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土不腐,楼诚不拆,黑我丞相皆狗带。
哎嘿。

七山墙是西雅图一家艺术电影院的名字。很老很小很有味道。
主要为同人翻译存放和日常看文用。

(重要事情请注意:攻受顺序严重钝感星人。斜线不表示攻受,不要问我谁上谁下,因为这种信息我不懂也不在意……)

【授权翻译】把灵魂放在冰面上 20(第十章全)

原标题:Bear Your Soul on the Ice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092290/chapters/21404705

作者:SassySalchow (diedraechin)

 

之前更新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我们想让勇利上高中。”利也在阿列克谢和凛空坐的矮桌对面落座。他们到长谷津已经有两天时间了。而这是阿列克谢第一次看到利也桑离开办公室和旅馆后面的房间。

真利把他们最近点的饮料放在阿列克谢身前,然后从跪坐的姿势站起身来:“我猜这里的谈话不需要我,对吧?我迅速地去抽根烟,就去主厅里照管那些顾客。”

“谢谢你,真利。跟他们说一声你几分钟后回来就好。他们应该正在看Sagan Tosu的足球赛回放,所以应该不会真的介意。”宽子双手叠放在膝上。美奈子老师坐在她身边,一脸严肃。

阿列克谢有些吃惊。他并不习惯带这个层次的选手,但是他有过的类似情况的个把学生都上了高中,尽管在日本高中并不是必须要上的。对他们来说,能上高中当然更好。他一直设想勇利也会上高中,虽说上普通高中会让他很难平衡训练和比赛日程。他已经不止在地区或者国内比赛了。

“我们也想让他上大学。他滑冰成绩够好的话,也有可能拿到旅人或者凛空桑拿到的那种奖学金。”这次是宽子说话了。

凛空微笑道:“是的,我同意。我从来没有后悔我有机会能上大学,虽然我花了比平常更久的时间才完成学业。我很高兴你们也是这样计划勇利的未来的。”

他妻子能在场真是谢天谢地。阿列克谢不太清楚如果他需要一个人进行这次谈话的话会怎么样。她要到早上才离开回仙台简直是命运垂怜。

“你上大学了吗,阿列克谢桑?”

“呃,没有。我只滑冰。在俄罗斯这就够了。”他露出微笑。他也许确实应该上大学,不过他再年轻一点的时候痛恨学校。

“啊。”利也桑点点头。“我和宽子也没有。这事上,真利也没有。她没兴趣,而且她说她没有离开长谷津和旅店的计划,让有大梦想的人做梦去吧。她说的当然是勇利。”

“利也给圣彼得堡的国际学校打过电话,不过我们觉得对勇利来说并不是个好选择。课程相当紧张,没留下什么让他滑冰的时间,而且他们不给运动员开例外。而且花费也不是他刚开始滑冰时我们准备负担的那个程度。” 

他在桌下伸手握住凛空的手。他很紧张,而且甚至不知道原因为何。勇利的父母又不是计划着不许他滑冰了。

下一个开口的是美奈子:“宽子和利也桑跟我谈过这件事,因为我和勇利差不多大的时候就离家去训练芭蕾舞了。实际上比他还小呢,但我是大概十五岁出国的。如果他还打算当个舞蹈演员的话……”她顿住,带着一丝爱怜的微笑偏过头。“那我就会动用我全部力量把他送去我读过的那所芭蕾舞蹈学校。所有上学相关的问题就根本不是事了。花样滑冰可没有类似的专门学校。”

阿列克谢微笑道:“没有。最接近的应该就是雅科夫的夏令营了。”

宽子微笑着说:“我们想说的是我们并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我们不像你和凛空桑那样了解滑冰。甚至都不像美奈子前辈那么了解。我们只知道勇利喜欢。”她回头看看她丈夫,脸上的微笑颤抖了一瞬。“我们也知道勇利很擅长。我们只是不想让滑冰成为他的全部,这样万一出了什么问题他就什么都没有了。”

凛空捏捏他的手。受伤并不是稀罕事。凛空年轻时一个同冰场训练伙伴曾经被迫做过背部手术,之后她再也不能像从前一样滑冰了。她那时只有十六岁,整个事业就那样在她眼前烟消云散。阿列克谢自己则认识太多的滑冰运动员因为受伤而彻底毁掉了竞技生涯的任何可能。当然了,如果他们之前已经拿够了奖牌,赢了足够比赛的话,就可以很顺畅地转成教练工作,但是那些没有的,就没那么幸运了。他知道自己也许看起来一脸沮丧,但他确实对之后的可能性毫无头绪。他正在孤军奋战,没有雅科夫让他跑去咨询。

“あなた?”

阿列克谢转头看看他的妻子:“嗯?”

“还有大阪那所学校。”

他花了好一会儿才明白了凛空的意思,皱起了眉:“那所偶像学校?”

