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土不腐,楼诚不拆,黑我丞相皆狗带。
哎嘿。

七山墙是西雅图一家艺术电影院的名字。很老很小很有味道。
主要为同人翻译存放和日常看文用。

(重要事情请注意:攻受顺序严重钝感星人。斜线不表示攻受,不要问我谁上谁下,因为这种信息我不懂也不在意……)

【授权翻译】把灵魂放在冰面上 28(第十四章下)

原标题:Bear Your Soul on the Ice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092290/chapters/21921866

作者:SassySalchow (diedraechin)

 

之前更新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醒目预警:本章有两个主人公分别与其他人恋爱/性的内容。


勇利把手指弯折得啪啪响,试图不要坐立不安。他非常讨厌化妆,就算仅仅是“把肤色调匀,减少反光”。这是一次正式的照片拍摄活动,这就更糟了。他从来没有参加过正式的照片拍摄,而维克多的建议——“准时出现,打扮得漂漂亮亮,一点也不难”——这个说法完全没用,形式和内容都没用。下一条也一样:“别忘了给我寄一份海报!”这压根就不是建议吧。

“好吧。胜生君,你坐在最左边的那个箱子上,把冰鞋鞋带系起来。别全系好。注意听我们什么时候叫你抬头。”

勇利冲摄影师点点头,向他说的那个黑色木箱走去。这个场景——他猜应该是这么叫——相当简陋:简单的背景,然后是分开放置的两个木箱。他的冰鞋靠在其中一个木箱上,但是不管是谁把鞋拿来的,都没把他的硬刀套给套上。他四处张望着寻找阿列克谢,他的包应该在他那里。

“尼基弗洛夫也有一对贵宾犬刀套。挺可爱的。”织田桑对他笑着。他专门从美国的训练赶回来就是为了拍这套照片。

勇利点点头:“他……嗯,他看到了我的,也想要一对,所以我让我的朋友寄给我一对,送给了他。”他不习惯和年纪较大的选手说话。他也不习惯和年轻选手说话。他就是不习惯说话。

“我没意识到你认识尼基弗洛夫。”

勇利冲阿列克谢挥挥手,引起他的注意后又提起了他的冰鞋。阿列克谢点点头,去拿他的硬刀套了。“我跟他一起在圣彼得堡训练过一年。我们是朋友。通常情况下。”

“通常情况下?”

勇利咬住嘴唇。他之前并没有想把这部分大声说出口。他叹了口气:“他不太过戏精、讨人厌或者——”

“也就是说偶尔?”但他说话的时候脸上有笑容。“我挺喜欢他的,但他有时候确实让人够受的。”

勇利埋下头,克制着不笑出声来:“对啊。”

***

照片拍摄过程比预想中要好。他最终还是保持心情平静,摄影师似乎也拍到了他们想要的照片,可是当他最后拿到印好的广告时,他觉得他是绝对不可能把这份广告给发给维克多的。永远不会。

海报是沿着“过去,现在,未来”的字样排列的。旅人脖子上挂着他在盐湖城得的奖牌,摆着姿势,旁边写着“2002盐湖城/2006都灵”的传说字样。织田穿着美津浓设计的雪白宽松的官方奥运会运动衫,旁边配着“2010温哥华”字样。勇利正在穿上他的冰鞋。他们把他的头发梳到了后面,但让他留着眼镜,然后他们在他的冰鞋边印上了“2014索契”的字样。当然了,织田桑会去温哥华的奥运会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但勇利能去索契这可是一点影子也没有的事情!

他把头埋在桌上。他明白了。他明白了他们想要的主旨,但是他没想到的是这份海报会如此直白!

不过凛空和阿列克谢对此甚为满意,当他把照片文件作为附加发给优子,告诉她谁都不能给看,连西郡也不行,因为如果照片泄露的话美津浓可能会撤出他的赞助后,优子只是回复他说照片棒极了,而且他看着“不错”。

同时,中川给海报拍了一张照片,发给了修司和野田酱。修司吹了声口哨,勇利恨不得当场死掉。

他的父母期盼着海报的初次发布,这样他们就能加上画框,放在温泉,让客人们都能看到——就放在勇利的奖牌和奖励旁边。

换句话说,他生活中的所有人都是叛徒。

***

vnikiforov d katsudonyuuri 你对你的青年大奖赛的资格赛分配真的一点不吃惊?

