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土不腐,楼诚不拆,黑我丞相皆狗带。
哎嘿。

七山墙是西雅图一家艺术电影院的名字。很老很小很有味道。
主要为同人翻译存放和日常看文用。

(重要事情请注意:攻受顺序严重钝感星人。斜线不表示攻受,不要问我谁上谁下,因为这种信息我不懂也不在意……)

【授权翻译】把灵魂放在冰面上 23(第十二章上)

原标题:Bear Your Soul on the Ice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092290/chapters/21625916

作者:SassySalchow (diedraechin)

 

之前更新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勇利站在福泽学园入口的两根砖柱中间,深吸一口气,把书包往肩上提了提,把夹克衫的袖子往下拉到盖住满是汗的手心。“偶像和运动员”——简称IS——方向的学生没有参加普通学生的入学培训活动,但即使他们要参加他也得缺席,因为他还在俄罗斯完成他的赛季。入学培训日正好是世界锦标赛期间,他那会儿正死乞白赖地求着在圣彼得堡多呆几天,这样他就能最后一次照看马卡钦了。 

“迷路了?”

他看向女孩,她校服的校徽下面别着个什么徽章。“有点吧。”

女孩笑意温暖地看着他:“嗯,我是学生会的,所以我也许能帮你。你是哪个班的?”

“1年级E班。”

那温暖的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笑容冷得多:“你是IS项目的?普通学生是不该和IS学生说话的。可能会罚关禁闭。你真是?”

勇利点点头:“我是的。我叫胜生勇利。”他把手伸进口袋,掏出一张写明了班级分配的纸。微笑回来了,勇利暗暗松了一口气。他可不愿意进新学校的第一天就给学生会的人留下什么坏印象。

“对不起,你看起来并不像一个偶像。”女孩已经开始往教学楼走了,勇利紧赶几步跟上她。

“我不是偶像。”校服外套的面料夹在手指之间感觉十分粗糙,他集中精神感觉那触感。“我是……”他叹了口气。

“那你是运动员项目的咯?”

“是的。我是个花样滑冰运动员。”

“哇哦。好像有个相当棒的年轻花滑选手最近在什么大的国际比赛里得了名次。报纸上有。你见过他吗?”她听起来真诚地很好奇。

“嗯……我觉得那应该是我。我在上个月的世界青年锦标赛里得了第二名。”他缩起头看着地面,她也可能在说世青赛上的另两个日本的青年组选手,但他们俩一个都没有进前十名。“我在国外训练了一年,刚刚回来。”

“祝贺你。”女孩在楼梯顶端的三楼停下了脚步。“你的班级应该是走廊尽头的那间。所有的IS教室都在这栋楼里。如果你需要帮助的话,我是2年级C班的清浦惠美。认识你很高兴,胜生君。” 

“谢……谢谢你。我也很高兴认识你。”他看着惠美转头奔下楼梯,然后转向自己的教室,打开门。

这个班并不大;只有不到二十个学生,包括他自己。他可以轻易地分辨出“偶像”和运动员之间的区别——大致上是对半开,但大多数女生都是偶像,跟卡嘉和米拉还有其他选手一起训练了一年之后这点事实让他有点失望。所有人都好奇地看着他。

今年会是漫长的一年。

***

维克多
勇利的开学第一天怎么样?

发给 维克多
我对廖沙发火了,因为他说我们整周都不训练了,让我先适应学校。

维克多
有那么糟?

发给 维克多

维克多
把我的海报贴起来,会让你感觉好一点

发给 维克多
我已经贴起来了。有效果。谢谢。

勇利没说的是,他把他所有的维克多海报都贴起来了,阿列克谢觉得十分有趣。所以现在他教练在大阪的家里他的房间里差不多整面墙都贴满了维克多的海报和招贴画。

他确保让阿列克谢明白维克多永远都不能知道这个。

***

他花了几个星期才建立起新的作息时间来。在某些事情上,回到日本是件好事——他的闹钟不再在凌晨三点炸响,所以他早上可以多睡两个小时才爬起来,取决于每天的日程做晨间热身或者训练。阿列克谢已经给他加了力量训练,还增加了他的柔韧性训练,因此有一些上午是在体育馆里进行的,另一些则是在他房间空地地板上拉伸,剩下的就是长跑五千米。

他实际上最喜欢长跑的那些日子。凛空会和他一起去,他们或者会聊天,或者会各自听些音乐,但她永远都知道最好的长跑路径,带着他跑,这样他在锻炼时就不会感到无聊了。有时候小维也和他们一起去,但是只在勇利不用上学的那些天,因为带着小维他就只能走五公里,而不是跑,这就是带一条长着小腿的玩具贵宾犬的危险了。但是勇利宁可放弃一切也不肯放弃小维,他很高兴能把它一起带到大阪来。

学校令人丧气。没有他想象中那么糟糕,但是从他之前一对一的几个小时课程转到重新长时间地坐在课堂里,这感觉糟透了。而且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同学交往。运动员这边,有一个网球选手,一个柔道运动员,几个游泳运动员,个把体操运动员,两个排球运动员,还有一个国家级水平的U17队伍的足球选手。他是唯一的冬季运动选手,在基本训练以外,跟这群人里的其他人里几乎毫无共同点,而即便如此,讨论他的教练想让他训练的肌群在勇利看来也不有趣。

然后还有那些偶像。男孩里,有一个独唱的,另三个是一个组合的,剩下两个人在二年级。他根本还没开始搞明白女孩子们都是怎么回事,虽然很多男孩都在说其中一个是写真偶像。

他们嘴里说出来的话,勇利一个字也听不懂。

***

维克多
对不起,你周末的短信我都没有回复。

维克多
勇利。我说了对不起了。你干嘛不给我发短信?

