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土不腐,楼诚不拆,黑我丞相皆狗带。
哎嘿。

七山墙是西雅图一家艺术电影院的名字。很老很小很有味道。
主要为同人翻译存放和日常看文用。

(重要事情请注意:攻受顺序严重钝感星人。斜线不表示攻受,不要问我谁上谁下,因为这种信息我不懂也不在意……)

【授权翻译】把灵魂放在冰面上 29(第十五章上)

原标题:Bear Your Soul on the Ice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092290/chapters/21921866

作者:SassySalchow (diedraechin)

 

之前更新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勇利站在冰场边缘,僵住了。他做不到。他才十六岁,根本没准备好和其他选手一起上冰。光日本把他而不是别人作为代表派到这里来就够荒谬的了。成年组全国锦标赛里,排在他之前的有五个,每个人都比他更值得这个位置。但并不是说每个国际冰协成员国都有无限多的名额——只有一个。

“尤拉,我想上冰了。把你的刀套取下来,上。”

听到那句俄语,勇利吓了一跳,立刻照着这个熟悉的声音的话,弯下腰照做了。直到他踏上冰面抓住挡板之时,脑子才开始运转:“格奥尔吉?!”

“你之前就知道我会来的吧,да?”

勇利点点头:“我就是……对不起。我一开始没想挡着你上冰的道的。”

格奥尔吉揉揉他的头发,也踏上了冰:“这是你第一次成年组比赛。你紧张是完全情理之内的事情。你会参加比赛,你也许滑得不会有我好,然后你会回家,然后读一大堆维克多发给你的消息,告诉你有多棒,да?”

勇利完全没法控制住自己,翻了个白眼:“行行好,别来这个。”

“他现在更衣室的柜子里挂着一张你在日本杂志里的图片。我们全在嘲笑他,但我觉得米拉是最嫉妒的,因为维克多没给她也弄一份。”

“你肯定是在开玩笑。”连勇利都没有那么厚颜无耻,敢把维克多的照片贴在他冰场的柜子里,虽然他显然想过。甚至多次想过。无论如何,维克多是他的偶像。为什么维克多需要他的照片,勇利至今无法理解。

“他是你的粉丝。说你的节目根本不需要音乐,因为你能创造音乐。诸如此类的。我通常到这里就不再听下去了。我们都知道你是冰场里接续步最好的一个。我不需要再听一遍他的深度分析了。一遍又一遍。”

“真是非常抱歉。”

格奥尔吉翻了个白眼,伸手按在勇利的后背上,把他往冰上又推了推:“别为你自己没做的事情道歉。尤其是维克多做的事情。就算是雅科夫也不会去自己躺枪的。”

勇利点点头,格奥尔吉滑走了。

这起码让他感觉好一点了,跟格奥尔吉聊天。这点增添的自信足够他在比赛前的公开练习中站直了,虽说他跳跃的落冰比最近其他时间更不稳。没有人在注意他,这让他稍微放松了一点。这里起码一半的选手都是为自己的国家挣奥运会名额的,那些不是来挣奥运会名额的人则过来提高自己的排名,也许是期望最终能让自己看起来更好些,可以进奥运会队伍。没有人会在意那个根本不该跟他们一起比赛的青年组小孩。他根本就不是威胁。

勇利——好吧他当然想去奥运会了。他甚至梦想过去奥运会,但他并没有自大到以为他真的会去。尤其是这次。这根本不合情理。他根本没那么好!

