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土不腐,楼诚不拆,黑我丞相皆狗带。
哎嘿。

七山墙是西雅图一家艺术电影院的名字。很老很小很有味道。
主要为同人翻译存放和日常看文用。

(重要事情请注意:攻受顺序严重钝感星人。斜线不表示攻受,不要问我谁上谁下,因为这种信息我不懂也不在意……)

【授权翻译】把灵魂放在冰面上 27(第十四章上)

原标题:Bear Your Soul on the Ice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092290/chapters/21921866

作者:SassySalchow (diedraechin)

 

之前更新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醒目预警:本章有两个主人公分别与其他人恋爱/性的内容。


“勇利,他们刚放了维克多!你知道了吗?”

勇利冲进主厅,努力让手里的三碗炸猪排盖饭保持平衡。他在优子面前放下一碗,然后端了一碗给西郡,才把自己那份揽到面前。他一直留着在世青赛获得银牌挣来的那碗炸猪排盖饭,这样世锦赛的时候他就可以和西郡和优子一起吃了:“知道什么?”

优子指着屏幕:“他剪了头发!他怎么能?为什么?太糟糕了!世上最糟糕的事情!我要是知道他剪了头发我根本就不会帮他!”

西郡朝她靠过去,伸手在优子的后背画着圈。勇利不得不转开眼神,所以他专注地盯着屏幕上维克多的身影。他的发型不错;勇利必须承认,一旦度过最初的震惊感,他挺喜欢的。发型让维克多看起来年纪大些了,但是某种意义上也没那么……可及了。并不是说维克多从前看起来可及过……勇利着迷地看着,几乎没听见西郡的这句评论:“勇利肯定会帮你转告他的。”

优子转头怒视着西郡:“我会自己告诉他的,非常感谢。”她的不爽心情也没有阻止她向后靠在西郡身上。勇利咳嗽起来。

西郡回应地露出得意的笑容:“自己找个女朋友去。”

“别那么想当然,豪。也许勇利更想要个男朋友。”

勇利叹气:“勇利宁愿什么都不要,因为最终结果会是被他学校的教务训一顿。”

西郡大笑起来,然后他们转过头去看维克多的短节目,炸猪排盖饭被暂时忘在脑后。优子全程咬着嘴唇,西郡某一刻甚至把脸都转了过去:“他的3A跳空了。”

然后是一个后外点冰四周跳。“这本来应该是个联合跳的。”勇利哀叫起来。

在短节目的最后,维克多得了第八名。他们没人能记得维克多有过第五名以下的成绩。


***

katsudonyuuri d vnikiforov 你没事吧?

vnikiforov d katsudonyuuri 好点了,但我还是比格奥尔吉名次高。

katsudonyuuri d vnikiforov 他在你们全国比赛不是得了金牌吗?

vnikiforov d katsudonyuuri 是的。

katsudonyuuri d vnikiforov 我喜欢你的发型,但是……

vnikiforov d katsudonyuuri 但是?

katsudonyuuri d vnikiforov 没什么……我猜我只是怀念给你编辫子吧。听起来挺蠢的。别管了。你的头发挺好看的。

 

维克多把手机塞进外套口袋里。他并不十分喜欢用推特跟勇利交谈,但勇利拒绝把电话号码告诉他,说他用推特更经济实惠。不过为什么他还是拒收他的电子邮件呢——维克多只能猜想勇利还在想法报复他,而维克多决定纵容他。他当然要纵容他。

也许他不就不该把头发剪了?不。维克多咬住嘴唇,摇着头,直到他崭新的长长的刘海遮住他的眼睛。

至少这次出行他不用付漫游费了。

他的胡思乱想被雅科夫和格奥尔吉的到来打断了。雅科夫只瞥了他一眼,然后刻意地将目光投在冰场上。“跟我对你的期望差不多好了,维佳。”

格奥尔基露出极浅的嘲笑。维克多排名这么差并不常见。维克多长叹一声:“我觉得我给自己下了蛊。”

“你今天滑得太迟疑了。你的节目构成分没到该有的水平,刨掉错误也一样。”雅科夫招招手让他们俩跟上,他们迅速地肩并肩开始往前走。“你要把你的伤赶出你的思维,维佳,不然俄冰协把你送过来就根本没意义了。”

