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土不腐,楼诚不拆,黑我丞相皆狗带。
哎嘿。

七山墙是西雅图一家艺术电影院的名字。很老很小很有味道。
主要为同人翻译存放和日常看文用。

(重要事情请注意:攻受顺序严重钝感星人。斜线不表示攻受,不要问我谁上谁下,因为这种信息我不懂也不在意……)

这两天在翻穆旦的诗,又看到了这首祭奠抗日入缅远征军的。曾和友人感慨,现代诗竟能写成这样,难得。

最近对抗日战争题材有些敏感。历史永远比文学作品多了很多无法表达的东西。比如这首诗空隙里深发开去的全部。


森林之魅
——祭胡康河上的白骨 

穆旦 

   

森林: 

   

没有人知道我,我站在世界的一方。 
我的容量大如海,随微风而起舞, 
张开绿色肥大的叶子,我的牙齿。 
没有人看见我笑,我笑而无声, 
我又自己倒下去,长久的腐烂, 
仍旧是滋养了自己的内心。 
从山坡到河谷,从河谷到群山, 
仙子早死去,人也不再来, 
那幽深的小径埋在榛莽下, 
我出自原始,重把密密的原始展开。 
那飘来飘去的白云在我头顶, 
全不过来遮盖,多种掩盖下的我 
是一个生命,隐藏而不能移动。 

   

人: 

   

离开文明,是离开了众多的敌人, 
在青苔藤蔓间,在百年的枯叶上, 
死去了世间的声音。这青青杂草, 
这红色小花,和花丛中的嗡营, 
这不知名的虫类,爬行或飞走, 
和跳跃的猿鸣,鸟叫,和水中的 
游鱼,路上的蟒和象和更大的畏惧, 
以自然之名,全得到自然的崇奉, 
无始无终,窒息在难懂的梦里。 
我不和谐的旅程把一切惊动。 

   

森林: 

   

欢迎你来,把血肉脱尽。 

   

人: 

   

是什么声音呼唤?有什么东西 
忽然躲避我?在绿叶后面 
它露出眼睛,向我注视,我移动 
它轻轻跟随。黑夜带来它嫉妒的沉默 
贴近我全身。而树和树织成的网 
压住我的呼吸,隔去我享有的天空! 
是饥饿的空间,低语又飞旋, 
象多智的灵魂,使我渐渐明白 
它的要求温柔而邪恶,它散布 
疾病和绝望,和憩静,要我依从。 
在横倒的大树旁,在腐烂的叶上, 
绿色的毒,你瘫痪了我的血肉和深心! 

   

森林: 

   

这不过是我,设法朝你走近, 
我要把你领过黑暗的门径; 
美丽的一切,由我无形的掌握, 
全在这一边,等你枯萎后来临。 
美丽的将是你无目的眼, 
一个梦去了,另一个梦来代替, 
无言的牙齿,它有更好听的声音。 
从此我们一起,在空幻的世界游走, 
空幻的是所有你血液里的纷争, 
你的花你的叶你的幼虫。 

   

祭歌: 

   

在阴暗的树下,在急流的水边, 
逝去的六月和七月,在无人的山间, 
你们的身体还挣扎着想要回返, 
而无名的野花已在头上开满。 


那刻骨的饥饿,那山洪的冲击, 
那毒虫的啮咬和痛楚的夜晚, 
你们受不了要向人讲述, 
如今却是欣欣的树木把一切遗忘。 

   

过去的是你们对死的抗争, 
你们死去为了要活的人们的生存, 
那白热的纷争还没有停止, 
你们却在森林的周期内,不再听闻。 


静静的,在那被遗忘的山坡上, 
还下着密雨,还吹着细风, 
没有人知道历史曾在此走过, 
留下了英灵化入树干而滋生。 

    

1945年9月 


评论(8)
热度(262)
  1. su七山墙 转载了此文字

© 七山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