第二天看斯蒂芬·兰比尔表演他的短节目,舞蹈着滑过冰面时,这个想法在他脑中定型了。他并不是勇利最喜欢的选手——这个头衔仍是由维克多保持的,也将一直被维克多保持——但勇利无法不欣赏他看到的这纯然的天才。斯蒂芬的旋转宛若神迹,而他在冰上的动作就像是他生来的本领一样。勇利无法不感到那把他的心脏紧紧拧住的任性的嫉妒。

而勇利紧接着斯蒂芬出场。

勇利从来没有这么想从冰场逃跑过。

不过阿列克谢肯定已经知道了,因为突然间勇利发现自己被转到了背对冰场的方向,同时阿列克谢把一对耳机给他戴上了。勇利抬起头来的时候,阿列克谢摇摇头。

“我做不到,阿列克谢。”这声音连耳语都算不上,他只做出了口型。勇利感到自己的气息已经不足以吐出真正的语句。

身边没有一滴水,他却溺水了。

这冰面,冷硬残酷的冰面,将要在他脚下裂开,他会跌落进去。

“呼吸。”命令锐利地在他的脑子上敲开了一条长长的裂缝,就像他被扇了一巴掌。这话来自一个小个子女人,已经像他的母亲或是美奈子一样熟悉。凛空。“勇利君,呼吸。”

他点了一次头,然后是两次——之后斯蒂芬滑下冰面,去等分区之前祝他好运,勇利再次感到世界在他脚下旋转着落下去。

他究竟在这里干什么?

阿列克谢抓住他的双肩,他手上的重量非常熟悉,但只有这一次,一点都没有安慰作用。勇利甩脱了他的手。阿列克谢和凛空口中传出的所有语句——他没法听见,声音无法透过已经充满了他耳朵的匆促的寂静,让他的皮肤都颤栗起来。他转过身,甚至都没有跟阿列克谢进行他们之间已经变得如此平常的碰拳头仪式,头也不回地滑向了冰面中央。

他音乐声的第一串音符响起来的时候,就像是从水底传出来的,勇利知道他的表演一定会很糟糕;冰面也有可能会在他的冰刀下融化殆尽。

他想退赛。

***

维克多                                                                            
我不敢相信你专门跑去                                                                           
德国就是为了看雾迪杯。                                                                          

                                                   克里斯
                                                  好像德国离瑞士有多远似的。我坐的火车。
                                                   两个原因:首先我想看斯蒂芬的表演,
                                                   因为我显然能从我同胞身上学到东西,
                                                   第二,有个热辣到不可救药的瑞士冰舞选手
                                                   要参赛。我都不知道他是不是单身,但我可
                                                   以整天看他,或者整夜,或者随便什么。

维克多                                                                          
有那么好看?                                                                          

                                                   克里斯
                                                  也许没有某个我知道的自恋的俄罗斯花滑选手
                                                   那么好看。不过确实,他相当热辣。而且话
                                                   说回来,他肯定不会在跟我躺在同一张床上的
                                                   时候给别的什么人发短信,因为我敢肯定他不
                                                   会像我知道的某个人一样那么混蛋。

维克多                                                                          
我告诉过你了,回信对我来说很重要。                                                                         

                                                   克里斯
                                                  我不管。这辈子我就抓着你这根小辫子了。
                                                   Mon Dieu。好可爱啊。

维克多                                                                           
什么?                                                                           

                                                   克里斯
                                                  这个刚刚上冰的小选手。就那个
                                                   在斯蒂芬之后上场的。他看起来
                                                   就像个十二岁小孩。

维克多                                                                           
他差不多十七岁了。比你升组                                                                           
的时候年纪大。                                                                           

                                                   克里斯
                                                  你终于开始看了?
                                                   他抖得像片树叶。可怜的宝贝儿。

维克多                                                                            
闭嘴,克里斯。我得看这个。                                                                           

                                                   克里斯
                                                  你可以忽视我的信息。
                                                   但你不会的。对不对?
                                                   维克多?
                                                   你认真的?不回复我了?你真的在忽视
                                                   我了?
                                                   啊哦,看起来很疼的样子,但他看起来
                                                   正在恢复状态。
                                                   也许没有。

维克多                                                                             
d katsudonyuuri 没事的。不是什么大事。                                                                            
认真的。还有自由滑呢,你可以把分数赶                                                                             
回来的。把你的4T加回来。                                                                           
Shit! 那不是发给你的。忽略掉。                                                                           
操他的手机。                                                                            

