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土不腐,楼诚不拆,黑我丞相皆狗带。
哎嘿。

七山墙是西雅图一家艺术电影院的名字。很老很小很有味道。
主要为同人翻译存放和日常看文用。

(重要事情请注意:攻受顺序严重钝感星人。斜线不表示攻受,不要问我谁上谁下,因为这种信息我不懂也不在意……)

【授权翻译】把灵魂放在冰面上 16(第八章全)

原标题:Bear Your Soul on the Ice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092290/chapters/21239696

作者:SassySalchow (diedraechin)


之前更新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有些日子很好。太阳升起来,鸟儿歌唱,琐碎的事情都从他的背上滚落下去,不打扰他。

那些日子是勇利最喜欢的。

勇利上冰的时候抖了一下。好像他能感到有人,而且不止一个人,正盯着他练习时间的热身活动。他抱住胳膊上下摩擦,在冰上例行画图形并练习他短节目的接续步。有那么一次,他无意中看到了那个意大利男孩,米奇·克里斯皮诺射过来的愤怒眼神。他不知道米奇为什么对他这么生气,可他确实就这么看了。勇利打了个寒战。他没有继续练习跳跃,而是滑到阿列克谢身边,去拿他的水瓶。

“没事吧?你看起来比平时更迟疑啊,勇利。”

勇利深深呼吸了一口冰场冷冽的空气,仰起头看着天花板:“我感觉有人在看着我。有点毛骨悚然的。”

阿列克谢偏了偏头,毫不惊奇:“确实有人在看你。列奥尼德手下的两个学生都盯着你,还有两三个,还有那个意大利选手——”

“克里斯皮诺。我注意到他的时候他神色相当生气。”

阿列克谢沉思地哼鸣着。

“勇利!”

勇利转过头,看到了前一天他见过的那个女孩——萨拉,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向前一步,靠着挡板:“呃,你好。”

“嗨!” 她兴高采烈精神十足地向他打招呼,让他想到了米拉,也是这样雀跃地踮脚跳着,一脸笑容。非常可爱。“那是你的接续步?棒极了!我确实看出来我们的教练想让我们看什么了。我等不及想在你的节目里看到了!”

他吞咽着:“谢谢。嗯。真的,谢谢。”他有点想说,他根本配不上这夸赞,他的接续步根本没什么了不起,但是他想起了维克多和阿列克谢持续的反驳,对,还有优子,甚至雅科夫,于是他咽下了这些话。赶紧学会怎么接受赞扬吧! 这句话在他脑海里蹦来蹦去,是维克多欢快的俄国口音。

就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米奇在他身边一个冰球式刹车停住,勇利被溅了一腿的冰屑。“从我妹妹身边滚开!”

“米奇!”萨拉两手叉腰。“是我跟他说话的。你用不着这么粗鲁,他是同场竞技的选手!”

“是啊,而且所有人多说他要得金牌了。我可用不着对竞争对手友好。”

勇利叹了口气,弯下腰把裤腿上的冰屑拍下去:“没事。我知道了。我……我要回去做事了。”他转过身来对着阿列克谢。“现在是跳跃,对不对?”

阿列克谢皱着眉看着那对意大利双胞胎选手:“对,慢慢地提升难度,别做三周半跳。”

“别做?”

阿列克谢点点头,目光又飘向冰上的选手们:“后外点冰跳。也别做。”

通常阿列克谢都会让他演练这两跳,因为它们对勇利来说是最难的,还有他的萨霍夫(这跳本来不该困难的,但勇利就是跟这跳的什么地方不对付)。但如果他的教练这么说了,他就会这么做。

回到冰上,目光又回来了。他的结环跳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之后就没人盯着他了,滑冰也容易了不少。他的结环跳成功了,然后是萨霍夫,他冲教练微笑,可阿列克谢并没在看着他。趁他的教练不注意,勇利加速,跳起,三周半,干净落冰。他很高兴。

目光又回来了,而且盯得更紧了。勇利叹了口气。他必须下冰了。他真的不喜欢被人盯着、被人研究着的感觉;别人的关注让他脖子后面的寒毛全立起来了,恨不得躲到一边蠕动。这跟他同场训练的伙伴看他的感觉不一样,就是不舒服。他放弃地滑到出口,抓过刀套,走下冰面。

“我应该是跟你说过了别做三周半跳的吧。”

勇利把刀套套上冰刀,皱起了眉头:“我知道,但我以为……” 

阿列克谢抱起胳膊:“以为什么,勇君?”