维克多点点头。

***

维克多最终成功振作自己,得到了第四名。没有上领奖台,但是靠俄罗斯派到世锦赛的三个选手,他们最后的名次已经够高,明年的奥运会能有两个名额。

晚宴完全没有往年的欢乐。美国努力赢得了三个名额,加拿大也是。对日本来说,织田的回归大有裨益,他们也勉力获得了两个名额,但他也没上领奖台,名次比维克多还低几名。

不过没人看起来有克里斯托弗·贾科梅蒂那么失望,这让维克多有些在意。他喜欢克里斯托弗。他们在其他聚会中玩得很开心,所以他端着两杯不太具有安慰作用的气泡苹果酒(译注:这货没酒精)走到他身边。维克多永远也想不通为什么美国的饮酒年龄那么高。这比在日本还糟!至少在日本这回应该会有清净的地方让他安安静静喝点香槟。

“来点苹果酒?我以为这应该是苹果做的,但是味道完全不像,而且气泡也太多了。”

克里斯托弗抬起眼看看他,露出一个微小的笑容,从维克多手中接下了杯子:“我宁可要杯Schnapps。”他摇摇头。“多亏了我糟糕的排名,瑞士一个席位也没拿到。你起码还有个理由,是受伤归来。斯蒂芬本能保证瑞士至少能进奥运会。”

“但他不在这里。即使他在,他也会是受伤归来。别担心这个;秋天还有雾迪杯。”维克多在他身边落座,趁此机会上下打量这另一个选手。他用片刻时间回想克里斯托弗的节目。甚至一年之前这两个节目都该是合适的,但是过去的一年里,青春期戏剧性地改变了他,和维克多自己的青春期大不相同。克里斯已经比他高了,高得并不多,但是他的肩肯定宽多了,背部也厚了。他已经不能再像他十五六岁时那样扮演一个跋涉过草原的纯真少年了。“你为什么要选《溜冰圆舞曲》?”

克里斯摇着头:“我没选,我教练选的。而且坚持要用它。这类音乐以前跟我很搭。”

“如果是我,我绝对不会让他再帮你选音乐了。你跟这音乐根本没共鸣。”

“我知道。”克里斯深吸一口气,转入他熟悉的法语,并压低了声音。“我在考虑离开这个教练。我青年组时候的教练给我发了邀请。他想重新指导我。约瑟夫·卡皮瑟克。”

维克多点点头。卡皮瑟克是雅科夫的一个同事,而所有雅科夫尊敬的人必然都不错。“也许是个英明的决定。但不论如何,你应该对自己的节目有更多掌控。”

克里斯笑了,向维克多的方向更转了转:“有什么建议吗,mon ami?”

维克多摇摇头,他的刘海随之晃动。他思索着举起手指放在唇边:“你也许应该去研究一下莱的《爱情故事》或者《我俩的时光》。”

“ Très romantique .”他的手指拂过维克多的手臂,拇指在他的腕部轻轻地摩挲着。“Qu'est-ce que je ferais sans toi ?”

维克多舔了舔嘴唇。脑中跳出了几句关于漂亮眼睛的赞美话,但他又吞了回去。太俗滥了。能奏效的应该是直奔主题:“ Tu me dragues ?”

“ Mais oui .”

***

“好吧,那我们就假设我接受了你的建议,滑了首让人牙酸的爱情歌曲,”克里斯托弗顿了一下。“但我觉得我还是演不了失意的情圣。”

维克多翻身,单手支头:“不啊,你干嘛要演这个?我不是为了这个给你提的建议。”

“那你这个建议的意思是?”克里斯伸手想把维克多眼前的头发拂开,但那刘海老是自己滑下来。“那你是为什么提的?”

“目标并不是让你在冰上讲一个爱情故事,而是诱哄观众爱上你。”

克里斯的唇角缓慢地挑起:“让观众恋爱?”

维克多点点头:“干嘛不呢?你知道该怎么调情。引诱他们……”他的手机提示音响起,床单颤动着,维克多转身过去。

“别告诉我你在跟谁谈恋爱。你还没从和艾洛蒂之间的烂桃花吸取教训啊?”