维克多
是报复么?

发给 维克多
哦,我不能也无视你的短信喽?这是现在的规矩吗?

维克多
别刻薄啦。我很忙啊!我到巴黎去拍广告了,在那里见了艾洛蒂。

发给 维克多
那是那个法国选手对不对?狗仔队抓到你了吗?

维克多
没有。

发给 维克多
万一被他们抓住了雅科夫会有多怒?

维克多
勃然大怒吧。那就值回票价了。

***

发给 维克多
日常短信:在计算我的技术分之外,我为什么非得懂数学?

维克多
你用不着懂。你选好音乐了吗?

发给 维克多
没有。我不知道该从哪儿开始。我得跟廖沙谈谈。

***

“我要带一个编舞师来。”

勇利正在练习一套旧的步法,听到声音,他抬起头来。他们之前讨论了音乐,但是没有达成任何有效进展。勇利有两个想法了,阿列克谢建议也许两首中间再定一首爵士乐,应该是个好主意,所以他需要再浏览一遍他的音乐列表了。

他知道很多滑冰选手都是找编舞师合作的,他以前这么做过,但他很喜欢上个赛季由阿列克谢给他编舞。“为什么?”

他的教练深吸一口气:“如果另找人来编的话,《樱花》这个节目应该更强些的。而且我认为作为一个花样滑冰选手,你适合抒情的乐曲,所以我想另找个能办到的人来。或者说,另找两个人吧。”

所以不止一个编舞师。勇利皱起了眉头:“两个节目你一个都不编?”

阿列克谢冲他招招手,让他到冰场边上来:“其中一个节目我来编,另一个嘛,她随时都会到这里来。”

“我连音乐都没有!”他该跟编舞师说些什么?如果他不喜欢这个编舞师编的节目怎么办?他不能跟阿列克谢对着干,对不对?

“这不是问题。他们就是来看看。”他的教练笑得露出一排牙。

“你看上去也太过沾沾自喜了,阿列克谢。”

“勇利!”

美奈子穿过冰场的大门向他们走来。

阿列克谢倚在挡板上:“美奈子老师是主要的编舞师,凛空会从旁协助,因为她更懂滑冰。你觉得怎么样?能跟她们合作吗?”

勇利露出了微笑:“能。”

“你现在笑了,不过我觉得你需要不少运气。”

***

维克多
雅科夫就是个监工的。

维克多
他说我得挣自己的食宿钱,今年夏天起码参加一次商演。

发给 维克多
这是坏事吗?我都要参加商演。

维克多
你要参加?哪个?在欧洲吗?票开始卖了吗?

发给 维克多
我要上床睡觉了。晚安。

维克多
Yuuuuuuuuuuuuuuuuriiiiiiiiiii!

***

他后来才发现他大阪冰场的一个训练伙伴也上福泽学园,那是他在跟美奈子和凛空一起编排节目之后,他们选了肖邦的《夜曲》作为他的短节目音乐。

高木惠子比他高一个年级,去年在全国比赛中名次够好,所以去了世青赛。

“我看到你滑冰了。”她站在冰上,离他只有一米多远。她看起来刚训练完,头发乱七八糟,紧紧编着的蜈蚣辫里溜出一绺绺散碎的黑发,环绕着她椭圆形的脸和深色的眼睛。

他不知道该对她说些什么。他们正在冰场上,他刚结束了编舞日程,所以人人都看得见他……“嗯……”

“我是说在世青赛上。我参加的是女单项目。但我没能进入自由滑。我看了你的两场比赛。你应该得金牌的。”她的语调清脆明亮;虽然她比勇利还矮几厘米,但她的个性力量几乎让他退缩回去。

他的脸热了,他控制不了:“亚伦·莱斯绝对值得他那块金牌。他的自由滑非常棒,比我的强。”

“你不太会接受别人的夸赞。”她把胯扭向一边,拳头顶在腰上。

“别人都这么说。”

她摇着头滑过他,滑到冰场出口,抓过她荧光蓝的刀套:“你去年一整年都和维克多·尼基弗洛夫在同一个冰场训练,是真的吗?”勇利点点头。“他真人有他的照片那么漂亮吗?”

