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土不腐,楼诚不拆,黑我丞相皆狗带。
哎嘿。

七山墙是西雅图一家艺术电影院的名字。很老很小很有味道。
主要为同人翻译存放和日常看文用。

(重要事情请注意:攻受顺序严重钝感星人。斜线不表示攻受,不要问我谁上谁下,因为这种信息我不懂也不在意……)

这几个星期写论文写得昏头胀脑,间隙在断断续续复习《可爱的骨头》。

疼到骨头里的文字,阴暗潮湿带着泥土气息的悲伤和温暖。亲人之间的感情牢固得像树一样,在泥土里生长。

我对我大PJ最失望的一次就是这部小说的电影改编(我是个PJ吹,基本上他做什么都是好好好)。剧本和场景太飘了,唯一亮眼的就是开头的死亡戏和凶手手下死去的女孩子一一具象化的场景(PJ家姑娘Katie又出镜了orz,外国人真是不嫌晦气……)。这个故事不该按《美梦成真》的路数改,但是PJ团队没把握好度,把本该拍出泥土质感的故事拍成了空气质感,失去了故事里的很多力量。

也是因为突然故去的朋友,对这个故事别有一番心结。想来也有十年了。

读硕士的时候,作者到学校来讲演,散场后我扎在很多美国人中间,耐心地捧着自己的书排队等签名。轮到我时,作者低头看着我复杂的中文名拼写,给我签完名,然后抬头看着我,说了一句:“Do you know? You look beautiful。”

一直深深地记着这件事,并不只是因为很少被直接当面这样夸赞。不知为何,从这个和她笔下的人物一样也曾有过被qj经历的作者身上,我感受最明显的,是她对女性整体的善意和温柔。

这温柔化在故事里,再一次刺痛并安慰了我。

评论
热度(19)

© 七山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