                                                    克里斯
                                                   你是在给刚比完的那个选手发消息吗?
                                                    他就是胜生勇利?
                                                    他之前是你冰场伙伴,对不对?
                                                    维克多?
                                                    我觉得他好像哭了。他的教练正在跟他
                                                    说话。他都还没走到等分区呢。
                                                    现在他把他的手机递给胜生了。
                                                    很明显胜生直接挂了不知道是谁的电话。
                                                    自尊心可疼了吧。

维克多                                                                               
是的。                                                                             

***

勇利希望他听不懂他教练和他妻子在饭桌上说的话,但是他们说的任何一种语言勇利都明白。很自然,凛空的俄语比他好得多,但他还是每一个字都听得懂,离他们的桌子也只差一点距离,什么都听得见。

“我以为会有用的。在谢菲尔德的时候短节目之后跟维克多说话还是有用的。你记得吗?他那次拿了银牌。”阿列克谢叹道。

凛空低声哼着,倾身过去抓过她丈夫刚才和面包、肉和奶酪一起拿回来的巧克力榛子酱,自己浇起来:“而勇利君至今没有把自己的号码重新告诉维克多也一点也没有让你犹豫吗?”

“幸好我爱你,不然我才不会让你偷走我的榛子巧克力酱。”阿列克谢顿了一下,皱着眉头拿回容器,发现里面已经空了。“里面一点都没剩下。不,我一点都没意识到。勇君还在生他的气?”

“不。”勇利把他的盘子放下来——炒鸡蛋和一小片面包,还有小小一份切片猕猴桃——然后在他们身边坐了下来。“我不生他的气了。但我也没准备好把我的号码重新给他。很明显其他人也没人觉得他值得我这样做。”他用叉子把鸡蛋在盘子上推来推去,心里巴望着他能有双筷子用。“但你把电话递给我的时候我拒绝跟他说话并不是这个原因。”最后一句话是轻声耳语地用日语说出来的。讨论发生的事情用日语感觉更安全些。

“那是什么原因呢?”凛空从阿列克谢鼻子底下偷走了小罐樱桃酱的时候甚至都没反应;他不过是眼睛随着那只抽走水果酱的手瞟了一眼,就立刻回到勇利身上。

勇利叹着气舀了一叉子鸡蛋,塞进嘴里开始嚼。在他看来,没有什么比冷鸡蛋更糟糕的了。至少这些鸡蛋热乎乎的,而且调了味,带了一些碎的奶酪和——Speck,牌子这么说的——加上某种绿色的东西,有可能是迷迭香。他咽下鸡蛋。“谢菲尔德不是我的错。当时所有东西都很僵,我的身体不能像我想要的方式动作。很让人丧气,每分钟我都很不喜欢,但我做了一切可以做的事情。昨天……我无可推责,只能怪我无能,不能处理好压力。我不属于这场比赛。也许我就不是为此而生的。我应该能在成年组比赛了。我应该为加入日本奥运会队伍而战。我应该感到兴奋。可是……”

凛空把手里的可颂放下来:“如果你觉得一次糟糕的表演就意味着你得退赛,即使就想一分钟——”好像她能读心一样,虽然勇利在等分区真的有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他昨天花了整整一晚力图忘掉他短节目相关的一切记忆。

“我们也绝对不会让你退出的,勇君。”阿列克谢伸手把他的果酱拿了回来。“说真的?你是认真的?你把那么多果酱全涂在了这么小小的一点点的微型的面包上。”他叹了一口气,把椅子推到后面去,在凛空头上吻了一下,走回自助餐取餐区。

勇利忍不住了。他冲着自己的鸡蛋大笑起来,直到凛空的手指轻轻碰了碰他的胳膊引起他的注意时,才抬起头来。不过不管她想说什么,在另一个托盘落在勇利身边的时候什么话都被咽下去了。

“廖沙招呼我们到这张桌子来的。”雅科夫坐下来,格奥尔吉在他对面落座。“доброе утро。”