katsudonyuuri d vnikiforov 不。日本冰协告诉阿列克谢和我说他们会把我安排到LakePlacid和克罗地亚杯,这样我就能去雾迪杯了

vnikiforov d katsudonyuuri 你终于要升成年组了?!!!?!!!你会努力进奥运会的,对吧?对吧

katsudonyuuri d vnikiforov NO! 好吧,也许吧。不过不是因为我想要升组。日本冰协想让我在成年组做个软亮相,看看我的分数在成年组如何。

katsudonyuuri d vnikiforov 他们觉得我在去年的成年组全国比赛不能很好地衡量我的潜力之类。

vnikiforov d katsudonyuuri 我们会在温哥华玩到嗨的

katsudonyuuri d vnikiforov (ლ‸-)(-‸ლ)

vnikiforov d katsudonyuuri 勇~~~~~利!

***

アイス・カサル・マッダナ 说:
     我知道期限太短了,但是你能帮我代一下冰堡周末中级1班和周末中级2班的课吗?

カツキ丼 说:
    什么?为什么?这是一次性的吗?

アイス・カサル・マッダナ 说:
    两周。我知道要求有点过分,但是就只到这期结束了。豪已经替了我所有的工作日课,他还要教他自己的课。我不能再让他上周末课了。

カツキ丼 说:
    好吧,我来。但你欠我人情。而且我周末晚上需要用冰场,因为我还在练习编舞,很快赛季就要开始了。如果要我代三周的课我就根本没办法了,因为我那时会在美国参加青年大奖赛。你到现在还没告诉我原因。

アイス・カサル・マッダナ 说:
    星期五晚上跟我和豪在福冈碰头,我们会解释的。

カツキ丼 说:
    你们俩是要结婚了还是怎么的?你怀孕了?我想象不到其他理由能让你不能滑冰,而且不能在网络聊天里告诉我。

カツキ丼 说:
    等等。你真的怀孕了,是不是?!我给你打电话。现在就打。

***

勇利沿着冰场的边缘滑行,不时向后看两眼,小心不要碰到场上的其他选手。这场资格赛有不少相当年轻的选手,年轻到让勇利觉得自己老了,而他连十七岁都没到。冰场清空一些的时候,他调整自己的步调,进入起跳步骤,跳出他的三周结环跳。现在已经相当稳定了;比他的萨霍夫三周跳更稳,不过他讨厌萨霍夫跳。

这次资格赛中,阿列克谢把他自由滑中的四周跳给抽掉了;他并不需要多出来的分数。勇利一定程度上是高兴的。他对四周跳还没有那么舒服,他只有60%上下的几率能成功落冰,就算他能站住,大多数时间还是颤颤悠悠的。最好还是别尝试了。

他滑到冰场边缘,抓过水瓶长长地灌了一顿水,另一个选手滑到他身边的时候都没有注意。勇利的意识还有一半在日本,但由于最近的事情一切都很自然。他还是不敢相信优子和西郡已经结婚了。先忘了孩子这回事。结婚了。他的思维还很难转过弯来,就算是他跟他们俩的父母在福冈的登记所亲眼见到他俩登记也罢。优子现在已经永远跟西郡绑在一起了。

“สวัสดีครับ ผมชื่อ พิชิต。”

听到身边传来的声音,他吓了一跳,转过头去。那个从泰国来的小个子选手正冲他微笑,他外套袖子上的徽章说明了他的国籍。“嗨。嗯,我不会说泰语,一点都不会。你会说英语吗?”

这个选手点点头:“对,我会说!我就是跟你问声好,我是披集!披集·朱拉暖,你是胜生勇利!你在去年的世青赛上打破了青年组的世界纪录。我是在曼谷看的,棒极了。你的旋转棒极了。我觉得我最喜欢你的跳接燕式旋转。你的三周半跳为什么能跳得那么干净?我现在大部分的三周半都没法落冰,我的教练就让我一直跳两周半。”他停下来喘了口气,露出微笑。

“谢谢。”勇利挠挠后脖子。感觉又像是跟萨拉·克里斯皮诺打交道,只不过这次他被困在了冰上,不能找借口说他要去找教练溜走。滑冰练习时间在十五分钟前刚刚开始。“嗯。练习。我直到十五岁才能干净地完成我的三周半跳,即使现在也不是一直很稳定。”

“这样说来,我没有太落后啊!这信息很有用。这是我第一年参加国际比赛。结果他们把我一直派到美国参加资格赛。”

勇利点点头:“我也是第一次被派到普莱西德湖。”

“我知道!我已经在关注你的事业走向了!非常有趣。你滑冰风格跟很多其他人都非常不同。我非常喜欢你的节目。你的节目……我不知道这个词的英语怎么说。”

勇利大笑起来。找不到他想要找的说法,披集看起来真心地失望。“有时候确实会有这种问题。不过你的英语相当不错了。你应该感到自豪。”

“谢谢!”披集从裤子的侧袋里掏出一个小相机。“你能跟我一起拍个自拍吗?求你了?”