凛空叹了口气:“你知道有专业运动员也上那所学校的。不过没有其他滑冰运动员。我不记得有。不过他们确实会安排古怪的时间表之类的事情,允许演出啦、比赛啦之类的。这个学校就是为此存在的。毕竟不是所有人都会搬到东京去。”她皱起眉,转头看向勇利的父母 。“但是这学校很贵,虽然没有东京那所那么离谱。”

利也桑点点头,他的嘴严肃地紧紧抿起。

“如果我们能在冰场时间和费用上谈个好价钱的话……”阿列克谢开头道。

凛空接口:“勇利可以跟我们住,不会有房租支出,只是借住。也许我们能把训练支出控制在圣彼得堡差不多的水平。而且……”

“而且?”美奈子紧逼一步。

“明年夏天有几场商业冰上演出想请勇利去表演。日本冰协自然同意了。演出的费用可以帮助减轻一些费用负担。如果勇利有兴趣,如果宽子桑和利也桑愿意在文件上签名同意他去的话,就没有问题了。” 

***

“哇,真是完美!你跟我说过你的朋友会做定制的塑像,但我从来没想过能有这么好!”勇利把原先的《钢之炼金术师》塑像在手里颠来倒去地看着。现在爱德的靴子下面有银色的冰刀,头发也重新涂成偏白金色,发梢是维克多头发现在染成的火焰一般的红色。他倾身凑上前检视塑像底座,是白漆涂白,上有两道浅蓝色的弧线互相交缠。“哇!他还把冰刀轨迹加上去了!” 

西郡重重地拍在勇利的背上,勇利好容易才没让塑像脱手。“我跟你说过他很棒的,对吧?”他一顿。“你真的不想自己也要一件?我和优子可以给你搞一件一模一样的当你的生日礼物。”

勇利摇摇头:“不要。维克多应该得到世上唯一存在的一件。世上独一无二。和他一样。”

他知道西郡翻了个白眼,但他才不管。

勇利!”

勇利探头往优子的方向看,她正用西郡的笔记本电脑上网:“什么?是维克多出了什么事情吗?”

“不是!当然不是。他肯定挺好的。是你!” 

“什么是我?”他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确认没有什么地方撕扯坏了。

“他们宣布了下个月《冰上》的海报内容!是你!看!”优子把椅子往后一推,调整屏幕角度让他和西郡看清屏幕上的内容。优子的屏幕显示着《冰上》的主页,确实,他们的新闻版块头条旁边有一个小小的他的头像:日本青年组全国冠军胜生勇利海报!

“我在做梦,对吧?这是个梦?他们不会把我放在海报上的!谁会想要我的海报?”

“我!”优子抓住椅子边缘,转了一圈。“你最好下次从俄罗斯回家的时候帮我签名!”

勇利摇着头:“只是因为你认识我罢了,小优。”

“只有那些喜欢滑冰还看得懂日文的人才会买那本杂志,胜生。”西郡看着他。“也就是说他们关注日本选手。而你就是个日本的花滑选手。”

勇利一脸挫败地伸手梳过头发:“对,可我只有十五岁。我昨天才过十五岁生日。”

“在一种你二十四五岁或者七八岁就会因为膝盖受伤或者背部毛病而退役的运动项目里,我看不出来你的这个论点有任何意义。我去年十五岁,我得了二十六名。某个讨人厌的十三岁的快要十四岁的小孩儿拿了第一。第一。”西郡对他露出了一排牙。“该死的,我想不起来那小孩儿叫什么名字了。”

优子大笑起来,可她一看到勇利对她怒目而视,就咬住了嘴唇。“他说得没错,勇利。这又不是什么撞大运一次头的事情。你连着两次第一了。第二次分差有十分以上。你跟那个维克多·尼基弗洛夫一起训练。奥运会金牌,阿列克谢·图洛夫是你的教练。你让另一个奥运会金牌选手凛空桑哭了,而且你滑的是让她获得奥运会金牌的那首曲子。你今年在两场青年大奖赛的分站赛上拿了奖牌。还需要我继续吗?”

勇利把拉链衫运动服的领子竖起来盖住脸,挡住一片烧红:“别。”他的声音连自己都嫌太小。优子把所有事实都摆出来的时候,听起来他比自己感觉到的要让人印象深刻多了。

“好好好。我们让金牌自己一个人呆会儿。”西郡调笑道。

勇利哀叫着。

“这次世青赛之后你会回来吗?”

勇利点点头:“实际上我可能会永久性搬回日本。”

***

“啊,太可惜了,维克多不参加NHK杯。”优子叹道。“你认识谁要参加吗,勇利?”

勇利摇摇头:“不认识。不过维克多认识这个叫克里斯托弗的家伙。”

优子眯眼盯着屏幕:“克里斯托弗·贾科梅蒂。我以前没注意过这个名字。他水平怎么样?”

“我不知道。他世锦赛排名前十五,而且显然要比我大两岁。他十五岁就升组了。他在巴黎的名次不够好,这里即使拿了金牌也进不了决赛。”勇利的手机铃声响了。他花一秒钟看了一眼呼叫人名字就翻开了手机。“Алло。”

“勇利,我无聊死了!”

“是维克多吗?”  优子不出声地用口型对他说。

勇利无声地冲她点点头:“NHK杯的男子短节目就要开始了,结果你无聊死了?”