各种各样的果酱、涂抹酱和蜂蜜随意地堆在桌子正中:“请自取。”然后阿列克谢把两三块有坚果和谷物的面包扔在了勇利的餐盘上,把他的白吐司拿走。“这是spelt。蛋白质高,复杂碳水化合物,纤维内容很好,而且易于消化。你滑冰之前吃点这个挺不错的。而且味道不错,有些坚果味道。他们刚把它拿出来。你要是想要的话甚至可以抹点果酱,可别抹凛空那么多。”

“Да,非常好。我要让格奥尔吉去再拿点来。”雅科夫严厉地盯了一眼勇利。“你还要赶些分数回来。好好吃。好好滑。”

***

katsudonyuuri d vnikiforov 对不起。我不该挂掉你的电话。

vnikiforov d katsudonyuuri 没事。我没生你的气。只是别再做了。我刚才从廖沙那里抄近道应该是我越界了。

katsudonyuuri d vnikiforov 所有人都说我能做得到,但他们的话我一个都不信。

vnikiforov d katsudonyuuri 你会相信我吗?

katsudonyuuri d vnikiforov 我不知道。

vnikiforov dkatsudonyuuri 好吧,不管你信还是不信,我都信任你。我会看你的自由滑的。你能跳好你的4T。

***

他确实出于某种奇迹,完成了他的4T,而且他的接续步还不错;沿着冰场的边缘流动,最终绕成一个圈,回到他开始的地方。但他的旋转——他就是知道不够好。没有斯蒂芬好。甚至也没有维克多好。而且肯定是没有他平常的水平好。

有什么东西蠕动着爬进了他的脑壳,在脑子的柔软处安了家,轻声细语着疑虑和长篇大论的自我鞭笞。勇利没法从中恢复。至少不能像他需要的那种程度。他的表演并不坏。也不好。它比这两样同时都更糟:它很平庸,很快就会被忘到脑后。

他叹着气走到等分区,在阿列克谢身边瘫坐下来,不肯抬眼看他。

“你比得不错,勇君。”

勇利皱着眉头瞟了阿列克谢一眼,然后才转头专注地盯着显示器:“我没有失败。没有彻底失败。”

他最终得了第十三名。雅科夫提醒他说这样他依然在前三分之一的选手里,但是看着斯蒂芬、格奥尔吉和某个德国选手接受奖牌的时候,他感觉依然是一场失败。

***

出租车驶近停靠在路边的时候,中川正等在大门口。他冲阿列克谢和凛空鞠躬致意,然后从车后厢里拽出勇利大点的那个行李箱,让勇利自己对付他小点的随身行李。

“那么,你第一次进入成年组游荡,感觉如何?”

勇利蹙起眉头,把中川领上楼梯,带进他的房间,向另一个男孩示意直接把箱子扔在角落里就好:“你已经给我发短信说过你看了我比赛了。”

“我是看了啊。我完全不知道该看你什么动作,第一天你摔了两次,不过第二天好多了!”

勇利摇摇头,躺回床上:“我输了。”

“肯定的是那个得了最后一名的人输了。你比他高了二十多名,所以你不是最后一名,因此你没有输。技术上如此。”中川在他身边坐下,也躺下,和勇利一起盯着他的天花板。“记得我去的那个比赛吗,我预赛时候比得非常好,但是决赛时只得了第七名吗?你没跟我说我输了。”

“唔。所以你是要跟我说我是个虚伪的人咯。要安慰我,这可真是个好主意。” 勇利听见门翕开了一条缝隙,回头张望却没见人进来。他正打算回到中川旁边,走廊里传来了一声尖声吠叫;这次小维把门推开到刚好够他挤进来,直接冲向床跳上去,用鼻子拱勇利的脑袋,直到他把狗抱起来搂着他为止。

“来吧。晚饭前我们到沙发上玩Monhan 去。除非你教练打算不给我喂食就把我踢出去。”

“就好像这种事发生过一样。”勇利坐直身体,把小维放到地上,转身冲客厅走去。小玩具贵宾犬跟在他们后面下楼梯,在沙发上跳上跳下,直到勇利和中川在沙发上坐好,才在他们俩中间蜷下来。 