“呃,好吧。”

披集一秒钟都没耽搁,直接凑到他身边,直接摆出了合适的姿势。勇利想,他肯定经常这么做。“数到三笑一笑!一。二。三!”

闪光灯亮,勇利眨眼了,但这对披集来说似乎完全没有影响,他已经微微皱着眉头查看照片了。

“勇利,你闭眼了!我们再来拍一张!”

最终,拍了四次披集才对自拍的照片感到满意:“我们应该在滑冰之前穿着服装再拍一张!快说你同意!”

勇利深吸一口气,但还是露出了微笑。披集身上有些东西就是让他喜欢:“当然了。”

“你最好了!”

不远处突然传来语调快速的泰语,断喝声打破了这个场面。披集转身向对他大叫的女人挥挥手。一个梳着马尾辫的高个子男人站在她身边,一脸沉思的表情看着他们。“那是我的教练。她说我应该去滑冰,不该在这里瞎胡闹。再次感谢你啊,勇利!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

勇利转过身从挡板边抓过水瓶。突然发现阿列克谢正支着双肘倚在一边,他只有一点惊讶。

“廖沙!你吓了我一跳。”

“对不起,勇君。我觉得这是我听见你跟非维克多的花滑选手交流字数最多的一次。干得好。”他咧嘴一笑。“不过我吃惊的是他说话的时候能一口气都不喘。”

***

vnikiforov 祝你们在雾迪杯好运@christophegc, @popo_georgi 和 @yuurikatsuki!本来想过去,可是我的教练说我的节目还没打磨好。 1天前来自Tweetie

vnikiforov 我重写了五次才把所有想写的话全塞进去。为什么推特不能多给我几个字!#维克多需要140以上  1天前来自Tweetie

vnikiforov @sk8ergrrrrrl 这不是特权因为我真的需要! #维克多需要140以上  1天前来自Tweetie

vnikiforov @nikisgirl 不,不是去比赛,我只想去看比赛。我今年限制了国际比赛的数量。 1天前来自Tweetie

vnikiforov @christophegc 我以为比赛的是你?他们另派了斯蒂芬去?该死。  1天前来自Tweetie

vnikiforov @popo_georgi 我知道那账号里什么都没有,但那是他的官方推特。阿列克谢说我不能圈他的另一个帐号 #教练的命令 1天前来自Tweetie

vnikiforov 请大家都去给@yuurikatsuki发好多好多信息,劝说他像一个正常人一样使用推特。 #showeryuurikatsukiwithlove 1天前来自Tweetie

vnikiforov @iheartkatsuki 就算他确实有一个个人推特,我也不能告诉你。非常抱歉。 #showeryuurikatsukiwithlove 6小时前来自Tweetie

vnikiforov @iheartkatsuki LOVE-LY? 5小时前来自Tweetie

vnikiforov RT @iheartkatsuki 是以大阪为基地的少女组合,相当受欢迎。有人有时会看到胜生君和其中的主唱之一在一起 http://tiny 5小时前来自Tweetie

vnikiforov 为什么我一点都不知道?#胜生勇利 #love-ly #爱情??? 5小时前来自Tweetie

vnikiforov @sk8madonna 我不是参与传播八卦!我是想对谜题刨根问底! 4小时前来自Tweetie

vnikiforov @sk8madonna 根本不是一回事! 4小时前来自Tweetie

vnikiforov @sk8madonna 他在谈恋爱吗?粉丝们想知道。#胜生勇利 4小时前来自Tweetie

 

katsudonyuuri d vnikiforov 你在干什么?给我停下。校规。你为什么一直都会忘掉?

