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土不腐,楼诚不拆,黑我丞相皆狗带。
哎嘿。

七山墙是西雅图一家艺术电影院的名字。很老很小很有味道。
主要为同人翻译存放和日常看文用。

(重要事情请注意:攻受顺序严重钝感星人。斜线不表示攻受,不要问我谁上谁下,因为这种信息我不懂也不在意……)

[Kingsman]【HM无差】铁匠铺编年史(龙与地下城AU)1

作者注释:

某天突发奇想的AU文。用龙与地下城3.5版规则(DnD 3R),以核心三宝书为主,可能稍微会带上一些其他规则书。

设定是 奥术大祭司·半精灵·梅林 和 圣骑士·人类·哈利,以及某个类似灰鹰世界的平行奇幻世界中藏在铁匠铺里的秘密机构Kingsman的故事。跑团冷梗大量出没,但是不了解这个系统应该也能看明白没问题。具体文风未定,可能在正剧和恶搞之间摇摆……

关于便当:我就先大声说一句:DnD规则里非自然死亡是可以复活的!谢谢大家。

关于攻受:这个人天生不懂顺序这么高深的问题,不用和作者讨论了。_(:з」∠)_

关于年龄差:我不萌年龄差,所以这不是个严格意义上的年上年下故事,存在年龄差主要是两人种族不同,总体情节进入正轨后还是打算写一个差不多同龄人的故事。

此人原创文坑品并不好。这次是第一次写非硬盘文,这两天写得很开心,所以先放一点出来,请喜欢的朋友督促我千万不要坑【鞠躬

大力感谢我的基友浣熊,魂魂,阿雪,和阿灰。


——————————正文开始————————————


“剑使得不错,可惜力度还差点火候。”十四岁的哈利·哈特回头瞥了一眼站在林间空地边缘披斗篷戴兜帽的高个陌生人,并不搭理地双手握剑平平地横挥过去,剑尖恰恰停在了陌生人的方向,眼神一抬,半带挑衅地投在陌生人被兜帽阴影掩了大半的脸上。

陌生人不禁失笑,伸手除下兜帽,露出棱角分明的脸和尖瘦的耳朵,绿色的眼眸里带着些许善意。兜帽拿下来之后,一只乌鸦探头探脑地从兜帽掩盖的背包里冒出头来,呱地叫了一声。

这些居无定所没规没矩的半精灵。看样子就是手无缚鸡之力的。

哈利不以为意地轻轻嗤了一声。“您若是没有意见,我要继续练了。”

“没人训练你吗,小伙子?”

“当然有。”男孩像是受了冒犯似的挺直了身子。“我的老师是西部城邦里最厉害的剑士。”话说着,又抬起臂来,重剑流畅地向前挥去。

陌生人并不搭话,在盘根错节的虬曲树根上拣了个位置,坐下来,静静地看男孩练剑。

过了好些时候,已是薄暮时分。男孩体力已不再支撑得起一次一次挥舞重剑,却眼觑着陌生人仍没有动窝的意思。他再逞强也不敢冒受伤的危险,犹豫许久还是放下了剑。他打开水袋灌了两口,便挤不出半滴水来,恨恨地收起了散落在地上的衣物和武器,准备离开。陌生人仍看着他不言语,男孩走出两步,停住,回头道:“跟我去见我父亲吧。他会给你个地方安顿的。”

陌生人一笑:“啊,那就多谢了。”站起身来走向男孩,而男孩此时也不由注意到那只乌鸦眼神里似乎飘过一丝不屑一顾,不禁神色一凛。而陌生人则顺手从男孩背包下摘下空水袋,低声念诵着,手里一个快到哈利没看清的手势,水囊立刻便鼓鼓地胀满了。陌生人微微一笑,自己先悬空灌了一口,示意里面的液体安全无毒,再递还给满腹狐疑的男孩。

男孩好奇地尝了一口水囊里的液体,发现竟是甘冽的泉水,不由一愣,想起城里培罗神殿里那个迂腐不堪却很喜欢当着信众表演的牧师:“啊,这不是只有牧师才能做到的神迹?您是远道而来拜访我们这里的牧师柯林斯先生的吗?”

陌生人微微笑了一下,并不答话。乌鸦又呱地大叫一声,哈利觉得他没有看错,这只乌鸦确实在嘲笑他。这太荒唐了。他紧赶几步,赌气一径往前走去。

回到父亲的城堡,他也不理陌生人,向值守的卫兵解释了两句,便把陌生人扔给了卫兵,独自走上回房间的楼梯。


---


所以第二天早上哈利到城堡大厅吃早饭的时候,面对被父亲奉为座上宾的陌生人简直是迷惑到了极点。

陌生人已经换上了干净整洁的灰呢长袍,镶着低调而华丽的银边,牛皮护腕紧紧缚住袍袖,前襟上别着一个精灵主神柯瑞隆的银制圣徽。他头发剪得很短,颇有些行脚僧的感觉,但仍然很明显地看得出已经大为后撤的发际线,一双明亮的眸子和愉快笑容倒是颇显年轻。昨天那只眼神无礼的乌鸦正闲闲地蹲在陌生人肩上,一副酒足饭饱的餍足状。陌生人眼神掠过愣在一边的哈利,微微一笑。而父亲赶紧示意他过去,仍然像他孩子时一样,揽过他的腰,向陌生人介绍道:“这是我的小儿子,哈利。他跟着林顿先生练剑已经有六年了。”