阿列克谢坐在一边的扶手椅上,正在看一场青年大奖赛的资格赛。他时不时会点点勇利的手,让他停一下,仔细看某个选手的技术。那个人跳跃很好,另一个旋转相当华丽。“如果他不是这么毫无表情的话,步法应该会更好。”

中川抬起头来:“他真的喜欢滑冰吗?他看起来像跟什么有仇似的。”

“李胜吉,韩国的。对于一个年轻选手来说,技术分相当不错,但节目内容分就惨不忍睹了。他也许能进青年大奖赛决赛,但我不觉得他会是威胁。至少暂时还不会是。克里斯皮诺这场分站拿了金牌,他才是你该当心的那个,勇君。”

晚饭之后,阿列克谢和勇利继续分析滑冰选手。阿列克谢拿出了雾迪杯的视频,不仅仔细分析了勇利的表演,也分析了其他人的,特别是那些得分远高于他的,比如斯蒂芬,还有得分比他低得多的。中川看了一会儿,才又埋头玩起他的PSP,做些单人任务。过了一会儿,他睡着了,头歪倒在勇利的肩膀上。

“上床睡觉,勇君。我们之后再继续。你的男朋友明显很累了。”

勇利脸红了,但还是点了点头,用胳膊肘捅醒中川:“你睡床,我从走道的衣柜里拿个铺盖。”

***

アイス・カサル・マッダナ 说:
    我不知道谁更棒了,你还是我。

カツキ丼 说:
    怎么了?

アイス・カサル・マッダナ 说:
    就是,你刚从雾迪杯回来,一个星期之后去了克罗地亚,拿了金牌回来。而我发现我们要有三胞胎了。我一直等到你分站赛结束才告诉你!

カツキ丼 说:
    三胞胎?三个,对吧?三个?同时?什么……简直……太可怕了。西郡小崽子×3。

アイス・カサル・マッダナ 说:
    喂!现在我也姓西郡了。

カツキ丼 说:
    别提醒我。

アイス・カサル・マッダナ 说:
    我想用花样滑冰跳跃的名称给他们起名。难道不是很可爱吗?

カツキ丼 说:
    请你告诉我你把这个主意告诉西郡的时候你给他拍照了吧?我这辈子就指着它了。

アイス・カサル・マッダナ 说:
    已发送。哦对,我的父母给我和西郡送了个迟到的婚礼礼物,让我和西郡去东京看大奖赛决赛了!这样我就能看你比赛了!我还能看到维克多比赛了!我太兴奋了!

カツキ丼 说:
    他还没获得他第二场资格赛的胜利呢。

アイス・カサル・マッダナ 说:
    哦,你觉得他不会赢吗?

カツキ丼 说:
     他会赢的。我跟他赌了《冰上》上一期的两份签名版,如果他比第二名高出十分以上的话我就给他。他第一场资格赛只比第二名高了三分,但米拉已经举着冰刀威胁过他说他一定要赢,因为她想要一份。

アイス・カサル・マッダナ 说:
    就是诸冈采访你的那期,是吧?

カツキ丼 说:
    就是那期。他其实打算离开《冰上》,到朝日电视台做初级运动新闻播报了。

アイス・カサル・マッダナ 说:
    说起电视,你做的那期什么综艺什么时候播?

カツキ丼 说:
    你听不到我的声音,不过我告诉你我正在呻吟。我不知道。我不想知道。我不知道我究竟是让谁说服我的。我在电视上跳舞了。我把自己彻底变成了个小丑。

アイス・カサル・マッダナ 说:
    我确信根本没有这回事。你跟你班里的那些朋友一起跳舞的,对不对?