vnikiforov d katsudonyuuri 你有了个女朋友而且你还不告诉我?勇利,我受伤了。

katsudonyuuri d vnikiforov 野田酱不是我女朋友。我们住得很近。我都没意识到他们在拍我们的照片。那是好几个月之前的事情了。

katsudonyuuri d vnikiforov 通常还有其他人跟我们一起走,但那天有比赛。

vnikiforov d katsudonyuuri 好几个月了?她挺可爱的。干得不错嘛你。

 

vnikiforov RT @yuurikatsuki 嗨。谢谢你的支持。@lovelyharuka和我没在谈恋爱。@vnikiforov是个白痴。 3小时前来自Tweetie

vnikiforov @sakuraice He told me I had to keep the lastbit. #胜生勇利对我很坏 3小时前来自Tweetie

vnikiforov RT @sk8madonna http://twitpic.com/6b5m #让胜生勇利看到爱 3小时前来自Tweetie

vnikiforov @popo_georgi 气坏了,他没有横幅——虽说我跟勇利那块横幅毫无关系 :( 3小时前来自Tweetie

vnikiforov @popo_georgi http://twitpic.com/hdd8qvb #让格奥尔吉波波维奇看到爱 15分钟前来自Tweetie

vnikiforov @emoisawayoflife 对,背景里就是 @popo_georgi 兴趣寥寥地看着我最后一分钟写出来的横幅 10分钟前来自Tweetie

vnikiforov RT @popo_georgi @vnikiforov 是一张纸写着Davai!还用记号笔写着我的推特名。写得很烂。 8分钟前来自Tweetie

vnikiforov 快来帮帮我。 @popo_georgi 正嘲笑我的字难看 #为什么大家都对我这么坏 #别让格奥尔吉波波维奇看到爱 5分钟前来自Tweetie

 

yuurikatsuki ツイッターで応援してくれた皆さん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ドイツに頑張りま!   3分钟前来自短信

yuurikatsuki 感谢所有在我的推特上留言祝我好运的人。我会在德国加油努力的! 3秒前来自短信

***

勇利合上手机,叹了口气。

“你准备好了吗,勇利君?”凛空碰了碰他的肘部,示意他往登机口走。“开始登机了。”

“不,我没准备好。”他看向凛空。自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勇利比他自己想象之中成长得更多,但是——“我真能跟成年组的选手同场比赛了吗?”

“这是我们要来看看的。不过勇利君?”

“ 何ですか。 ”

“你比得如何无关紧要。雾迪杯只是练习而已。记住。”

他深吸一口气,点点头,把背包网上提了提。“往前走一步,对吧。”然后他踏上了登机桥,凛空和阿列克谢跟在他身后。

(第十四章完)


作者注解

翻译:
สวัสดีครับ ผมชื่อ พิชิตขอโทษ. - S̄wạs̄dī khrạb p̄hm chụ̄̀x phichit k̄hxthos̄ʹ. – 你好。我的名字叫披集。(谷歌翻译翻成了“你好,对不起我征服了。”)(如果有人懂泰语,想帮我改正一下错误的话,请告诉我)
何ですか。- Nandesuka? – 什么?(较礼貌生疏的说法)

我之后会来加一个时间线的链接的。 大概已经完成2/3了。这一章衔接了08-09赛季和09-10赛季。也就是说很快就是温哥华奥运会了!;) (不过也许并不是下一章了)。

千万别因为维克多/克里斯或者勇利和中川的那一吻生气……他们不过是在成长而已。勇利/维克多永远是最后的目标!

再次感谢yuurisvicchan帮忙翻译推特!


译者废话

上一次更新Lofter抽风,造成困扰十分抱歉。


啊,09-10赛季,我第一次认真看比赛的赛季……【远目

但那是个多么混乱的赛季啊,跟今年一样……

勇利小盆友去的Lake Placid就是上周刚刚结束的茶几大奖赛美国站的举办地点,一个巨偏远的纽约上州的山里场馆,虽然人家也办过冬奥会……

作者跟织田小猴肯定不熟,一个又萌又逗的货,而且可能比勇利还爱哭,这文里的描写绝对OOC了。(当然她跟兰比尔ms也并不熟,因为也OOC了233333)

披集和Ciao Ciao出现了。Ciao Ciao的原型应该是驻扎底特律的著名编舞Camerlengo,给很多人编过舞,日本最有名的就是矮桥和明子(矮桥我个人最喜欢的两个LP都是他编的!)但是他做教练只带冰舞选手。

看一个明子的蓝孔雀吧。Camerlengo的编舞。

2012/2013_GPS_NHK_LFS1_Akiko Suzuki

评论(2)
热度(92)

© 七山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