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土不腐,楼诚不拆,黑我丞相皆狗带。
哎嘿。

七山墙是西雅图一家艺术电影院的名字。很老很小很有味道。
主要为同人翻译存放和日常看文用。

(重要事情请注意:攻受顺序严重钝感星人。斜线不表示攻受,不要问我谁上谁下,因为这种信息我不懂也不在意……)

【授权翻译】把灵魂放在冰面上 18(第九章全)

原标题:Bear Your Soul on the Ice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092290/chapters/21298994

作者:SassySalchow (diedraechin)

 

之前更新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维克多走进宾馆的酒吧时露出了微笑。他之前一个小时花在了陪在雅科夫身边,和许多赞助商聊天上。现在他身上的俄罗斯队队服口袋里起码塞了四五张名片。维克多绝没有可能全部接下代言,但是他也许会接下那个古龙香水的。但愿他能趁拍摄广告的契机去趟巴黎。

“维克多,bonsoir!”一个法国选手——冰舞,十九岁,第四名——迎着他跑过来,迅速地在他两颊上印下亲吻。他模糊地记得在他自由滑结束后见过她。“我叫艾洛蒂。别告诉我你都忘了!”

“绝不会,machère。”他确实忘了。

“来吧!跟我们一起喝酒。我们都把曹给说动了。”她抓起他的手,自然而然地和他十指交握,将他引向角落里大些的卡座,一群选手正聚在一起,前面放着不少开了瓶的香槟。“我找到他了!”

“你收集好看的男人就跟有些姑娘收集毛绒布偶一样。”卡罗琳娜——德国双人滑选手,二十一岁,银牌——说。

赛普——卡罗琳娜的哥哥以及双人滑搭档——嗤道:“别因为你找不到男朋友就……”他的口音比他妹妹的要浓重得多,不大能听懂,维克多心不在焉地想着这是为什么。

维克多伸手去拿酒杯的时候,艾洛蒂的手指依然搁在维克多的手臂上:“我们要庆祝什么呢?” 

“胜利。不过既然你是这张桌子上唯一的金牌获得者……”艾洛蒂倾身又靠近了些,她的呼吸轻擦着他的耳廓。“你为什么不来祝个酒呢?” 

***

“雅科夫还在为你和那个法国选手的小报照片对你大吼大叫吗?”

维克多叹着气:“是啊。他绝对是暴怒了。可不过就是在酒吧角落里接点吻罢了。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赢了金牌。”他从勇利身边滑过,旋身开始一连串捻转步。“金~~~~牌!”

“对对对,我们都被你美翻了。不过你大奖赛决赛还能拿金牌吗?” 勇利大笑。他现在应该是在为他全日本比赛的自由滑做练习,但是维克多的雀跃心情让他很难集中精神。

维克多一转身,滑回勇利身边,曳地滑行,之后起身,转身进入一个相当精彩夺目的双足立地旋转。勇利认出来这一串动作是维克多表演滑中的一部分。结束旋转后,维克多方才有些上气不接下气地答道:“可是当然啦!不过意大利可以等等。我首先要在法国赢一场!大奖赛系列里连续三块金牌。嗯,这就是我的计划了。然后是全俄、然后是欧锦赛,再然后是世锦赛!” 

“你听起来就跟个动画片里的大反派似的。”

维克多的大笑是能传染的。他可以等等再练习。

***

アイス・カサル・マッダナ 说:
    我知道差不多历史上所有的花滑选手都滑过《火鸟》,但维克多的版本是至今我最喜欢的。
カツキ丼 说:
    也是我最喜欢的。我以后绝对不会滑火鸟的。我怎么也不可能达到那么好。
アイス・カサル・マッダナ 说:
    你会的。你在全国青年锦标赛之后会回家吧,是吗?

***

这次,维克多在法国获得金牌之后的报道新闻并没有被小报文章夺取风头,但他们从巴黎回来以后,雅科夫依然在对维克多大吼大叫。

“你这回干了什么?”勇利正在进行上冰前的拉伸活动。还有几天他就要和阿列克谢一起离开,去仙台参加全国青年锦标赛了。

“跟我在世锦赛遇到的可爱的瑞士选手调了情。或者我是在欧锦赛上遇到他的?我记不得了。不管怎样吧,克里斯托弗相当讨人喜欢。他红起脸来也很可爱。还没到十七岁呢。我们在庆祝我获得了胜利!”