カツキ丼 说:
    修司君和野田酱,对的。他们想在“大阪偶像”来一期,不知怎么搞的我也被他们拽了过去,因为他们也想要一个运动偶像。我并不是个“爱豆”。

アイス・カサル・マッダナ 说:
    说这话的是个刚才还在说要在有他的专访的杂志上签名的男孩,杂志里还有三张还不知是四张他的海报?  
修司君就是那个一直在跟你调情的EXCITE乐队的家伙,对吗?我听有些女孩儿说他新染的蓝色刘海有多热辣。

カツキ丼 说:
    看起来蠢透了。

***

Katsuki Yuuri - [ 大阪のアイドル ]Osaka’s idols - [リアリッティークライマックス]Reality Climax

 

[x]                                                                                                                                    icecastle_madonna          
                                                                                 November20, 2009          
                                                                                 (more info)                      

                                                                                    胜生勇利参加日本综艺真实高潮
和EXCITE的辰野修司和           
LOVE-LY的野田遥一起            
只有采访、游戏和舞蹈部分。           
Hip-hop舞蹈配乐是Sam Shapiro的《黑与金》    
编舞为岩田亚惠子        
翻译和字幕是我做的。以前没做过,
所以请轻拍!                                   

 

文字评论 (2,672)

Swinging_mini_ami (2周前)
すごい!!!!

EXCITE_ME_NOW_SHUJI (2周前)
你为什么要把修司的采访剪掉!那部分才是最好的!他多辣!

01010101 (2周前)
沙发!

iheartkatsuki (2周前)
勇利好可爱,可是为什么结尾时他说的俄语没有字幕?我一定要知道!

     icecastle_madonna (2周前)
     对不起,我不会说俄语,所以我不能把翻译加上,节目也没给出翻译。

sk8erfan_711 (2周前)
我知道胜生勇利会跳舞,但我不知道他会跳hip-hot。好热辣啊!

    iheartkatsuki (2周前)
    史上最棒的打字手误!

         sk8erfan_711 (2周前)
         OMG!太尴尬了!Hip-hop.  Hip-HOP!

i_am_a_troll (2周前)
哦哦哦好性感!现在就带我走!

climax_me_reality (2周前)
我很高兴你保留了那公鸡取笑辰野君头发那段。公鸡是真实高潮里我最喜欢的一部分。
阿光(主持人)是我第二喜欢的部分。那几个“爱豆”有点好笑。不过那个滑冰的小孩,他也太害羞了,不像个爱豆,是不是? 

lovely_lova (2周前)
OMG! SQUEE!  OMGWTFBBQ!
求求胜生君和野田酱成为一对吧!他们俩在一起实在太可爱了!

    boylove4456 (1周前)
    老天,别!我打赌勇利君和修司君在一起会热辣非凡的。我是说修司满脸都写着攻。多性感啊。
    而且我打赌勇利君一定会是个可爱的会脸红的受。

         icecastle_madonna (1周前)
         我不删这条留言唯一的原因是让这里所有人都知道我不喜欢我的视频下有人留这种言。
         只因为勇利君和修司君是知名的爱豆,不意味着你可以说这种话。他们俩都只有十七
         岁。而且勇利君知道这个频道存在。他如果读到这种东西会觉得超级不舒服的。所以
         请不要说这种话。

              boylove4456 (1周前)
              你怎么会知道?!行行好。别又是一个幻想着自己和爱豆有什么个人关系的油管
              阿婆主吧。这是个自由世界!

                   icecastle_madonna (1周前)
                  拉黑了。

shojofan5 (2周前)
好可爱!很高兴我点开看了。不过跟大阪没关系啊!

    EXCITE_ME_NOW_SHUJI (2周前)
    OMG,你都不懂吗?!这三个人在大阪火爆了!我是说,我班里的女孩更喜欢中川君和山
    户君(顺说,他们俩是游泳运动员,身材火辣,人又好,又不像勇利君那么害羞,但是
    ……而且我上的就是他们的学校,可我们不能跟他们说话。他们教室在另一栋楼里,不过
    我们有时会碰到他们,啊啊啊啊!!!),但是总体上来说,大阪最有名的高二偶像估计 
    就是修司君勇利君和野田酱了!不敢相信他们只剩明年一年就毕业了!修司,请你一直留在大阪!

sakura_blossom_4 (1周前)
他们在谈恋爱吗?