哈利有些不自在地拧了拧身子。陌生人玩味地看着他,并微笑着对父亲说:“我昨天已经亲眼见过令郎练剑了,是个好苗子。等林顿回来我还要征求他的意见。”然后他又转头看着眉毛挑得老高的哈利,绿色的眼眸里满是鼓励的微笑:“哈利,你好,昨天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叫梅林。这次从萨维尔自由邦来。”

听到地名,梅林注意到男孩莫名地眼神一黯,原先好奇得近乎无礼的目光撤了回来,只匆匆敷衍了几句客套话,就抱起和昨天差不多大小的包裹,刻意地没有看向他,而是转向他父亲,恭敬地行了个礼,离开了。

“您的小儿子?没有继承权的?”梅林心中了然,只不点破,状似漫不经心地问。

“是的。可惜了这孩子。”哈特领主似乎也注意到了孩子情绪的变化。接着看向长桌另一头喝着麦酒沉浸于争论中的埃德蒙:“可他的哥哥是好样的。我并不能偏袒。”埃德蒙已经二十一岁了,高挑而强壮,是个已经长成的英俊年轻人。哈利还是个细手长脚的孩子,远没有长开,金褐色的波浪长发衬得一张俊俏的脸蛋活像个小姑娘。

“您还有一个儿子?”

“老二布兰登,已经跟着邻镇的牧师去做学徒了。”梅林不可置否地应了一声,心里暗自希望邻镇的这个牧师比这个城邦里的靠谱。看起来这城里牧师的标志性法术是最基本的造水术。造水术。他若是有一个徒弟整天拿造水术招摇……像是听见了他的心声,他的魔宠乌鸦鄙夷地谴责他道:“你昨天的行为好像也没有高级到哪里去啊,梅林大人。”

“您如果有意,我们也可以代为安排您的二儿子的教育。”梅林像是没听见乌鸦无情的评语,继续对哈特领主说。

“谢谢您的好意。不过……”哈特领主的目光迅速从柯瑞隆的圣徽上扫过。“还是不用了。我并不担心布兰登的教育。”

宗教龃龉。哈。“我们跟培罗又没仇。”乌鸦继续絮叨,梅林不动声色地抬起手中的空银杯,敲了一下乌鸦的脑袋。大鸟怪叫一声,安静下来。


---


几小时后没带乌鸦的梅林在昨天的那片林间空地里找到了明显心情正糟的哈利。不,准确地说,他先看到了树叶间的一点箭尖。他堪堪一个闪避,擦过一支破空飞过的箭。

梅林再次失笑,紧赶几步拔出插在泥地里的箭,走回空地,双手摊开,表示和平。气鼓鼓的男孩眼神里不改昨天的挑衅:“我父亲让你把我带走对不对?”长弓还握在手里,姿势并没有拿重剑时那么老练。

“你自己怎么想?”梅林道,又拣了一处树根坐了下来。

男孩倔强地昂着头:“我要成为林顿老师那样的人,保护弱小的普通百姓。为大陆的和平而战。”

梅林点点头,继续看着他。

男孩被看得有些不自在,嗫嚅了一会儿才继续说:“我知道在这小地方是没办法的。就算是领主的儿子也没办法。”低下头沉思片刻,然后毅然抬头道:“但我不认识你。我不会跟你走的。除非你能说服我。”

梅林露出一点不可置信的神色,很快又变成了由衷的赞赏,紧接着点了点头。他微笑着上前一步,左手从腰上系着的包里取出一个木质圆牌,右手抽出腰间挂着的长剑。他看着仍然握着长弓的男孩,偏头,唇角牵起一个介于挑衅和笑容的微小弧度:“你的射术怎么样?”

哈利显然是当成前者。男孩子最喜欢的东西莫过于挑战,当下眼睛一亮,先前的犹疑一扫而空。他作势估摸着自己和梅林之间的距离,挑的几个角度都十分刁钻。然而忽地探手,雪白箭羽在指间掠过,已然离弦疾去。动作果决利落,倒像是个沙场老手。

仿佛回应,一线银光在电光火石之间里闪过。哈利定睛一看,看见梅林不紧不慢地把长剑收回鞘中。然后才听到轻轻的“啪”的一声。那只快箭落在地上,恰从中间被纵劈成两半。

男孩一个箭步冲出去拾起箭矢,反反复复看了又看,表情说不出是震惊还是释然。

然后他抬起头看着梅林,双眼熠熠发光。

梅林微笑着走到他身边,抚了抚他的肩膀。“不管我是不是已经说服了你,我是不会带你走的。剩下的事情,还是让你的林顿老师跟你说吧。”


tbc


评论(2)
热度(20)

© 七山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