“如果你变得跟格奥尔吉一样烦人的话,我就再也不跟你说话了。我不想听你说什么女朋友啊男朋友啊,之类之类。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有需求要配个对?”勇利拽上冰鞋,迅速地系起鞋带来。“来吧。你答应我要帮我练习我的自由滑节目的。我的青年全国锦标赛上可不想出错。”勇利踏上冰面。

“我才不会配对。我不过是在寻个开心罢了。”维克多一想到会成为格奥尔吉那样的痴情种子就扮了个鬼脸,之后才滑过来。“好好好,我来努力干活。我们从你的三周半跳开始,因为这是你上次比赛里跳歪了的一个。第一跳的起跳连接是什么?”

勇利把连接的步法展示给维克多看,然后滑到一边,看维克多滑出步法,进入一个完美的三周半跳。“你能再做一遍吗?这次我要看你的脚下。”

***

勇利把口罩从鼻子上拽下来,跟在阿列克谢后面,沿着走廊走向机场中心结点。他已经筋疲力尽了。从圣彼得堡到仙台需要的转机数目大大超过了他的忍受力,但必须如此。凛空已经在日本有几个星期了,他们会在旅馆碰头。

“勇利!”

勇利从他的教练身后探头张望,一眼看到了美奈子老师和优子,她俩正举着一幅硕大的旗帜,上书他的名字。他满脸通红地把头埋到阿列克谢身后。

“勇利!别躲在你教练后面!你是来捍卫你的金牌的!”

他感到眼光开始转到他的身上。四周传来窃窃私语声“那是阿列克谢·图洛夫吗?”“他不是在奥运会上拿过金牌吗?”“他在训练日本选手?”他的脸越来越红。

阿列克谢大笑起来:“啊,太棒了!看,勇君,看来看台上会有你的粉丝呢!”

“美奈子老师,怎么会?”

“如果你的国内比赛我都缺席不看的话,我就得放弃我胜生勇利粉丝俱乐部主席的称号了。”

“没有胜生勇利粉丝俱乐部这种东西。”勇利嘟囔着。“而且反正我也不想要。”

阿列克谢揽住勇利的肩,推他往前走。四个人开始向停车场走去。“你得跟维佳打一架才能获得这个称号。他现在正在狼吞虎咽地大看勇利给你跳舞的视频。”

优子一声尖叫。“等等等等等等!我的视频?他一直在看我上传的视频?那个留言的网名是VN的人真的是维克多?” 她又一声尖叫,抓住勇利的胳膊。“你听到没有?维克多·尼基弗洛夫在我的YouTube视频下面评论!”

勇利完全不想知道那些评论写了些什么。或者也许他想知道。不,他绝对不想知道。

“勇君,维克多为什么在看你跳舞的视频?”优子抱着他的胳膊上下蹦跳着。他很怀念这种感觉。优子提到滑冰和维克多时那无人可以匹敌的兴高采烈劲头。他们俩能成为朋友是有原因的。

美奈子从他手上夺过拉杆箱,几步上前和阿列克谢并肩而行。“优子,你记得我把车停哪里了吧?别跟丢了。”说完这句话,她转向阿列克谢,开始机关枪一样问出一大串关于勇利训练的问题。他们的对话很快融合成一种一半日语一半俄语的词汇混合,大多数的俄语是阿列克谢说的,大多数的日语是美奈子说的。

会讲很多门语言可奇怪了。

优子一定也是这么想的:“你能听懂他们说话吗?我的意思是说,我能听明白美奈子老师说的大部分,但是……”

“他们在谈我的跳跃。”他顿了一下。“然后阿列克谢直接问了芭蕾舞是怎么处理发育期蹿个子问题的。”他耸了耸肩。“我大概是已经习惯了。”

“那么,跟维克多一起滑冰是什么感觉?你跟他一起在冰上滑过吗?你给我发邮件的时候很少说起你是怎么训练的。”优子终于放下了他的胳膊,两个人离成人们远了一些。

勇利忍不住微笑起来:“对,我们其实经常一起滑冰。雅科夫把我们俩结成对了,因为我安静话少,不太会让维克多分心。我觉得是这样。不管怎么说啦,我走之前几天,维克多在帮我练习自由滑。我要试着再拿一块金牌。”

优子嗤笑,勇利转头看她:“什么这么好笑?”

“只是……尝试?勇利,你是这里金牌的顶尖争夺者。你在青年大奖赛分站赛上得到的分数差不多比这里所有人的分数都高。日本冰协把你往国际赛场推是有理由的。”优子看了他一眼,是他从前赛前紧张特别严重的时候她常给他的那种眼神。“自从我关注青年组的比赛之后我就知道了。我确实不再比赛了,但我并没有跳出圈子。”

“我倒是希望你还在。”

“比赛?”