    EXCITE_ME_NOW_SHUJI (1周前)
    没有。校规禁止恋爱。不过我班里有些人不管不顾还是谈了,老师不过耸耸肩
    而已。但是偶像班就不一样了。不久前有传言说野田酱和勇利君在恋爱。我不
    知道流言是怎么出来的,但他们俩都得在自己的官方推特上发帖否认。野田酱
    甚至在本地新闻做了一个公告表示否认恋爱。我不知道学校的哪半边更不爽:
    因为勇利君也许有主而不爽的女生还是因为野田酱也许有主而不爽的男生。我
    个人的最爱是修司君!爱死修司君了!

         No_user_name (5天前)
         你怎么知道男孩不会因为勇利君有主而不爽,女孩不会因野田酱有主不爽呢?

da_victor (2小时前)
你的频道这是怎么回事?我两个月没看,感觉跟疯人院墙倒了一样。这些人是什么人?

    icecastle_madonna (2小时前)
    我现在还是不跟你说话,因为你把头发剪了,我气疯了。但是他们是粉丝。大多数是勇利的粉丝。你有竞争者了。
    你打赌输了那些《冰上》的杂志真是太糟了。

         da_victor (1小时前)
         八分!怎么都该够了。十分简直不可理喻。而且不公平而且MB会永远恨我了。

              Milawarriorprncss (30分钟前)
             da_victor最坏了。幸好尤拉爱我,跟我说他还是会寄一份给我的。

                   da_victor (5分钟前)
                   真的?他给你寄不给我寄?我得跟他谈谈了。至少在练习时间我能看到他
                   滑冰。我也许能搞一份来。

Milawarriorprncss (30分钟前)
那句俄语是:Без труда́ не вы́тащишь и ры́бку из пруда́. 意思差不多是“如果不努力,你就不能把鱼从池塘里拖出来。”
雅科夫老说这句话。意识是说我们得努力才能得到,我猜可以这么说吧。不知道了。这是俄语说法啦。

***

(TBC)


作者原注:

翻译:

да - da – 是的
Mon Dieu – 我的上帝
доброе утро - dobroye utro – 早上好
アイス・カサル・マッダナ – 冰堡麦当娜
カツキ丼 – katsukidon-胜生丼
すごい!- sugoi! – 太棒了!

译者废话:

以下是一个被这几天的GPF气到爆炸的译者。不喜欢看太有立场的私货的话不用再往下看了。

YOI的世界真的好棒啊,至少不用直接面对“裁判作妖”这种事情。

不过,刚升组PCS就高到不可理喻这种事情,也就只可能出现在某些高贵国籍的选手身上了。这倒是动画内外都一样。所以呢,不管奥委会说什么,做什么决定,裁判依然在这里,不必担心。呵呵呵呵。

09年的雾迪杯,男单金牌当然是兰比尔瓢虫君。所谓一支独苗。08世锦兰比尔挣来两名额,自己伤了;09世锦瑞士俩去比赛的,一个都没进自由滑……结果还得他自己伤愈归来去雾迪抢名额。(讲真,如果真有克里斯这种厉害后辈,瑞士估计是不会沦落到一个名额都拿不到的,该同人略bug。)日本时任Ace,伤愈归来的矮桥去刷了芬兰杯。抢奥运会最后一批名额的雾迪杯不太会有大牌去凑热闹,所以日本当时也是个刚升组的佐佐木彰生去的。成绩……不咋地。

话说回来。现在男单一线会表演的几乎没有,女单么,呵呵呵呵呵。作吧作吧,作到所有真正会表演的都上不了台子为止。如今这PCS简直是跟TES按比例配着给的。那要PCS有毛线用。【翻白眼

对ISU现在走向非常不满从冰舞大局变化开始。VM依然是最棒的。VM和DW我不站边,现在DW不比了,剩下都不在一个水平上。这次实时GOE显示出来尤其明显,裁判们自己摸摸看良心,把VM分数压成这样也好意思?他们输只不过是个政治问题罢了。见鬼。

我心目中拯救了大俗曲Rrrrrrrrroxane的VM《红磨坊》节目:

Virtue/Moir 2017 NHK FD

评论(21)
热度(116)

© 七山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