“以为你不想让我在别人面前跳砸。”

阿列克谢嗤之以鼻,摇着头:“不,我不想你在别人面前成功跳好,然后你跑去做了什么?差不多是我见过你跳的三周半跳里最完美的一个。真的,勇利,听我的就好。还是说你跟维克多在一起时间太长,把他不听人说话的性子也沾染上了?”

勇利没有心情告诉阿列克谢,美奈子一直说他有那么点倔脾气,所以他只是埋下头说:“我会听的,教练。” 

***

有些日子,他能把自己的恐慌压下去,但是令他大失所望的是,勇利还是得继续度过那些不那么好的日子。

似乎绝大多数的日子都是如此。

勇利醒来,感到肩膀僵硬,背部有种奇怪的抽痛感,并不是很疼,但是他晚些时候有短节目比赛,这绝对不会有好影响。他在淋浴间里站了很久,然后冲过去穿上衣服,穿过走道,敲敲他教练的门。

凛空打开门,他走了进去。凛空的行李箱已经打包好了,放在门边,她在一边皱着眉。

“出什么事了?”

她叹了口气,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你看起来很僵。”

他转转肩膀,皱起眉头:“我觉得我睡觉姿势不对还是怎么了。我的肩膀很僵,我的背也不对劲。”他瞟了一眼行李箱。“你为什么已经打包了?”

“因为日本那里有些白痴想要组织什么事情。”她又叹了口气。“勇利君,我没办法看你比赛了。”

“哦。”原来如此。凛空需要飞回日本去。也许是全日锦标赛的准备出了什么问题,又或者甚至是NHK杯。他希望自己不会感到如此失望。这种事情有时就是会发生。他知道的。凛空在赛季里是最忙的,就跟他一样。而且她又不是他的教练。又不是说阿列克谢要走。他四处张望着。

“他去帮我买咖啡和吃的东西了,坐火车去机场的时候可以吃。他们要是挑个好点的地方来办国际大赛就好了,离国际机场更近更方便点的……”凛空没说完。“勇利君?”

他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向前走了两步,眼光一直盯着她高跟鞋的鞋尖。他没注意到她是什么时候伸手的,但他感到凛空的手抚上了他的面颊。

“你会没事的。就像你平时那样滑,就很美了。阿列克谢会给我发短信告诉我你的情况。勇利君,你要是需要的话,可以自己给我发短信。”

他抬起头来,走上前伸出双手环拥住她。凛空轻笑着回抱了他。

他们身后的门打开了,他们立刻陷入了勇利教练的双臂中:“集体大拥抱!”

“阿列克谢!勇利君说不定都喘不过气来了,你这个蠢蛋。”凛空推了一把她丈夫,等他退后一步之后才把手臂从勇利身上收回来。“他得去看看运动按摩师,今天短节目比赛前。”

他的教练转过身打量他:“僵了?你是睡觉姿势不对还是怎么了?”勇利叹了口气。他想到要做按摩就不高兴,但是他的肩膀绝对已经够僵,足够搞砸他的姿态了。他点点头,站直身体,在阿列克谢伸手摸他的肩膀,手指按压肌肉的时候忍着不动。“好吧,我去打个电话,然后我带凛空去——”

“我完全有能力把自己带去火车站,ばか。你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他的僵硬肩膀居然比阿列克谢带凛空去火车站更重要,勇利也很不喜欢这个想法,虽然他主观上知道确实如此。

***

勇利在大拇指上搓动着他另四根手指,然后拽拽夹克衫袖子,盖住手掌,用手指揉搓袖边。他能感到紧张和焦虑在很多地方危险地悬垂着,但他还是转了转他的肩膀让自己松快下来,按摩之后已经没那么僵了,但依然不在最好状态。他能做到的。

他只需要想想冰、音乐和滑冰。就像他要去圣彼得堡的第二冰场练习一样。只是平常的另一天。

吸气。呼气。吸气。

“准备好了?” 