勇利猛地一点头。

优子叹了口气。“我之前就不像你那么爱滑冰。你想成为最好的那一个,勇利,而且你痛恨失败,这驱使你更加努力。没法赢这件事对我没这个效果,我从比赛中从来得不到这种兴奋感。”

他咬住嘴唇。

“现在你得好好地站出去,滑一个给他们看看,告诉全日本,你能有个前奥运奖牌获得者做你的教练是有原因的。”

***

青年全国锦标赛上,勇利抽出了差不多是最糟糕的一个出场顺序。第一个。他第一个上场,之后所有其他选手都有机会超过他。如果这三十个选手中间他拿不到前二十四名的名次的话,他连表演自由滑的机会都没有。

他叹了口气,在背后伸直胳膊拉伸着。呼吸。他只要做到这点。只要呼吸,然后滑冰。

“胜生君?”

勇利转过头。一个年轻男人,一头褐色的尖刺般的短发,差不多是维克多的年纪,正站在阿列克谢身边。

“勇君,这是诸冈君。他在《冰上》实习,想问你几个问题,拍几张你热身时候的照片。可以吗?”阿列克谢问。他小心地摆出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但是勇利看出了隐藏的问题:你想让我把他赶走吗?

勇利深吸一口气,仔细地考虑了一番。他感到很紧张,坐立不安。他不想第一个上,而且很担心他表演的效果。他实在没有什么回答问题的心情,诸冈一脸决绝的神色,看起来有点怕人。也许还是做个妥协吧。

“他现在可以拍照,但是我表演完短节目之前不想回答问题。可以吗,诸冈桑?”

诸冈点头。“好的,当然了。我需要写一篇青年全国锦标赛的稿子,一定想要找机会和你谈谈,因为你在国际上的表现很棒——”他顿住了话头。“一会儿再说。啊。对不起。”

勇利点点头,回身伸手撑住墙壁。他向后抬高腿,拉伸自己的股四头肌,一边低下头。呼吸一次,两次。直起身,换边。最终,他完全忘记了正有人给自己拍照,直到比赛前六分钟冰上热身练习的时候他系上冰鞋的时候听见快门的响声,他才又想起来。

当他踏上冰面的时候彻底忘记了这些,只绕着冰场滑了两圈,然后准备好,跳出一个两周半跳。他知道有几个选手正看着他,但并不是谢菲尔德时候那样的专注眼神。比较容易无视。

他的短节目表现比在谢菲尔德要好,出分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脸上露出了笑容。他并不知道他能在第一的位置上呆多久,但他的分数已经足够好了,阿列克谢说他用不着担心进不了自由滑,这才是重点。

“胜生君?”

勇利深吸一口气,露出微笑。阿列克谢跟他保证过,只要勇利觉得过头了,他就会来中止采访。他只需要看一眼他的教练就行了。“诸冈先生,您有什么问题?”

***

他之后有29个选手上场,没有一个能超越勇利的短节目分数,虽说有两个比较接近了。自由滑的时候他会是最后一个上场。

***

西郡(1/2)
你知道你第一个上场但最后还是第一名的感觉有多讨人厌吗?
西郡(2/2)
还有……恭喜。优子说我要是不说的话她就要揍我。所以就当我说过了吧。

勇利把手机递给优子,并扬起了单边眉毛。

“我没说过!”

他大笑起来:“我知道。不过西郡一直这么说话。我们俩一直就这么相处的。”

***

凛空伸手抚平他肩膀上的布料,微笑着说:“我觉得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套表演服。”

“你有偏见。”一分钟后他就要上场了,滑那首给凛空赢得一块奥运会金牌的曲子。如果说有那么一次他特别想把《樱花》滑好的话,那就是现在,在青年全国锦标赛上。

“你说得对。我彻底地有偏见。”她轻抚勇利的脸颊。“頑張って。”

勇利踏上冰面,转身对着阿列克谢,而阿列克谢只伸出一只拳头。勇利伸手对了对拳头,然后才沿着整个冰场滑了两圈,听到广播中喊出他的名字以后,滑到冰场正中准备起始姿态。

阿列克谢在俄罗斯那个芭蕾舞舞蹈房里放起这首曲子的时候,勇利就知道他一定要滑。这是一种发自肺腑的反应。每一次他在冰上滑出这个节目的时候都有那么多的感情变幻着。他每一次随之舞蹈时都是如此。恐惧。骄傲。紧张。爱。思乡。耐心。焦虑。悲伤。希望。

