把保险丝盒融化开,然后,没错,里面就是屎一样的老式电线保险丝。盒子本身非常庞大,比正常的大上许多,他意识到这盒子做出来的时候必然是为了其他缘由。邮箱?那就解释通了。

保险丝盒里有用卡纸细心包好的电线保险丝,边上还有剪线的剪刀和手套。哈利还是关上了主发电机,然后迅速完成了工作。他不由注意到他工作的时候,梅林正站在门口让屋里的温暖空气逃出去,为了能射中任何移动中的物体,他自己痛苦地直立着。

他们必须赶紧离开这里。梅林看起来就像是刚暖和过来的死神。

当他把电线放回原处的时候,才意识到电线是搁在别的什么东西上面的。一个积满了灰尘的鞋盒,裹着太空飞船主题的包装纸。包装纸被小心翼翼地贴在盒子上,透明胶带因为年岁久长已经变黄,边角已经酥脆,卷折起来。哈利拿起它来,迅速退回屋里,心中因为屋里的温暖空气而雀跃不已。

他们几乎是瘫倒在厨房里的。“好家伙。”梅林说。“没想到你懂怎么换老式保险丝。”

“没想到你没升级这东西。”

“我一直在拖后进度。”梅林说。“我是自己改装这个地方的,你明白吗?我不认为这里还留存着我的过去,但我还是想找到它。如果它真的存在的话。”

哈利把盒子放在桌上。一只小蜘蛛慌慌张张地从盒子上逃走,而梅林一脸困惑地看着他。

“这么说起来,这是你的吗?”哈利边问边打开盒盖。“在保险丝盒里的。”

鞋盒里有不少东西,是一个有条理的小孩子会收集的那些东西——一根猫头鹰的羽毛,一叠旧的生日贺卡,几张照片,背后手写的字迹已经褪色了。还有詹姆斯·邦德的集换卡片,哈利从儿时记忆的迷雾中隐约记起来是搭配泡泡糖售卖的。

这个鞋盒子带着某种极度悲伤的东西,让哈利的心都拧了起来,在他爪子刨过盒子的时候戳痛着他。梅林微笑了起来。

“啊。”他说。“我童年的证物还真的留着呐。我记得这些东西,小时候我非常爱它们。我肯定是为了防止我爸爸发现我到底买了多少泡泡糖才把它们藏起来的。”他从哈利手上接过东西。“很多年前就该处理掉了。我都忘了它们居然还在。”他手里掂量着盒子。“应该可以在旧壁炉里烧掉。”

“操,别。等等!”哈利说着,从他手里把东西抢了回来。“你想都别想。”

“安全隐患。”梅林说。“如果有其他人使用了这所房子,然后发现了它……”

“那么他们没有。”哈利说。“不管怎么样,这就是一鞋盒子你小时候的烂玩意。没有骑士会利用这些东西来伤害你。即使他们找出了你以前的名字,这个人也早就不存在了。”他抽出一张照片。“这是你妈妈?”

“是的。”梅林接过照片,说。“她很美,对不?”

“她确实很美。“哈利说。他早就知道汤姆的妈妈在他小时候就去世了,但他从没有认真思考过这究竟意味着什么。“汤姆……我……”

“汤姆已经不再存在了。”梅林说。“我真的应该把它烧了。我保留这处房子已经是在违反规矩了。”

“别。”哈利说。“Kingsman已经要你放弃了太多。”

“我是自愿放弃的。”梅林说。

“你的过去一定还有值得保留的东西。”哈利说。

“我跟其中之一一起坐在这儿呢。”梅林说。“我更愿意保留人,而不是东西。”

毫不夸张,这是哈利听过的最好的赞美之一。他笑了。

“你想过我们最终会像现在这样么?”

梅林嘶哑地笑了两声,然后捂住了他的身侧。“不。”他说。“这是我最不想来的地方。”

“不是说这个地方。这样。”

“我希望过。”梅林说。“但我学会了不去相信希望。”他把照片放回去,盖上鞋盒盖。“哈利……”

“我想过的。”哈利说。“亚瑟提名我之后,当我看到你的第一秒,我就想——这个Kingsman劳什子应该不会太糟,因为汤姆也在这里。”

这不是说他们以前没有做过傻事。哈利的利比多跟詹姆斯·邦德有得一拼,他们一起住了四年,而汤姆一直很好看,当好看的男孩子羞涩地亲吻他,想从他狼藉的声名里得到点教训的时候,哈利从来都没什么抵抗力。但是从那以后,哈利已经成长了许多,而羞涩的讨人喜欢的汤姆·麦克格雷格变成了梅林,更加明白了他想要的是什么,什么时候想要,怎样得到它。

所以,当梅林倾身吻住他的时候他并不吃惊。他把梅林拉近一些,而梅林把他拉得更近一些,直到梅林喘着粗气中断了这个吻。

“操。”他说。“操,我、我想我们得暂时中止一下。”他颤抖的手指抚过哈利的脸颊。

哈利偏过头去亲吻梅林的手指。“我们的撤离计划是怎样的?”

“车库里有辆车。车上有雪翼。”

“雪翼?”

梅林微弱地笑了一下。“我发明的。需要的时候可以放下来,走到正常的路上就可以收起来。”他说。“就像是邦德里的水陆两用车,但是更适合雪地。我一直很期待看到它在实战中的样子。”

哈利后知后觉地发现贴在梅林身侧的纱布已经浸透了血,从毛衣里渗了出来,浓稠黏腻。他咽了一口。

“好吧。”他说。“去穿好衣服,打燃引擎暖下车。我来装包。”

他拿了足以令人尴尬的一大堆医疗用品,还给每个人拿了三把枪。当然并不是说他们真能同时开三把枪,梅林现在的状况看起来实在太糟,击中一个目标说不定都能让他耗尽心力。他把鞋盒子也打包了,无视梅林的抗议。他们从车库开上街道的时候简直有些败兴——他们的切尔西拖拉机在梅林重新设计的雪地系统上危险地摇晃着,但根本就没人在外面等他们。雪积得实在太厚,只有专门车辆才能通行,这成了他们的救星。

驶出山谷之后他们就开上了干净的路面,明显扫雪车已经通过,路上撒了石子,雪基本已经扫净。雪翼轻松地收了起来,轮胎顺利地抓住路面。终于驶上回家的路,一切感觉都稳定了许多。

“我们已经远远把那个地方扔在后面了。”梅林说。哈利以路况变好为由觑了他一眼。他摇了摇头。

“我真不敢相信我们惹了麻烦,然后你把我带回家了。”哈利说。梅林微笑着蜷缩进副驾。

“我把你带回了我以前的老房子。家的概念比这抽象多了。”他说。

“请解释。”

“解释不了。但是看到你就明白了。”他合上了眼睛。“到了能喝体面的咖啡的地方再把我叫醒。”

“您有求,我必应。”哈利说。梅林不屑地哼了一声,抓住哈利的手,和他十指交缠,只留了一只手给他开车。

哈利没有松手。

(未完待续)

评论(3)
热度(63)

© 七山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