“比照片漂亮。”他控制住自己,没说维克多有点白痴。这是特权人士才能知道的信息,只有朋友才行。不过显然还有他推特上的粉丝。或者哪个偷偷关注优子YouTube频道的人……不过是维克多本色而已。

“我真希望我在世青赛上比得够好,能拿到大奖赛的分配。你知道他们今年要把青年大奖赛决赛和成年组的大奖赛决赛同时举办?这样我就可能碰到维克多·尼基弗洛夫了!”

他点点头。他已经跟维克多保证过了,他们要在大奖赛决赛碰头,他是青年组的,而维克多是成年组的。维克多逼着他保证他们俩都要把金牌拿回家,但勇利并没有那么自我感觉爆炸。让他说出能进大奖赛决赛就已经够难的了。

***

“嘿,胜生!”勇利回头看去。他班上的一个游泳运动员,中川正冲他挥着手:“你要搭车去运动广场吗?我能搭个便车吗?我约了跟教练见面,已经迟到了。”他伸手梳过短短的棕色头发,让头发横七竖八翘着。

勇利冲他点点头:“如果我教练说不要紧的话。”

“你教练训你训得可真够狠的。我之前没意识到花样滑冰有这么……难,我猜可以这么说吧。我那天看到你狠狠地摔在冰上了,但是你立刻又跳起来,好像没事一样。”

当然不可能是没事。他大腿上的瘀伤绽出一片糟糕的,但不知怎么还有些美丽的蓝紫色,他走路的时候书包撞到某个地方的时候总是立刻提醒他瘀青的存在。

勇利的跳跃没有去年那么顺了,他痛恨这点,但是考虑到他正换上新冰鞋,而且因为他身高长了差不多十厘米还从日本冰协申请了一套新国家队服,他实在不该为此感到惊讶。

“如果我能按照正确的方式滑冰的话,看起来就该是容易的。如果看起来很难的话,那我就知道我的分数好不了了。”他和几个在运动广场训练的运动员(基本上就是指游泳运动员)形成了一种奇怪的惺惺相惜。中川也许是跟他玩得最好的。

“今年夏天他们要把场馆关闭了办冰上演出的时候你有什么安排没有?”

勇利摇摇头:“我不需要另作安排。我也要参加表演,所以我能用冰场。”

“真的吗?我以为只有退了役的花滑运动员才参加商演。”

勇利抬起眼,两个人肩并肩站着的时候身高差是最明显的。中川比维克多还要高。勇利思忖着身高在游泳里是不是很重要的因素。“以前是只有业余运动员才能参加奥运会和大型国际比赛,但现在已经不是这样了。现在我只需要遵守一些规定,不要毁了参赛资格就好。”

“你会去的,对吗?”

“去什么?”

“奥运会。”中川用一种这是全世界唯一有意义的东西的语气说道。

勇利在胸前摆着手:“不!我……我不……分组不同了。我还在青年组比赛。”话说出口后他觉得自己很蠢。他当然应该是在努力去奥运会。维克多也在不停催促他升组,但他就是感到自己没有准备好。“你呢?”

“那是我的目标。今年我没有选上,所以我有点失落,不过2012年我肯定会去伦敦的!你要关注我啊!”

“我会的!”

***

维克多
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可我还是没搞清楚你会参加哪个商演。勇利对我太糟糕了。

维克多
米拉想要一份签名的节目单。

发给 维克多 
我可以寄给她。我寄到冰场的话她收得到对吧?

维克多
应该吧。那我呢,勇利?

发给 维克多
什么你呢?

维克多
我有什么?

发给 维克多
你可什么都没要啊。

维克多
勇~~~~利!

发给 维克多
我寄两份来。但是我最好要收一份你的当作回礼。

维克多
说定了。

(TBC)


译者废话

这章的作者原注全是后半章的。

勇利的大阪生活开始了。我挺喜欢作者对他学校生活的描述,相当有意思。

哦,写真偶像,呃,其实就是拍色情写真的……小乖乖勇利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是完全可能的啦……


我严重怀疑这个作者给勇利的选曲就是比着小猫来的。肖邦的《夜曲》算是浅田真央挺有名的一个节目了吧?不过具体节目还是之后放吧,之后有的是机会。

最近在追青年大奖赛,看了各种小朋友们的古怪车祸,还是嫩得很呀,看到有点乐感的就很欣慰啦。

说起来最近另外干的一件事就是刨世纪初的比赛视频。看了点都灵周期的女单。日本的女单水真是太深了,多少人就憋在了全日里,根本上不了世锦赛……(继续想起今年日本女单即将面临的修罗场……)印象尤为深刻的是太田由希奈。这个选手02-03赛季席卷JGP和世青赛能拿的所有金牌,03-04赛季上了成年组势头也不错,就冲着都灵去的,可惜受了非常严重的伤,自此就只零零散散参加过一些比赛,08年就退役了。

但她滑冰真好看啊……乐感相当不错,比同龄人表演意识强不少。B站上只有一个她的视频,就安利一发吧。04年四大洲,她拿了冠军。这个节目也略有点东方味道,但看点当然主要是她的表演。

2004 4CC - Yukina Ota SP

评论(4)
热度(95)

© 七山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