他开始的动作悠长而凌厉,顺着日本琴粗砺的声响移动,不断地加速直到出现断裂,一个暂停,几乎如同一声喘息,然后他跃起,进入他的三周半跳,浮腿扫过,摆成优雅的弧形。他现在的滑行动作极为诚挚,每一步都缓慢、慎重,充满了他这一年来对日本的思念之情,因为他确实已经快离开一年了。

他的冰刀刻入冰里,开始讲故事,不是他滑冰的故事,而是他对长谷津的家的爱,对他这里的历史的爱。他进入蹲踞旋转,就像他跟阿列克谢讨论过的那样,变化成侧向。当音乐的节奏变快,他进入了他的步伐接续步。他自由滑中的这段并没有他短节目中的那段那么难,但是他一样热爱它。这一转将他领向穿过桥的那条路,那一转将他带上冰上城堡的阶梯,而捻转步让他转个身,面对那个城堡和被挡住的忍者之屋。每一次转体、捻转步、夏塞步和小跳都领着他回家,到他长大的那个温泉去。

当他的3F稳稳落冰,那就是他抬起桶把水从头上浇下去,即将踏入温泉热水前的那一瞬间。

他的编舞接续步就像是和小维在海滩上奔跑,他3Lz-3T联合跳就像是跳入海浪飞溅起水花,浑身透湿。连接的步伐就是他和优子一起练习维克多的节目,而他最后的联合跳——三周半,单周结环,三周结环——就是和姐姐的傻气争吵之后两人和好,姐姐推一把他的肩膀。这个节目里没有任何他不爱的东西,没有任何不会让他泪流满面的东西。

他最后一个旋转是致敬凛空,那个把这首歌带给他,让他有机会滑它的人。阿列克谢稍微改动了一下这个旋转,让它更接近凛空在自己的节目最后做的那个旋转:联合旋转,从蹲踞旋转开始,转成燕式旋转,然后是侧向燕式,最后转换成贝尔曼旋转。

他进入最后的亮相姿态,灯光照射在他衬衫的粉红色水晶上,熠熠发光,就如同落樱时节飘散的花瓣。

他记不得自己是否犯过什么错误。他的冰鞋是不是倾斜方向有错,或者跳跃落冰时是否不稳。他甚至听不出掌声喝彩声的大小,甚至是不是有掌声。他一口接一口地吸气。一切都不重要了。

(第九章完)


作者原注:

翻译:
Bonsoir – 晚上好
ma chère – 我亲爱的
頑張って - Ganbatte – 加油

所以,我终于把《樱花》从头到尾捋出来了,还有勇利表演这个节目时在想些什么,我希望我做得没问题。我一直有意避免详述这个节目,因为我想在他回到日本的时候才仔细描述它。
然后我们看到了一点风流的维克多。唉,维克多……
今晚或者明天的什么时候,我会把音乐和服装放在我的汤不热上,有兴趣的话来看看! 


译者废话:

OMG 《火鸟》…………真的是大俗曲子……不过因此染红了头发是挺能理解的美学选择……哦我真的不想放雷鸟那个版本,但我为啥觉得作者又是看了小猫的选曲……【

但相比之下,《樱花》倒是个稀罕的选曲。花样滑冰确实是个特别欧洲特别像芭蕾舞的运动,跟东亚风格略不搭。现实中日本选手好像都不太爱选特别日本风格的曲子的,现实中唯一的日本女单奥运冠军荒川姐姐那年滑的是《图兰朵》,要多俗要多滥就有多俗滥的《图兰朵》(今年又是奥运年,豆丁同学也选了这首曲子【手动再见】)另一个差不多拿了金牌然而没有拿的姑娘,小猫,是个无可救药的俄国古典控……一时能想到的日本元素例子是小猴的《座头市》和哈牛的《阴阳师》,但其实这俩节目也不够日本古典吧。

那今天就安利个咱的白月光吧,矮桥同学09-10赛季的表演滑《情书》,这个衣服和编舞是非常有东方古典感的,最神的就是他整个节目下来动作流畅到行云流水,几乎一刻不凝滞。我曾经有一次想定格给画一个截屏,发现这个节目全是柔和的点到为止的动作,几乎定格不到好看的pose,但是整体动起来美到窒息。之前看到有人说这个节目让人有樱花飘落的感觉(跟他的招牌layback spin有关),我觉得更像落叶,但总之,超级美……

这个节目在国内人气很高,很多人都是看了它掉矮桥坑甚至花滑坑的,来个高清版。

【高清】高桥大辅经典表演滑Luv Letter+eye返场 

评论(11)
热度(107)

© 七山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