勇利点点头,俯身取下刀套,踏上冰面。他一旋身,脱下夹克衫,递给阿列克谢。“我猜准备好了吧。”他又转了转肩膀,低头看着冰鞋。他最后一个上场,竭力不去想他想要第一的话需要得多少分。

“勇利。”

抬起头来的时候,他正跟阿列克谢的拳头面对面。他大笑着伸出拳头,跟阿列克谢碰了碰拳。他绕着冰场转了两圈,听播报员叫他的名字,然后滑到冰场中间。

勇利一直喜欢那首曲子像潮水一样涌过,在他滑冰的时候在身边流淌的感觉。一切几乎都是有机的整体,一个动作连向下一个,然后是再下一个。这确实是一个为他而设计的节目。

可他没有忠实地传达出来。

他的动作比平常浮浅,伸长手臂的时候他的肩膀牵扯着疼,他跳接燕式旋转没什么问题,但当他转向仰天的姿势时他知道自己看来一定僵硬极了。

在疼痛中滑冰,在疼痛中舞蹈。这是他学会的第一课。瘀伤,皲裂的酸痛的脚,疼痛的脚弓,感觉已经不能再承载他体重的双腿。他都能应对,但他在冰上从没有感觉如此僵硬过,而且他为此深恶痛绝。

燕式步是雕像姿,不是Y字,勇利不能更感激了,想到要做Y形燕式步他就忍不住哆嗦。当他进入三周半跳的时候,就知道这回是没法干净落冰了,他在空中就感到倾角太大,一定会摔下来,但他一翻身又起来了,继续表演下去。这毕竟就是滑冰的常规。

节目结束,他鞠躬致意,接着猛抽一口气,看着冰面。该死。他站直身体,滑行一小段,向四周的看台鞠躬,然后转了一圈,离开冰面。一只小小的龙猫玩偶落在他面前的冰面上,他俯身下去捡了起来。可爱。

他一踏下冰面阿列克谢就把他揽过来紧紧地拥抱了一下,把他往等分区领,一边提醒着他跌倒不过是小小的一点扣分而已。

“可我的节目构成分会比通常低。”勇利叹着气。“我应该做点什么才能让肩膀上的僵硬消失?我不想影响我的自由滑。”

“你没事吧?”

你会崩溃吗?直到分数出来,勇利什么话都没有说。第三。并没有他想的那么糟,但是他之前希望的是——在他踏上冰面之前,他想的是第一,就像上次那样。他叹了口气。“我能不去和迪米特里和斯维特拉娜和库兹涅佐夫教练一起吃饭吗?”

我要崩溃了,请别硬让我和其他人呆在一起。

之后,勇利的脖子和肩膀上都敷着热袋,伏在小桌上,桌上遗忘着吃了一半的晚饭,手机压在耳朵上。

“然后,我的三周半跳轴心偏了,偏得太厉害,就摔了。”

“常有的事。”

“你也有?”

维克多大笑起来:“对我来说当然是常有的事。你离开那天,我跳4T的时候倾角太大,摔了个嘴啃泥。然后又一跳的时候我过度补偿了,腾空高度不够,又摔在冰上了。”

“就算你是说来让我感觉好一点也罢,谢谢你。”

“绝没有。卡嘉应该都录下来了。她帮我拍着给我看回放。好像她连雅科夫对我大吼大叫说把脑子放回去集中注意力都录下来了。不过他可能是用俄语说的,所以你可能听不懂。你回来以后我给你看。”

“第一个分站赛,你紧张吗?”

“不。我一直在犹豫我到了魁北克究竟应该吃什么。你听说过poutine吗?”

“Poutine?”

“炸薯条、碎奶酪块,还有肉汁。”

“雅科夫会让你在比赛前吃这个?”

“也许我得了金牌以后可以吃。”

勇利捡起一支笔,在全世界酒店房间里都一模一样的拍纸簿边角上随意涂着:“可真是自信满满啊,是不是?”

“如果我都对自己没信心,那谁还会呢?顺便,我终于找到了我自由滑节目里接续步差的那点东西。我跟你说了没有?”

“哦?”

“是啊。我在看网上的芭蕾舞视频,受了点……启发。”

维克多的声音里有某种东西让一股寒意顺着勇利的脊背滑了下去:“芭蕾视频?”

“你们从罗马尼亚回来以后,卡嘉听到廖沙和他妻子说你的表演滑是受美奈子老师的一个舞蹈节目启发而来的。所以卡嘉就问了凛空,然后——”

“不。”

“没有不!有很多美奈子老师跳舞的视频,不过你知道还有些什么别的吗?”