维克多手里按着一条回复,大笑着答道:“我吸取教训了,但那不是烂桃花。我不过是要给朋友回条信息。”

“在另一个人床上的时候?”维克多不用从手机上移开视线就知道克里斯正撅着嘴。他从另一个男孩的声音里就听得出来,紧随其后的是肩膀上传来的执着的嘴唇的触感。

维克多咬住嘴唇:“我觉得因为一夜风流而忽略了他,这理由他是不会接受的。”

 

katsudonyuuri d vnikiforov 这两天我不会回复了。要出门。但你还是得每天发信息。

vnikiforov d katsudonyuuri 你碰不到手机了吗?

katsudonyuuri d vnikiforov 我要去鹿儿岛看中川的游泳比赛。所以我没有空闲时间。

vnikiforov d katsudonyuuri 我的心碎了,勇利!比起我你更愿意选择中川?你确定你没跟他谈恋爱?

katsudonyuuri d vnikiforov 让贾科梅蒂亲一亲就好了。你们在旅馆大厅被拍到了,他的舌头都伸到你喉咙里去了,顺便告诉你。

katsudonyuuri d vnikiforov 还有,中川是我朋友,没有进一步关系。

vnikiforov d katsudonyuuri 你玩阴的。

 

“我们的照片上网了,顺便告诉你。”维克多把他的手机重新放回床头柜上,叹了口气。

克里斯的手指环上了他的手腕:“你介意吗?”

“并不十分介意。”

***

勇利在靠近看台顶部的地方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他从没现场看过一场游泳比赛,也从没来过鹿儿岛,而且所有人都建议他起码在假期里抽点空出来好好玩一玩。那么如果不允许他滑冰的话,跟中川一起玩也挺好玩的。况且,他们已经计划好了要看他们能靠活火山多近。

(而且坐火车的时候他终于逮到机会继续玩怪猎了。最近他在长谷津的时候,优子和西郡卿卿我我得让人心烦,于是西郡已经彻底忘记了怪物猎人的存在。不过当他在福冈和中川碰头的时候,中川立刻挥舞起他的PSP,大声宣布该去玩几轮任务了。)

勇利皱着眉头看向下方100米蝶泳的运动员集合的地方。他不知道有几场预赛,也不知道中川会是哪个预赛比,而且所有人都戴着泳帽和泳镜,他都认不出中川是其中的哪一个。

“胜生!”其中一个运动员挥起了手。 

勇利挥挥手回应。黑色泳帽,两侧边缘有紫色荧光条。很容易辨认。他看着他现在知道是中川的运动员登上池边的起跳台,手指抓住跳台边缘。开始的信号声响,所有人都跃入水中。勇利不知道他该看什么,不知道中川水平如何,甚至不知道这个比赛的级别如何,这让勇利更为他的朋友捏了一把汗,也让他聚精会神起来。

他内心里有一小部分知道中川穿戴着他游泳装备的时候看起来实在很好看。

当他开始在福泽读书的时候,勇利以为他和其他运动项目毫无共同点,但这不对。他已经了解到,游泳和滑冰相当类似;虽然你技术上是和其他运动员比赛,但这不是一种直接的竞争关系。相反,这是一种看你自己表现得如何的比赛。中川说了,这次比赛他得了多少名其实并不重要。就算得了第一名,如果他没有打破自己之前的最快纪录,那他还是会失望的;他需要地区赛的官方时间数据,进入国家级和国际级的资格赛。

当然,如果他确实得了第一名的话,他不会不高兴的,虽然说预赛时候的时间只在决定进入决赛资格时游泳。至少在勇利理解中是这样。

中川从游泳池里爬出来,指向入口的时候,勇利抓起包,开始往下走。决赛之前还有几个小时,他们计划好了要在体育场周围转转,探索一下。

***

 

katsudonyuuri d vnikiforov [pic] 活火山

vnikiforov d katsudonyuuri 这玩意危险吗?那是那个游泳运动员吗?

katsudonyuuri d vnikiforov 并不,是的。你昨天漏了一条信息没发,所以明天你要发两条。中川醒了,我要去玩怪猎了。

vnikiforov d katsudonyuuri 怪猎???

***

“最高!”中川把他的PSP扔在膝上:“我不敢相信我们终于打败了Lunastra。”

“坚持就是胜利。”

“是啊,对。”中川语调里的什么东西让勇利抬起了眼睛。比他很短时间之内的声音都轻缓得多。“我想谢谢你陪我来了鹿儿岛。其他游泳运动员都想在暑假剩余的时间真正休个假,之前课程刚结束的时候我们有个比赛来着,所以我不能怪他们。但我很想参加这次比赛,而且一个人去参加比赛太惨了。”

“呃……对,这不是问题,真的。”勇利重新把视线投回游戏上,虽然现在屏幕上只剩主菜单了。“不过我不是很能理解。我去参加比赛的时候通常只和我教练和他妻子一起去。”

“胜生?”