“是吗?”

“怎么还有个问号?你不该好奇一下会是谁进入决赛吗?”

“哎呀,这跟担心我自己能不能进总决赛完全不是一回事嘛。我的总成绩已经是最高分了,已经够格了。等等。你在看吗?跟我一起看!求你了勇利。一整天他们都不许我上冰,雅科夫和莉莉亚对我非常残忍。”

勇利皱起眉头:“你干嘛了?为什么不许你上冰?”

“我练习四周跳的时候摔了,摔了膝盖。雅科夫说我必须休息养伤。我已经在家里困了两天了。一个人。没人来陪我。连格奥尔吉都不来!”

“马卡钦也跑了吗?”

“没有,她正蜷在……勇利!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

勇利硬生生压下了一阵大笑:“好吧,好吧。我不挂电话,但是有人在滑冰的时候你不许说话。我开免提,因为我在和优子和西郡一起看比赛。”勇利按下免提键,把手机放在身旁。

“优子?就是冰堡麦当娜对吧?我爱死你的YouTube频道了!多放点勇利的滑冰视频!你有他小时候的——”勇利挂了电话。

“勇君!这么做可粗暴了。”

他的手机随着短信进来哔了一声。

维克多
Извини. 我会乖的。

发给 维克多
行。打回来吧。

***

“我们以为俄罗斯会是长期决策的时候就已经把文件都处理好了。”宽子正抚弄着怀里棕褐色的小狗,小狗快活地吠叫着。“勇利和小维要好得不得了,他不能让小维陪着他就太糟了。所以,就算是只有几个月……”

凛空伸出手,摸摸这只玩具贵宾犬的头顶:“哦,我们并不介意。他比马卡钦小多了,而且我们最近让那大家伙在我们家住了一周多。大奖赛决赛的时候我们又得照看她。你觉得它们俩会合得来吗?” 

真利俯下身,跟小维蹭蹭鼻子:“这么说吧,我们小维跟他遇到的几乎所有狗都处得来。至少在这周围是这样。当然我不知道他看到勇利照顾别的狗会有什么反应。也许他会嫉妒的。” 

“如果这方面出了问题的话,我们永远可以让维克多把马卡钦寄养在犬舍里。他以前很多年都是这么做的。”阿列克谢微笑着看着在众人目光下极为惬意的小狗。

“搞定!我把小维所有的东西都塞进行李箱了!真不敢相信他要跟着我们回俄罗斯了!你会喜欢的,小维。离冰场不远就有个公园,而且你和马卡钦会成为最好的朋友的!”勇利从他母亲手里接过小狗,抱紧。“可你在飞机上得乖乖的。我们可有的飞一阵呢。你不许大声叫,知道吗?” 

小维只是舔了舔他的鼻子。

  

作者原注:

翻译:
あなた – anata-阿纳达(妻子管丈夫的叫法,比较亲昵,略老派?)
Алло - Allo – 喂
Извини. - Izvini – 对不起
***
这次没有音乐了,不过我也许可以在我的汤上放点先行预告片什么的。你也可以在评论里向我提问,在汤上提问也行……只不过我不会剧透哒!:P (还有,东京的那所偶像学校完全是真的!谁会知道呢……我不过是在大阪又创造了一个,因为会让事情变得简单一些。)

 

译者废话:

其实……霓虹的选手也没有那么多上那些专门给爱豆开的学校的啊。随便刨刨已经退役的著名选手和很多现役选手(尤其是现役妹子们,不少还是高中生),就能发现大家上的学校还是蛮正常的?但日本关西的花滑特别厉害是真的,什么去奥运会的六个人里四个是爱知县出身这种情况(名古屋人好多啊……),还有就是东北那块啦,本田荒川羽生这一溜。所以矮桥和田鼠这俩南边来的小孩也是蛮少见的。总之设定之后勇利要回大阪上学还是很合情合理哒。

本来想找个本田桑(本田武史,自从真凛一家子出现之后,直接说本田桑好像还会有误解呢)的节目来,么找到。B站么有,连优酷土豆都么有。我觉得还不错哒,关键是本田桑是14岁(!)拿过全日本成年组冠军的人……就算是当年日本人才少吧,这也颇逆天了……哦顺便,本田桑的英语口音简直好到发指的程度,就……后辈们好好学学啊!

但是还没继续折腾,就听到了软卡退役的消息,那么今天啥都别说来看软卡吧……也别挑了,就最有名的那个,索契冬奥会的《辛德勒名单》。也是少年天才,可惜了。唉。

Yulia Lipnitskaya 2014Sochi FS 

插播一个小花絮,之前看明子和矮桥上某个综艺,矮桥说:完全不敢看女单比赛前的六分钟热身。一个场子六个人活动,包括跳跃啊什么的,速度又快,极其危险。他说,男单热身的时候大家互相会让一让的,但女单的话,完、全、不、让,所以看起来特别惊险刺激。矮桥吐槽明子每次都是第一个让的。主持人问:那软卡选手呢?矮桥说:她是绝对不会让的……【。


评论(12)
热度(94)

© 七山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