勇利不断地在桌上撞着脑袋:“不。不不不不不。”

“你!小宝宝勇利跳舞!你确实很不错。”

“维克多,请你告诉我你没有——”

“我都不知道你在冰上的乐感更好还是在冰下更好了。”维克多叹道。“不管怎么样,你从来没跟我说过我自由滑那首曲子你以前跳过。”

讲老实话,勇利自己都不记得他跳过了。他去美奈子的舞蹈教室训练的时候,她会教他舞蹈,后来他才发现有独舞表演这回事(通常到了最后一秒钟才发现),就只好上台让肌肉记忆带着他完成表演。舞蹈有一种滑冰从来没有过的头脑放空感,舞蹈从来没有那么困那。在他决定专注滑冰之后,就不再困难了。他只不过是个填补空缺的,在美奈子需要赶上台赶下台的小孩子们中间插插空。

“我要去浴缸里投水自杀。不敢相信你居然把那些视频翻出来了。不敢相信优子居然把它们发出来了。我得让她把视频撤下来。”

“不行!你不行!我非常需要它们。”

“维克多,你这是——”

“不许说了。听我说。你明天滑《樱花》的时候……我想……我想让你忘记其他所有事情。就跟着音乐滑。”

***

跟着音乐滑。

这话究竟什么意思?

有些日子勇利感到自己正在瓦解,碎裂成数不胜数的一地碎片。他自己的碎片散落在冰场上,芭蕾舞教室里,或者他的宾馆房间里,尖利有角而疼痛。那些日子里他的耳畔会突然响起一阵静电干扰的声音,皮肤下扭动着爬过一阵令人难受的感觉。勇利痛恨这感觉。

尽管他醒来的时候前一天肩膀和背上的僵硬已经消失,尽管他的热身练习比他预想的要好多了,尽管他踏下冰场的时候阿列克谢冲他微笑,还赞许地冲他点点头——那种感觉,那种让他不能正常地像心中所想那样滑冰的感觉仍然还在。

勇利找了个位置,离其他人越远越好,手捂住耳朵,盯着冰鞋中间的地面,专注地研究着地毯上难看的花纹。他感到阿列克谢的手轻轻地放在他的脑袋上,微微地揉着他的头发,但什么话都没有说,勇利为此很感激。他知道他让自己的教练紧张了,担心了,焦虑了,但他并不知道该如何停下。他自己造成的这些担忧,他能说些什么来缓解呢? 

“勇君?”声音很轻,但近在耳旁。勇利抬起头。“短信。给你的。”阿列克谢把手机递给他。

<<息をして。私とアレクセイが君を信じさせて下さい。ただ息をして。>>

看到日语那熟悉的形状,他心中满是感激,甚至比内容本身更感动。他深深地呼吸着,抬头看着阿列克谢。“好。”他会继续呼吸,并跟着音乐滑。

作者原注:

翻译:

Давай! - Davai! - 加油!
ばか - baka - 笨蛋(译者:就是“八嘎”……)
息をして。私とアレクセイが君を信じさせて下さい。ただ息をして。- Iki wo shite. Watashi to Aleksei gakimi wo shinjisasete kudasai. Tada iki wo shite. – 呼吸。让我和阿列克谢替你相信你自己。只管呼吸。


译者废话:

昨天的讲座讲完了,效果还可以,前一阵的freak out状态暂停,但该写的论文还没写完,啊啊啊啊。

我们今天来看个什么节目好呢【搓手】

其实我想到日本古风的节目,直觉就会想到荒川姐姐的《夕颜》,第一次看还是我师姐死命给我灌矮桥安利时候的事情吧【望天】

我一直觉得这篇文里的凛空就是变形致敬荒川,不过荒川姐姐现役时代更多还是滑的欧洲古典音乐,比如说她奥运冠军的LP,被人滑到烂的《图兰朵》(基友吐槽:每到奥运季就轮流给大师上坟。比如今年,爆出来的新节目选曲,全都口水到令人心累),但无论如何她都好美好美……

荒川静香 2009 PIW 源氏物语 夕顔_高清

评论(6)
热度(126)

© 七山墙 | Powered by LOFTER