勇利转头看着中川。他正倾身凑在身边,他们俩之间的距离不经意间竟已只有一半了,宾馆的洗发水香味在空气中萦绕着,掩盖了依然鲜明的氯味。

“我可以吗?”中川的眼神飘到勇利的嘴唇上,勇利无意识地伸舌头舔着,牙齿划过皲裂的皮肉。

他点点头。

这和勇利想象中的初吻完全不同。他以为会更湿润些,可是当他们继续这个吻的时候,中川的嘴唇相当干燥。当唇上薄薄的皮肤破开的时候有些刺痛,但是却没有让他不舒服。实际上刚好相反,柔软、愉悦而缓慢。勇利伸出舌头想润润嘴唇,结果却擦过了中川的嘴唇,而那感觉更好了;中川尝起来有些像他之前喝过的李子味的弹珠汽水,令他惊异地好,而且非常适合中川。

吻随着轻柔的响声停止,勇利立刻转头盯着他的膝头,手紧紧地捏成拳头。现在该如何了?

“胜生?”中川听起来相当迟疑,像是不确定。勇利不喜欢这点。中川一直都是很自信的。不像他自己。“嗯……那……不太坏,对不对?”

勇利摇摇头,冒险瞟了一眼过去:“不。我挺喜欢。”他的脸上发热,迅速地把头又埋了下去,把手里的小小手柄翻来覆去。并没有什么区别,他还是从眼角的余光看到中川脸上咧开的笑容。

“好吧。好的。我们再来玩一局?”

***

vnikiforov d katsudonyuuri 我花了一点功夫,但我终于找到了一版有字幕的新钢炼!我们得同时一起看。

katsudonyuuri d vnikiforov 你知道要协调我们俩的日程有多困难吗?顺便,你不是该在计划你的奥运会节目吗? 

vnikiforov d katsudonyuuri 你也不该在计划你的奥运节目吗?你打算学个四周跳吗? 

katsudonyuuri d vnikiforov 我还不在成年组,即使我在,我上次全日比赛的排名也不够高,你为什么会觉得我这次就能上?

vnikiforov d katsudonyuuri 因为你是勇利而且是我认识的最好的日本选手。

katsudonyuuri d vnikiforov 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这个评论。

vnikiforov d katsudonyuuri 显然是跟我一起看FMA:Brotherhood咯。

vnikiforov d katsudonyuuri 勇利,你为什么不回答我?

katsudonyuuri d vnikiforov 我会跟阿列克谢谈的。

***

勇利一步踏在他做跳箱子练习旁边那个小点的箱子上,深吸一口气,跳到地板上。新训练日程糟透了。他几乎天天都要去健身房;有些天做跳箱子练习,有些天单腿下蹲,剩下的日子做深蹲跳。虽说如此,他的跳跃高度确实开始进步了,但实在是太累。他为什么会以为学习四周跳是个好主意?

不过疲劳并不是他休息的原因;而是因为他的手机在刚才过去的三分钟之内一直在响个不停。他翻开盖,一条一条读他的消息,顺手抓过他的水瓶。有很多条推特提醒,但这本来就是意料中的事情;他和维克多还有小遥是朋友,这两个人都有成堆的活动,而他们俩都停不住手,每时每刻都在平台上不断给所有人更新一切事情。中川发了一条短信来问他在哪里;勇利迅速回答说他在六楼健身房里。优子也发了一条短信来,问他说已经过了一个多月了,他什么时候会再回长谷津。勇利忍住冲动,才没有回答说什么时候西郡不随时动手动脚,每五分钟勇利就得转过头去,他再回家。

然后是阿列克谢发来的短信。

阿列克谢
下周去东京的日程已经订好。已经通知了你的学校。和美津浓约了赞助商见面。

新鲜事。而且是大事。美津浓提供了国家队的服装,并包办了奥运会服装。为什么他们想要赞助他?他又不会去奥运会——这才是真正的问题。

阿列克谢
既然我们要去东京,日本冰协也要跟我们约谈。

好吧,那肯定不是好事。

“胜生君,你再来一遍跳箱子练习就来练举重。”

勇利冲他的训练员点点头,把手机塞回口袋里,转身面对箱子,准备好开始跳跃。

 

(TBC)


 

作者原注:

翻译

mon ami – 我的朋友
Très romantique. – 非常浪漫
Qu'est-ce que je ferais sans toi? – 没有你我该怎么办?
Tu me dragues? – 你在跟我调情吗?
Mais oui. - 不过当然了
“最高! - Saikou! - 太棒了!

千万别因为维克多/克里斯或者勇利和中川的那一吻生气……他们不过是在成长而已。勇利/维克多永远是最后的目标!


译者废话:


评论(2)
热度(81)

© 七山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